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美国政府和“对冲之王”史蒂文·科恩,有着怎样的斗智斗勇故事?

本书描述的是政府与科恩之间猫捉老鼠的游戏,内容丰富、趣味盎然。——安德鲁·罗斯·索尔金(Andrew Ross Sorkin),《纽约时报书评》

作者简介:

茜拉·科尔哈特卡(Sheelah Kolhatkar):曾经是一位对冲基金分析师,现在是《纽约客》的特约撰稿人。她的写作范围涉及华尔街、硅谷、政治和其他领域。她的作品还出现在《彭博商业周刊》《纽约》《大西洋》《纽约时报》和其他刊物中。她目前生活在纽约市。

译者简介:

李必龙:经济学硕士,在金融和实业领域有着丰富历练,有较多股权投资领域的实战经验,对公司估值和风险管理领域也有一定的研究。曾经参与翻译《巴伦金融投资词典》《估值:难点、解决方案及相关案例》和《巴菲特的估值之道》等书。

冯浜:毕业于美国俄勒冈大学,金融专业,热爱阅读与写作,现供职于汇丰银行。座右铭:“态度决定高度”(Attitude determines altitude)。

张旭:毕业于广东白云学院,会计学专业,现就职于鸿海环球控股集团旗下金融集团,是一名资深的个人理财咨询师。曾参与翻译《收购有道》一书。

书籍摘录:

序言  策反(节选)

在史蒂文·科恩赛克资本的办公室,电话响了。这是C. B.李的来电。他和科恩有一段时间没有通话了。

“嗨,史蒂文,我们不得不关闭我们的基金。”C. B.李告诉科恩,并试图使自己的声音平静如常。他解释说,他和阿里·法尔没法相处,因为他们无法就利润分享问题达成一致。“我很想再次为你工作。”C. B.李说。

C. B.李设法让科恩回忆起几年前他为其工作时,他们一起所挣到的那些钱。C. B.李建议安排他作为科恩的顾问;如果C. B.李提供了有益的信息,所获利润就平分。他列举了几家相关的技术公司,并夸耀他能获得所有这些公司的内部机密数字。

“我认识一些人,”C. B.李说,“我认识英伟达(Nvidia)销售部和财务部的人,他们能够让我随时了解季度收益情况,而且,我还在台湾半导体业有联系人,他会给我提供有关晶片方面的数据。”

科恩很感兴趣。在 2004 年离开赛克资本之前,C. B.李曾经一直是他业绩最好的分析师之一,是一个能指望带来赚钱思路的人。C. B.李的研究非常好,以致科恩和他的一个投资组合经理曾经为此发生过冲突。但科恩十分老到,谨小慎微。

“我不想在手机上深谈。”他说。

科恩对此兴趣不小,他让招聘主管叫C. B.李过来,和他谈回赛克资本工作的相关事宜。随后,这两个人谈了好几次。

几周后,科恩向他的一名研究交易员提到他正在考虑重新聘请C. B.李的打算。这位交易员耸了耸肩,但他没说什么。他有一位朋友在帆船集团,为拉贾拉特南的基金工作,他此前刚刚听这位朋友谈到了一些关于C. B.李的八卦,说联邦特工最近拜访了C. B.李和阿里·法尔的对冲基金。“我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三天前曼哈顿举行的集体晚餐上,那位帆船集团的交易员说起过,“有点怪怪的!”

第二天早上,这位研究交易员鼓起他所有的勇气,俯身贴近了科恩。他不知道他那反复无常的老板,会对他的所言做出什么反应。他说:“这可能完全没有根据,但是有一个传言说,联邦机构的人去过C. B.李的办公室。你最好仔细了解一下。”

“你是说联邦证券交易委员会?”科恩说。

“不,”这位交易员回答,“是联邦调查局。”

科恩随即抓起电话,拨了他一个朋友的号码——一名前赛克资本投资组合经理,与C. B.李的关系很近。“我听说C. B.李可能在和联邦机构合作,”科恩对他说道,“我们听说他携有窃听装置。”这听起来好像是联邦机构正在调查对冲基金业,但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小心。”

这场调查有别于华尔街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它是一场长达 10 多年的多政府机构着力打击内幕交易的浩大行动,几乎完全集中在对冲基金上。它始于拉吉·拉贾拉特南和帆船集团,并迅速扩大到数十家公司的企业高管、律师、科学家、交易员和分析师。这次行动的最终目标是史蒂文·科恩——赛克资本(可能是该行业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的亿万富翁创始人。

