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纽约时报
  • 蜜蜂
  • 认知

研究发现蜜蜂能够理解“无”的概念,这对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们对太多的东西还一无所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如果蜜蜂能理解“无”的概念,那意味着什么呢?

那真是很不简单了。

相关的研究报告于上周四公布在了《科学》杂志上。在研究中,蜜蜂展现出了数数的能力。研究人员写道:如今,蜜蜂的行为表明,它们能将实验中不存在的事物(卡片上的图形)理解为数量“无”或者“零”。

这称得上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一些过往的文明都很难理解“零”的概念。目前为止,能通过和蜜蜂相同测试的非人类动物只有灵长目动物和一只鸟——不是一个物种,而是一只鸟——著名的非洲灰鹦鹉亚历克斯(Alex)。它不仅能理解单词,还能理解数字。

蜜蜂也可以?真的吗?实际上,让我疑惑的不是研究结论。蜜蜂在标准的“理解零”的实验中表现得相当好,它们的认知水平十分之高,这点似乎无从质疑。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并不令人惊讶。接着,研究人员发现,昆虫大脑的复杂程度,以及学习、计算和做决策的能力都远超出我们的想象。而且,蜜蜂似乎特别聪明。

让我产生犹疑的不是科学,而是语言。我们如何理解“理解”(understand)这个词?我们对“概念”(concept)这个词的认知又是什么?

当我第一次读到蜜蜂能够理解“无”这个概念时,我的想法是:好吧,它们已经领先于宇宙学家了。许多宇宙学家认为宇宙诞生于虚无,尽管他们对哲学家赋予“无”的意义并不赞同。

很显然,这不是该由蜜蜂去解决的问题。至少现在不是。

研究人员是这么做的——墨尔本 RMIT 大学的斯嘉丽·霍华德(Scarlett Howard)、阿德里安·戴尔(Adrian Dyer)和同事们以奖励为诱饵,训练蜜蜂落在有图形的卡片上。

蜜蜂飞向图形较多的卡片(如正方形或圆形),或者飞向图形较少的卡片,都可以得到奖励。卡片上的图形大小不一、数量不同,并悬挂在不同位置的轮盘上,以避免产生任何空间线索。

然后,研究人员加入了一种没有图形的卡片。被训练飞向图形较少卡片上的蜜蜂飞到了所谓的“空”中,即没有图形的零号卡片。

被训练飞向图形较多的卡片上的蜜蜂则没有。

此外,当空卡片和图形较多的卡片在一组时,蜜蜂的区分能力比空卡片和图形较少卡片在一组时更强。这表明蜜蜂既理解多和少的区别,也理解在数列中,“一”比“五”更接近“零”。

于是,我写道:“它们理解这种想法”(they get the idea)。然而,这是否意味着蜜蜂有“想法”?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这句可怕的话是比较认知学中绕不开的咒语。

总之,戴尔表示,蜜蜂实验的结果表明,蜜蜂“理解‘零’低于‘一’,并且是数列中的一部分”。

但它们并不是像我们一样有意识地思考,对吗?“我当然不会在蜜蜂身上使用‘意识’(consciousness)这个词,”戴尔说道,但是“这些证据的确代表着高水平的认知能力。”

为此,我询问了另外两位研究人员,想知道他们对蜜蜂的大脑如何运转有什么看法。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的拉尔斯·奇特卡(Lars Chittka)研究过蜜蜂学习和操作工具的能力。他表示,蜜蜂在研究人员交给它们的任务上,表现出了可与灵长目动物相比拟的能力。

我告诉他,“理解”这个词让我震惊。他说:“真好笑,我们使用这个词会犹豫。灵长目动物研究员却完全不会。”

不过,他指出,人类与黑猩猩之间隔了大约 600 万年的进化史,与昆虫的距离是 5 亿年或更长。用计算来衡量这两个物种的行为,结果可能非常不同。

他表示,他确实对蜜蜂的诸多能力有所怀疑。他训练它们把一只球放进一个洞里,结果显示它们能够互相学习以换取奖励——而这可能是“一种更灵活的智慧,可以帮你解决各种问题。”

我还找了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的大卫·安德森(David Anderson),他并不从事蜜蜂研究,也未参与此项研究。他研究果蝇,既认同昆虫大脑的复杂性,也对这种复杂性能有多高持谨慎态度。

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从‘概念’(conceptual)的角度,我们很难知道这样的任务对蜜蜂‘意味着’(means)什么,因为我们不了解蜜蜂大脑中用来解决问题的策略。”

安德森博士认为,当研究人员能够看清蜜蜂大脑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霍华德还指出,研究者未来的目标是破译大脑处理信息的过程。“到目前为止,”她说,“我们还不知道‘无’在所有动物的大脑中是如何呈现的。”


翻译:熊猫译社 Joey

题图版权:Eric Ward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蜜蜂
  • 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