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时尚
  • 特色奢华酒店
  • 酒店
  • 开业
  • 苏州
  • W Hotel
  • W酒店
  • 万豪国际
  • 喜达屋

苏州 W 酒店开业,那个叫做“首映礼”的开业活动上都发生了什么?

“ W 不是给每个人的,我们提供的是大人想变小孩儿,小孩儿想做大人的地方。”

“可以要一杯香槟吗?”

“Sorry,可以要一杯香槟吗?”

“什么?”

“一杯香槟,谢谢。”

不远处二层的平台上 DJ 在打着碟。准确说,是一位中英混血的男模/演员/ DJ,打得还不错,但自然地,人们不得不抬高分贝说话。

着各式礼服、休闲正装的男男女女们,或站着、或倚在沙发上,拿着酒杯,三五成群聊着天;穿着制服的侍应们举着托盘穿梭其间,收拾“残局”。

就像一场派对,只不过还没有人开始跳舞,以及这是在苏州 W 酒店的大堂/大堂吧——“潮堂”/ Woobar——而不是在某个泳池旁。这是他们为酒店正式开业做的“首映礼”的一部分。

之前的表演已经结束了,据酒店的新闻稿,这场“千人派对”,“以令人震撼的 ‘湖中漫步’、动感炫目的 ‘狂热水鼓秀’ 等表演,诠释了 ‘悬浮园林’ 的设计以及金鸡湖畔与 ‘东方水城’ 的美轮美奂,将此次首映礼派对推向高潮,熠动苏州城。”

在门口迎宾接待处,电脑上显示邀请了近 700 人,实到 400 人左右。但来的人确实不少,酒店餐厅的工作人员介绍道,本来准备第二天使用的小份牛肉今天全都拿出来了,一共做了 600 多份。其中有“与酒店有各式合作关系的公司、人,也有一些万豪和 SPG 的会员,还有一些常来苏州 W 玩的人”,一位万豪的公关人员介绍道。

不远处,人们在排队自拍——不确定该不该叫自拍——有一个小的台阶,站上去之后,一个小的照相机 360 度转一圈,大多数人也跟着转了一圈。这大概是最省力也最麻烦的自拍。

“做的像是一个高级时装店的开业或是时装周的一个活动。”这是前喜达屋的全球公关总监 K.C. Kavanagh 对 1998年全球第一家 W 酒店(在纽约)开业的回忆总结。

在这点上,W 酒店 20 年来可能没什么变化。

“今夜的苏州 W 酒店首映礼颠覆西装革履的仪式感,邀请嘉宾参与纯粹的狂欢派对,酒店多个场所将设计亮点进行再创新,将本地经典元素与W酒店品牌的潮流态度融合。”苏州 W 酒店总经理乌李甘布(Ugur Lee Kanbur)表示。

图片由记者拍摄

苏州 W 在去年 9 月就开始了试营业,离上海北外滩的 W 正式开业只过了一个多月。苏州 W 是北上广外开张的第一家,大中华区第 6 家,今年第三季度开始,西安、长沙、成都、沈阳等地的 W 将陆续开业。在喜达屋官网上查询到的结果,亚太区共 23 家已开业和计划开业的 W,其中中国内地/大陆共 10 家,算上香港和台北共 12 家,占了快速扩张的 W 在亚太区版图的一半有余。

大中华区之外,W 似乎更偏好在海岛开店,比如苏梅岛、马尔代夫、巴厘岛,或者海港城市,比如新加坡、悉尼、布里斯班。对大海的喜爱演化成了对户外泳池的执着,在香港、台北、上海都有。不过苏州这家泳池是封闭式的,倒是有一个类似户外泳池的露台,像其他 W 一样,这也有一个 W 的标志,“方便客人打卡。”酒店带领参观的工作人员介绍道。

苏州 W 位于苏州工业园区湖西中央商务区,金鸡湖旁,是苏州中心——苏州最新的一座大型城市综合体的一部分;有名的苏州新地标,东方之门,俗称“大秋裤”的建筑物就在不远处。酒店与苏州中心购物商场相互连通。

