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Top 15
  • 自动驾驶
  • 芯片
  • 英特尔

英特尔 CEO 科在奇突然离任,他这五年究竟做得怎么样?

解决了一些英特尔寻找未来的问题,但也带来了一些新问题。

英特尔历史上的第六任 CEO 布莱恩·科在奇(Brian Krzanich)结束了他在这一职位上为期五年的工作,也结束了他在英特尔三十年的职业生涯。英特尔的公告直白地指出了他的离职原因——与员工有染。

“鉴于所有员工都应该尊重英特尔的价值观并遵守公司的行为准则,董事会已经接受了科在奇先生的辞呈,”英特尔声明,科在奇违反了英特尔的“非联谊政策(non-fraternization policy)”,即管理人员不得与有汇报关系的下属谈恋爱。

CNBC 引用一位内部人士的说法称,其实这段亲密关系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英特尔公司只是最近才发现——但是科在奇还是得走人。

根据英特尔的公告,科在奇与该员工是“你情我愿”(consensual relationship)的关系,代表他并不涉及骚扰、权色交易或强迫等违法犯罪行为,甚至难以被定义为男权主义者。像科在奇这样因为和员工谈恋爱而离开工作岗位的 CEO 在全世界的巨头公司之中并不多见,而英特尔的公告也没给任何台阶下——“出于家庭原因”、“出于个人原因”都是高管离职的常见说法。

科在奇也不是做太差被赶走。在他任职 CEO 的五年内,英特尔股价累计上涨了 120%,过去一年涨了 54%,今年六个月以来也已经涨了 16%。

对于一直处于转型摸索中的英特尔来说,科在奇应该说是有功有过,但总体来说公司也算是稳中有升。

智能手机处理器无望,但英特尔靠同样重要的通信处理器进入移动市场

2013 年科在奇上任时英特尔已经错过了为智能手机做 CPU 的最好机会。

他的上一位 CEO 保罗·欧德宁在 2007 年拒绝了第一代 iPhone 的生意,理由是他认为手机芯片不一定能挣钱。之后欧德宁也优先让英特尔的新技术用于桌面处理器而不是移动处理器。

这样的判断后来被证明是一个成本极高的错误,虽然甩开 AMD、拿下服务器市场,但却完全错过了增长更快的智能手机。英特尔一直在努力,但从未能弥补。

因为多年来将主要资源倾斜在 PC 和服务器业务上,英特尔直到 2013 年年末才推出代号为 SoFIA 的系统级芯片(SoC),给手机做处理器。这款主板上除了 Atom X3 处理器,还加入了 3G 通信基带。这款基带是 2010 年英特尔花了 14 亿美元收购来的英飞凌带来的通信芯片技术。

后来,联想、摩托罗拉、中兴、华硕等手机品牌曾发布过使用英特尔手机芯片的产品,但三星、小米、华为、OPPO、Vivo 等出货大厂始终没有采用英特尔的芯片。

但近年来苹果和高通因专利费用之争屡生龃龉,甚至闹上法庭。受益于这场纷争,英特尔有了新的机会。

2015 年,科在奇称,英特尔有一支上千人的团队正在为苹果设计芯片,并且可能会在 2016 年开始为苹果供应调制解调器。终于,从 iPhone 7 开始,英特尔有了与高通一起,共同向苹果提供基带的机会。

据估计,约有 30% 的 iPhone 7 采用了英特尔提供的 LTE 基带芯片,具体型号为 Intel XMM 7360,其理论最高下载速率为 450 Mbps,比高通的产品低 1/4。为了保证两个版本使用体验的一致性,苹果故意对高通版 iPhone 7 的数据吞吐性能做了限制。这种做法曾引发舆论哗然。

但为此声讨的主要还是行业媒体和少数硬件发烧友,实际上平时你在手机上不会感受到速度的差别。

在去年的 iPhone 8 和 8 Plus 上,苹果继续执行基带芯片混用的策略。英特尔和高通分别为 iPhone 8 Plus 提供了 Intel XMM 7480 和 MDM 9655 芯片。XMM 7480 的理论下行速率为 600Mbps,而高通的 X16 基带最高可以达到 1Gbps。

不过,不管实力相差多大,高通都注定要失去苹果的基带订单了。今年 2 月,凯基投顾苹果分析师郭明錤称,今年起 iPhone 将全部采用英特尔基带,高通将彻底被踢出供应商名单。