1992 年,在科恩开创赛克资本时,一般人几乎不知道对冲基金是什么。大多数像他开办的这种小型的不正规基金,都是由性情古怪的交易员创办的,而且,他们的赚钱野心甚至是华尔街最大的投资银行都无法满足的。他们对企业文化没有耐心,没有兴趣每年就他们的奖金进行谈判。他们中的许多人就是穿着牛仔裤和拖鞋来上班的那类人。他们对大银行和经纪公司的厌恶源自他们的极度傲慢。

对冲基金被认为有如下特点:一项小型的精品金融服务,是富人投资多样化的工具,能产生稳定且适度的收益,并远离股市波动。它们背后的思路很简单:基金经理找出最好的公司并买入其股票,同时,卖空不太可能做得好的公司的股票。

做空是押注股票下跌的预期,这种做法为资深投资者开辟了新的投资机会。这个过程包括借入股票(支付费用),在市场上出售,然后,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再以较低的价格购买这种股票,并用它们偿还原来所借的股票。

在好的市场中,大多数股票上涨时,多头收益可以抵消空头损失;在不好的市场里,空头赚钱,帮助抵消多头亏损。同时,做多某些股票和做空其他一些股票,意味着你的头寸被“对冲”。除股票外,这种做法也可应用于世界任何市场上的其他金融工具,诸如债券、期权和期货等。

如果证券持续上涨,空头头寸的损失可能就是无限的,因此,这种做法被认为是一种高风险行为。许多对冲基金使用杠杆或借款运作,外加在全球不同市场上采用不同做法进行交易,导致监管机构规定只有最成熟的投资者才能做这种投资。

对冲基金被允许以几乎任何方式赚钱,并随意收费,当然,前提是只要它们将投资者限制在富人身上,这是因为至少在理论上,这些人有能力承担他们所投资金的损失。

多年来,在很大程度上,对冲基金在华尔街是无足轻重的,但到了21世纪前10年中期,它们就已经攀至行业的中心位置。有些对冲基金开始每年赚取巨额利润。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冲基金已经与其名称所示的那种谨慎投资策略没有了任何关系,相反,它们本质上成了一种为所欲为的投资公司。

虽然它们以利用杠杆和敢冒风险而闻名于世,但大多数对冲基金的定义属性是经营它们的人所募集起来的巨额资金:他们的收费极为昂贵,通常是每年按资产额收取 2% 的“管理费”,每期资金按利润的20%收取“业绩费”。

在为其投资者获得任何利益之前,19一个 20 亿美元规模的基金经理,将会为维持这个基金的运转而收取 4000 万美元的管理费。截至 2007 年,像保罗·琼斯和肯·格里芬这样的对冲基金创始人,都各自管理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池,为自己建造了 2 万平方英尺宫殿般的住宅,坐着 5000 万美元的私人飞机旅行!

美剧《亿万》第一季海报,来自:豆瓣

对某种交易员来说,在对冲基金工作有一种解放之感,它有机会测试一个人博弈市场的技能,并使他在这个过程中变得富有。以致后来,对冲基金的工作成了金融界最令人垂涎的岗位。它们可能带来的巨大财富使华尔街传统的职业(在贝尔斯登或摩根士丹利等成熟投行的层级攀爬)黯然失色。在 2006 年,高盛首席执行官劳埃德·布兰克费恩 5400 万美元的薪酬,引来了不少愤怒之声,但也是这一年, 25 名收入最高的对冲基金经理人中,报酬最低的那位的收入是 2.4 亿美元!前三名每人的年收入都超过了 10 亿美元。科恩当年是第五名,为 9 亿美元。

到 2015 年,对冲基金在全球控制了近 3 万亿美元的资产,是 21 世纪初财富极端不平衡背后的一个驱动力。

这些对冲基金大亨既没修铁路,也没建工厂,更没发明救命药品或技术。他们通过市场投机,赌市场走势,以求胜多败少,甚至有时可以赚取数十亿美元的丰厚回报。他们不仅获得极端的个人财富,而且,在整个社会的政治、教育、艺术、职业运动(他们选择的所需关注力和资源走向)等方面,都获得了可怕的影响力。

他们管理着大量的养老金和捐赠基金,对市场影响很大,以致上市公司的 CEO 们都不得不看他们的眼色,被迫专注于其股票的短期表现,以便让对冲基金的合伙人高兴。多数对冲基金的交易员并不认为自己是那些被投公司的“所有者”,甚至不认为是它们的长期投资者。他们的兴趣是买入,赚利润,然后售出。

如果要为对冲基金的兴起及其改变华尔街的方式,找一个标志性人物,那就非史蒂文·科恩莫属!他是一个神秘人物,甚至对他自己的行业来说,也是如此!但他20年来保持每年平均30%的收益率,的确是个传奇!