“苏州有两种性格。一是工作日作为工业和高科技的地区,另一个是节假日作为周末逃离(weekend escape)的去处——来自周围城市,比如上海、南京的人们可以来这享受灯光和环境,尤其是来自上海的客人。无论是个人、情侣还是家庭,他们都将苏州视为一个可以放松的地方。”乌李甘布解释道。

据他介绍,目前酒店的客源,周五周六的时候 60% 来自上海,剩下来自杭州、南京以及其他江浙两地的城市;周日到周四, 70% - 80% 的客人来自为跨国企业工作的中国人,剩下的来自东亚,韩国日本,以及美国的雇员。工业园区有不少高科技公司,以及相关的下游产业的公司,这些公司的雇员是酒店的主要客源。不过,他也补充道,传统制造业的公司——苏州也有很多传统制造业的公司,还是会偏向住传统的酒店。

“ W 给人的感觉是针对年轻人的配套比较多,但是周末(逃离的)顾客当中拖家带口来的人还是挺多的,W 怎么处理这两类人群?”在场一位记者问道。

“虽然很多人认为 W 是(专属)年轻的,但其实 W 有 20 年历史了,很多(那一代的)年轻人有了小孩。周围城市的年轻家庭也会来苏州玩,W 也会有很多相应的设备和活动(来满足他们的需求)。”代表合并后的万豪前来参加“首映”的万豪国际集团亚太区品牌高级总监周涛声(Carol Zhou)说道。

苏州这家店的开业等了很久。“可能也是周围还没有建好,所以等了这么久。”一位协助酒店帮助参加“首映礼”的韩国媒体的翻译说道。携程网上“有待改善”的评价也大都来自去年,多个评论提到当时周围的基建还没有做好。

开业之后 W 就成了苏州最贵的酒店之一。“比曼谷的 W 还要贵(much more expensive),这合理吗?”一位记者问道。“苏州比曼谷要好得多(much better)。我们的业主(苏州恒泰)对苏州的期待是一个国际城市,我们要确保可以办出国际水平的派对。有时你就要付出国际(水平)的价格。”乌李甘布说道。

W (以及万豪国际集团)为开业的宣传做了不少准备。他们邀请了 60 多家媒体,其中韩国两位,日本也有两位。上海的占多数,北京、西安的也有。从接送开始,酒店就试图尽量给媒体创造一个好的体验。一路带着媒体去了当地的餐厅品尝“苏式美食”、体验苏州当地版画艺术家的版画制作、游览金鸡湖及水上表演。

酒店为此倾注了大量人力物力,这不在酒店日常的运力范围内——虽然这对于一些酒店的开业来说可能很正常。好奇心日报在现场遇到了不少来自上海、广州前来帮忙的 W 员工。前来接站的司机说,“从来没见过苏州有这么大的活动”。他开的这辆配置不低的宝马 5 系是他自己的,像他这样受雇来接站的还有 8-10 辆,5 系和 E-class 各占一半,车上摆好了三明治、水以及 W 自己的鸡尾酒。酒店门口还停了几部用来接送客的唯雅诺,但印着花园酒店的字样。当地餐厅的菜上得非常多,几乎不可能吃完。日韩的记者拍了不少菜肴的照片。客人离开的时候,餐厅服务员在门口发放纪念品。

设计、音乐、时尚、活力是 W 品牌的激情元素(Passion points)。这是乌李甘布和周涛声都反复提到的内容。从“首映礼”的灯光、音乐和表演来看,至少后三样确实不缺。

人们不时在不同的楼层相见,因为在酒店高层的几处餐厅,派对也同时在进行。

穿着奇异的表演者们是一道“风景”:有的一身银色亮片,衣服上装有镭射灯;有的踩着高跷,背后一对巨大的翅膀,远看像一只穿了裙子的火烈鸟;有的则穿了巨肥的裤子(不是不合身的那种宽大,而是特意夸张的肥),头顶高帽,脸上是黑白相间的妆。饱和度和明度都比较高的蓝、红灯光下,酒店安排了弗拉门戈舞蹈(Flamenco)的表演,只是这与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地区常见的弗拉门戈差得有些远,在场也没有来自观众的“啊勒(Ole)!”的欢呼声。倒是来自俄罗斯的“舞女”们很有默契地在舞蹈间隙开始自顾自地跳舞——活跃气氛。餐厅再往上走,还是一个 bar,有人选择走出去到露台抽烟,与金鸡湖上空的雾霾融为一体。