英特尔赢过高通,很大优势在于它的 PC 业务有充足利润,而科在奇允许英特尔降低利润。以往高通价格最高时,苹果交给高通的硬件费用和专利费占到了每台 iPhone 成本的将近 1/4,而英特尔的每台硬件成本要比高通低 20 美元,虽然它并未公开以何种标准向苹果收取专利费。

手机的 CPU 已经和英特尔关系不大,甚至高端产品也和高通关系不大,三星、华为、苹果都有自己的处理器。

基带处理器是手机必不可少同时成本又高的硬件。拿下苹果意味着英特尔拿下了这个行业里最有钱的客户。

高通也在回应,已在上个月降低了 5G 专利授权费用标准,希望与苹果和解,苹果态度会否转变还有待观察。

另外,近年来苹果自主研发基带芯片的消息也会时不时传出。对于英特尔来说,暂时赢下苹果的订单并不代表着胜利,而只是战争的开始。

数据中心服务器的 CPU 成了英特尔的支柱,但在漏洞危机中,科在奇做了些让投资人质疑的决定

2016 年,科在奇治下的英特尔发起了近二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场裁员,风潮波及其全球 11% 的员工,共计 1.2 万人。

“数据中心和物联网的生意可为公司带来 40% 的收入。在此基础上,我们要从 PC 公司转向一家支持云计算和数以十亿计的智能计算设备的公司。” 科在奇在给员工的备忘录中写得很直接。

这意味着英特尔曾经最主要的 PC 微处理器业务也将被弱化。科在奇和他的前辈欧德宁早就注意到了全球 PC 市场的下滑——从 2006 年开始,PC 开始了它长达十二年的衰落,英特尔也开启了它循序渐进的裁员和转型。

从欧德宁时期开始,几波裁员省下来的 30 多亿美元被用于建立了英特尔现在最重要的业务 —— 数据中心,而且它也被证实是英特尔最赚钱的业务。今年一季度,英特尔的净收入达到了 45 亿美元,每股收益为 93 美分。英特尔把增长归结于数据中心业务的提升,因为这部分增长占到其第一季度营收的近一半。具体来说,数据中心在该季度带来了 52 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了 24%。

因为英特尔的这一业务起步较早,所以一直在市场上占据垄断地位。2016 年,根据水星研究分析师的统计,英特尔在商业服务器领域占据了 99.7% 的市场份额,而竞争者 AMD 直到 2017 年才推出竞品。去年 11 月,老对手高通也进军云端服务器的市场,但仅仅六个月后就宣布“放弃为数据中心服务器开发芯片”,并关闭了 Centriq 服务器处理器部门(Centriq server processor division)。

但竞争并没有结束。AMD 在去年 6 月发布了 EPYC™(霄龙)7000 系列高性能数据中心处理器;由游戏公司转型而来的图像处理解决方案公司英伟达也推出了以人工智能为重点的数据中心芯片策略,发布了瞄准高性能计算(HPC)和 AI 计算的 GPU 。另外,一些云计算服务商也在为自己的 AI 和机器学习任务设计芯片。这些芯片不太可能取代通用服务器处理器,但足以证明他们对英特尔保持着警惕。

在本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首席财务官 Robert Swan 表示,尽管英特尔数据中心业务在 2018 年第二季度应该会继续快速增长,但预计增速将减缓。

Swan 表示,相比上半年,2018 年下半年英特尔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因为多个数据中心处理器供应商都在加大新产品的出货。野村证券分析师认为,在与 AMD 的竞争中,英特尔有可能会损失 15-20% 的数据中心处理器市场份额。

对于 AMD 来说,要么是发布更优异的新产品侵吞英特尔的市场份额,要么是直接在定价上采用更多让利策略,在价格上制造优势。如果英特尔为了维护市场份额而与 AMD 竞价,可能会导致收入增长放缓以及毛利和营业利润率的下降等。

而且,不管是对于英特尔还是 AMD 来说,数据中心处理器的客户大都是像 Google、亚马逊、Facebook 这样的大企业。和这样的公司做生意,议价空间和话语权常常会受到限制。

野村证券报告发布后,英特尔回应称,“我们确实需要为 2018 年‘更具挑战性’的环境做好准备,但我们很有信心,因为英特尔仍然处于优势地位。”

今年闹了大半年的“漏洞危机”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英特尔的“优势地位”还有待观察。虽然受到波及的设备不止英特尔一家,但因为它的处理器在 PC 和数据中心的市场份额最高,所以可能会受到最大的影响。