他特别引人关注的是,他的业绩表现并不基于任何众所周知的投资策略(不像其他著名投资人,如乔治·索罗斯或保罗·托多·琼斯),他不以押注全球经济趋势或预测住房市场的衰落而著名。

科恩对市场如何变动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直觉,而且,他进入这个行业正逢其时,这个阶段的社会正在大幅地调整自己,好像给予这种超级技能以相应的奖励。史蒂文的典型做法是:快速地买卖股票,一天之内就有数十次交易!

年轻的交易员都渴望为他工作,富有的投资者都极力把钱放在他的手中。到 2012 年,赛克资本已经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投资基金之一,管理着 150 亿美元的巨额资金。在华尔街,“史蒂文”(这是众人所熟知的科恩的名字),就像一个神!

这种成为富翁的新方式迅速传播开来,成千上万的新对冲基金开业,都雇用了极具侵略性的交易员,到处寻求可以盈利的投资机会。竞争变得日益激烈,需要挣取的金钱激增;为了获得市场优势,在对冲基金交易员的使用上,也开始无所不用其极,招聘科学家、数学家、经济学家和心理医生。

茜拉·科尔哈特卡,来自:twitter

对冲基金铺设了靠近证券交易所的电缆,以便自己的交易可以以纳秒的速度更快地执行,并且,雇用工程师和程序员,使它们的计算机和五角大楼的计算机一样强大。它们花钱请“足球妈妈”在沃尔玛购物,向它们汇报销售情况。它们研究停车场的卫星图像,甚至请 CEO 去赴奢侈的晚宴,极力挖掘所需信息。

它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们很清楚,要想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打败市场,是多么的困难!所以,对冲基金总是试图找到交易员称之为“优势”的信息,因为这会使它们具有其他投资者所没有的优势。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对优势的不断追求,最终不可避免地会撞线,然后,被迫越线:提前窃取一家公司即将发布的利润数据;尽早得到一个芯片制造商将在下周获得收购要约的消息;早日看到一家公司药物试验的结果。这种专有的、非公开的,但肯定能引起市场变动的信息,在华尔街被称为“黑色优势”,这是最有价值的信息!

通常,基于这种信息的交易也是非法的。

当一个交易员被问及他是否知道还有没有并未涉及内幕信息的基金时,他会说:“不,没有,否则,它们早就无法生存了。”

在这种情况下,黑色优势就如同精英级的自行车赛车手吸食的兴奋剂,或棒球圈里使用的类固醇。一旦顶尖的自行车运动员和本垒打球手开始这样做,你或者与他们为伍,有样学样,或者提前败北!

就像自行车赛车和棒球运动所经历的一样,对华尔街的清算时刻终于来了!

2006 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联邦调查局和美国检察署联合宣布,它们将调查“黑色优势”现象,而且,不久之后,它们的调查搜索结果就把它们引向了科恩。无论这个圈里的人折腾到什么程度,但大家都很清楚:他显然是那位贼中之王!

本书讲述的是一个侦探故事,发生于商务别墅的密室和华尔街的交易大厅。它描述了联邦特工,跟踪线索、实施窃听、策反证人、逐层追溯,直至擒到贼王的故事;它描述了一群理想主义的检察官,智斗那些年收入为自己 25 倍的油嘴滑舌的辩护律师的故事。

它再现了那些年轻交易员,用锤子砸碎硬盘、粉碎文件,设法使其亲密的朋友,免于牢狱之灾的真实景象。与此同时,它还展现了像赛克资本这种对冲基金经过精心组织,让顶级大佬免受底层雇员问题交易影响的剧情。

本书也是有关史蒂文·科恩的故事,讲述了他如何经过眼花缭乱的运作,攀至华尔街的塔尖,以及他为了能够继续待在这个塔尖上,进行的疯狂而徒劳的困兽之斗! 


题图为美剧《亿万》第一季剧照,来自:豆瓣

  • 华尔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