图片由记者拍摄

也有本地元素。一些人在这些表演者的一旁画着昆曲的妆容,顶着头饰纷纷留念。酒店的健身房也有一面墙上印着一位身着健身服头顶水钻头面(京剧或昆曲的头饰)的女子,据酒店员工介绍,这也是一处“网红”拍照背景。

更多的本地元素体现在设计上。“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乌李甘布认为酒店的设计理念源于此,“从酒店正门的围绕圆形金属的喷水池开始,一直到大堂顶部垂下来的水晶,反射出来的光,整个大堂吧就像是告诉你苏州就是地上的天堂一样。”

类似的“巧思”无处不在,比如中餐厅门口的以苏绣为主题的装饰、餐厅内墙上直接镶嵌上去的大闸蟹装饰(中餐厅苏滟由 AB Concept 设计),比如电梯间内灵感来自苏式糕点的装饰品,以及房间内据说设计取自苏州园林拱门的各式圆形设计元素。

房间内床上摆放着琵琶抱枕。上海外滩 W 也有类似做法,不过抱枕造型是小笼包和一双筷子。房间用色大胆、鲜艳,浴室内饰用了光亮的 PVC 材料;床头的圆形“月亮灯”是个特色,房间一通电默认发光,不断变化着暧昧的颜色。

房间设施的智能化程度比较高,各式充电设备自然也是备足的;迷你吧位置显眼,台面上摆放着一盒自拍套装,里面有自拍杆以及自拍用的补光灯。迷你吧的清单很直白,包括一份 Love Kit,还有一副粉色“手铐”。

一个三面(除了开门的一面)都是镜子的卫生间吸引了不少媒体的关注。“浮夸”是你可以听到的对此做的最多的评价。

“坦白说,如果不是一个 W fan 的话,带孩子出来的家庭一般(可能)不会来 W,酒店有特别的(配套)吗?”一个记者问道。

“直击痛点的问题。”在场的来自万豪的负责此次活动公关的负责人开玩笑地说道。

“家庭的定义可以有很多,家庭可以很小、可以很大,可以是一夫一妻,也可以是夫夫(husband and husband)妻妻(wife and wife)。”乌李甘布解释道,“活动不一定要在室内,我们有充足的空间,在苏州中心,在金鸡湖。”周涛声接着补充:“ W 不是给每个人的,我们提供的地方是大人想变小孩儿,小孩儿想做大人的地方。”

SPG 与万豪合并之后,W 酒店就被归入万豪集团“特色奢华”品牌计划中,但也不是所有地方都极尽“奢华”之能事,比如 200 平房间内客厅用的就是三星的电视机配 B&O 的音响,而卧室以及 400 平套房内用的都是后者的产品。也有不按常理升规的安排,比如 400 平套房使用的空气净化器没有同品牌升级,而是采用了总部在苏州的莱克 K9。

房间空间大方,最基础的“奇妙客房”也有 47 平米。房内配了一台 Blueair 270E 的空气净化器。开业当天白天的重头戏是参观两间 200 和 400 平米的“惊喜套房”——苏州 W 最高级的两种房型。400 平的套房有两层,空间更大,相应的各个功能区块的面积也更大一些,除此之外,主旨都很明确,就是开派对。吧台、旋梯、配套的 B&O 的影音设备、开阔的起居室,以及得益于异形的房型设计——弧形的边缘设计配合巨大的落地窗,可以提供一个较为开阔的金鸡湖景色——都给人一种感觉,这是一个可以开派对的地方。不过暂时是不是有足够的人来举行派对尚不得而知,套房新装修的味道还未散去。

不过,苏州与传统上 W 给人“俱乐部”风格之间存在张力。 “相比上海,在苏州这边大家吃饭的时间会提早,通常在 5 点,因而我们的欢乐时光(happy hour)和派对的时间都会往前移。”乌李甘布告诉好奇心日报。

题图及文中未标明来源配图均来自苏州 W;banner 图来自 W Amsterdam & Mr.Porter

  • 特色奢华酒店
  • 酒店
  • 开业
  • 苏州
  • W Hotel
  • W酒店
  • 万豪国际
  • 喜达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