英特尔测试发现,打上补丁之后,设备的计算性能会受到影响。虽然大部分普通用户的电脑察觉不到这样微小的性能变化,但对于大规模采用英特尔处理器的数据中心和云服务商、出售计算性能的平台来说,比如亚马逊 AWS、微软 Azure、阿里云等,这个影响就无法忽略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科在奇在危机爆发前一个月出售了 3900 万美元的英特尔股票,这让他背上了“不负责任”的骂名。英特尔发言人称,科在奇的销售行为是按照预先安排的股票销售计划时间表来执行的,与“漏洞危机”并无关系,而且他仍然持有符合公司要求的股票数量。

但是这种说法并不难被攻破。彭博社报道称,科在奇在 2015 年制定了股票出售计划,计划中的这一轮销售应该在 2018 年 2 月,但他真正销售股票的时间是 2017 年 11 月。科在奇在 10 月份更改了计划,当时漏洞问题还没向公众公开,但据发现漏洞的 Google Project Aero 成员 Jan Horn 的记录,他在 2017 年 6 月就向英特尔通报了他们的漏洞情况,所以科在奇修改计划的时候不太可能不知情。

更尴尬的是,当时科在奇卖掉了 88 万支股票,价格是每股 44 美元。漏洞问题被公布后,虽然英特尔的股价在当周跌到了 42.50 美元,但不久后又涨了回来,第一季度收于 52 美元。如果不劳神去更改时间表,他反而会赚得更多。

最后离开 CEO 职位之前,科在奇只有按照公司要求持有 25 万股英特尔股票。

通过 VR、无人机等新硬件找到“下一个智能手机式的市场”没有成功

科在奇在任的五年是英特尔在诸多领域广泛试错的五年。英特尔一直在寻找着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移动处理器市场,盈利情况良好的数据中心为这些或靠谱或不靠谱的尝试提供了起码的资本基础。

2013 年,意识到 PC 市场大势已去的英特尔,曾报希望于扶植平板电脑市场。为了将更多的 Atom 芯片放置于廉价的 Android 平板电脑中,英特尔一度大力补贴中国的平板电脑厂商。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分析师 Stacy Rasgon 称,2013 年,英特尔给中国深圳厂商在每一部英特尔平板上补贴了 51 美元,几乎是平板售价的四分之一。2014 年,英特尔卖给他们的芯片价格也很低,仅仅只比成本价高一点点,几乎毫无利润可言。

但是平板电脑并没有成为下一个移动处理器市场。2014 年,英特尔靠补贴凑出了 4000 万台的出货量。而那一年,它在移动市场亏了 40 亿美元。到 2015 年年中,Atom 处理器的 Andorid 平板出货量已经降到 1080 万台。

来自 Jackdaw 调研公司的分析师 Jan Dawson 认为,英特尔在移动市场至少浪费了 100 亿美元。

其次是 AR/VR 和可穿戴设备。2013 年,英特尔成立了一个新设备事业部(New Devices Group;简称 NDG), 2014、2015 两年,这个部门先后买下了健康手表公司 Basis 和自行车头显设备公司 Recon,还跟 Fossil、豪雅等时尚腕表公司合作,为它们的智能手表提供芯片。此外,英特尔还做过一些你可能听都没听过的智能产品,像智能耳塞、健康手镯等。

但这些业务从来没给英特尔的营收做出过什么贡献,也显然不是他们期待的下一个移动处理器市场。整个可穿戴设备市场也已经被不止一家巨头或创业公司亲身证明了什么叫全都是泡沫。2016 年,有传闻称英特尔裁掉了 Basis 80% 的员工。2017 年 7 月,这块业务终于被英特尔彻底砍掉。

NDG 随后开始研发 VR 设备。 2016 年底接受 Techcrunch 采访时,科在奇还对 VR 市场抱有雄心勃勃的期望,他声称英特尔的 VR 项目虽然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最终将会成为英特尔的关键业务。事实上是这个业务五个月后就被放弃,后来他们还尝试了 RealSense 深度感应和基于 WiGig 的无线耳机系统,但是也一样失败了。

今年 4 月,英特尔宣布放弃了 NDG 的最后一个重大项目——智能眼镜 Vaunt 。同月,英特尔表示将在近期关闭这个已经花费了他们数亿美元的部门,所有员工将迁移到英特尔其它部门或被解雇。

最后,还有一个水花非常小的尝试,就是无人机。2014 年 9 月,英特尔开始与美国无人机初创公司 3D Robotics 合作,共同研发 Edison 芯片。同年 11 月,它花了 1000 万美元投资初创无人机公司 PrecisionHawk,第二年 5 月,以未知金额投资了美国无人机公司 Airware,8 月,又花了 6000 万美金投资了中国无人机企业昊翔。第三年年初,英特尔又以未知金额收购了德国无人机公司 Ascending Technologies。

我们无法知道英特尔这一通买买买下来具体花了多少钱,但是可以看得出无人机曾一度是英特尔在移动处理器市场的赌注之一。2016 年,英特尔终于拿出了第一款打着英特尔商标的用于测绘的商用无人机产品 Falcon 8+ 和第一款专门用于灯光秀的无人机 Shooting Star,但后来几乎毫无声音。

Shooting Star 最近一次吸引公众注意,是在今年 2 月的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进行了一场无人机灯光秀表演。“不过我们不会在商店中出售它。”科在奇说。

科在奇靠巨额投入买进了无人驾驶市场,但这代价有点高

2016 年 7 月,科在奇在《财富》杂志举办的头脑风暴科技大会上,再一次聊起了公司的未来

“很遗憾我们已经错过了智能手机的生意。希望不要再错过智能汽车。”科在奇说,智能汽车将代表下一代的移动设备生意。

英伟达的布局比它早得多。早在 2011 年,特斯拉就在自己的首款四驱轿跑 Model S 中用上了英伟达的显卡。2014 年,奥迪、兰博基尼等 14 家汽车制造商都成为了它的客户。2015 年 3 月,英伟达发布了自动驾驶汽车车载系统 Drive PX,内置了两块英伟达 Tegra X1 芯片,并号称比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DARPA)研发的自动驾驶技术 DAVE 快 3000 倍。当年 5 月,英伟达又开始向汽车制造商出售软件和硬件工具包,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识别和避让障碍的技术。

但直到 2016 年的此时,英特尔才组建了一支智能汽车研发团队,宣布为宝马计划 2021 年量产的无人车提供数据处理和分析技术。这番工作将由英特尔与 Mobileye 合作完成。

对于姗姗来迟的英特尔来说,要想避免差距进一步拉大,直接花钱买是最简单有效的操作。在和 Mobileye 合作了一阵之后,英特尔在去年 3 月花了 153 亿美元将它纳入麾下。在这之前,英特尔还买下了 Yogitech、Arynga、Itseez、Nervana Systems、Movidius 等一大堆来自各国的和无人驾驶沾边儿的公司。

Mobileye 是无人驾驶领域颇有实力的一家以色列公司,其主要产品是“高级辅助驾驶”芯片和方案。Mobileye 的自动驾驶方案曾被特斯拉的初代 Autopilot 系统采用,像宝马、通用、大众、特斯拉等汽车公司也都是它的客户。Mobileye 自称已经占领了超过 70% 的市场。英特尔此番收购获得的不仅是市场份额、研发经验和数据,还有非常重要的客户关系。

这是英特尔历史上数额第二高的收购。收购前两个月英特尔的财报显示,公司整体现金流为 218 亿美元,所以这次收购花掉了它至少 70% 的现金储备。不管是对于英特尔,还是科在奇来说,这场交易的重要性都可想而知。

在收购 Mobileye 前几个月,英特尔成立了新的自动驾驶部门,专门负责全部和汽车相关的业务。成立一个月后,该部门推出了针对自动驾驶汽车的开发平台 Intel Go。据了解,选用 Intel Go 的厂商可以任意选择英特尔旗下的现有处理器产品作为车辆处理单元的核心,从最弱的 Atom 凌动处理器到最强的 Xeon 志强处理器都可以,而且还可以得到英特尔云端数据中心的支持。对于英特尔来说,这又是一个推广自家处理器的好机会。

今年 5 月,Mobileye 对外透露称,已经签了一笔大合同,要向欧洲汽车制造商的 800 万辆汽车提供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但没说明具体是哪个厂商。如果此言不虚,花了一大笔资金的英特尔应该就有机会见着回头钱了。根据英特尔此前自己的估计,自动驾驶市场在 2030 年有望达到 700 亿美元的规模。

总的来说,科在奇在位的这五年,英特尔经历了主营业务的调整和各种以大额投资为手段的新领域尝试。作为曾经的 PC 芯片头号玩家,全世界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英特尔跟随着科技世界的潮流,艰难而勤奋地做着各种转变——也许换个 CEO 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题图来自:intel

  • Top 15
  • 自动驾驶
  • 芯片
  • 英特尔
  • 柯再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