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关于 1914 年的金融危机,美国是如何应对并取得胜利?

“果敢的领导力以及控制危机的路线图——麦卡杜留下的这些不可磨灭的影响将潜在的金融灾难转变成货币领域的重大胜利。”

作者简介:

威廉·西尔伯(William L. Silber):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金融学和经济学 Marcus Nadler 讲席教授。出版了八本著作。曾任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资深经济学家,以及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经济咨询小组成员。

书籍摘录:

前言  1914 年的遗产

第一次世界大战给美国笼罩上了金融危机的阴影。在 1914 年 7 月的最后一周里,欧洲开始清算它们在华尔街的投资,并将黄金运回欧洲以筹措战争费用。外国投资者持有 20% 以上的美国铁路证券,而铁路证券是纽约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纽交所)中交易量最大的证券。在金本位体系下,它们可以要求把卖出证券得到的收益兑换成黄金。在一代人的时间里规模最大的黄金外流将美国偿付海外债务的能力置于岌岌可危的境地。而人们对于美国放弃金本位的担心将美元在全球市场上的地位推到前所未有的深渊中。

欧洲对美国金融的攻击既带来了危险也创造了机遇。 1914 年时,美国还是一个债务国,且历史上频频爆发金融危机。如若未能偿付海外债务,那么美国希望成为全球货币领袖的梦想会折戟沉沙。然而,一旦美国通过这场考验,它就能一跃成为全球的领头羊。

在欧洲冲突爆发不足三周后,伍德罗·威尔逊审视了美国迈向全球金融霸权的路线图。波士顿的一位投资银行家亨利·李·希金森(Henry Lee Higginson)于 1914 年 8 月 20 日给总统写信,称“英国从未自食其言,而且随着业务增长,其力量也不断增强,最终成为全世界的交易平台。时至今日,如果我们愿意,也是可以取代英国的地位的,但必须有勇气、不患得患失、脚踏实地,并迅速偿还全部债务,才能让我们获得这种力量,除此之外别无他途。我需要再次说明,现在是我们抢占鳌头的机会”。威尔逊将希金森的信送到财政部长威廉·吉布斯·麦卡杜那里,并在附信中写道:“毫无疑问,无论你认为信中的建议是否行得通,这封信都很值得一读。”

事实上,早在收到威尔逊转来的希金森来信之前,麦卡杜就已经启动了一个计划来维护美国的金融信誉。本书追踪了麦卡杜在 1914 年 4 个月的时间里(从 7 月底至 11 月中旬)为了维护美国的金融信誉而打响的战斗,这短短的4个月改变了美国金融史的发展历程。麦卡杜的策略一举将金融危机转变成美国在货币方面的重大成就,而他实现这一成就的历程描绘出了一幅危机管理的蓝图,时至今日依然值得我们悉心关注。

在 1914 年,包括奥地利、比利时、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和西班牙在内的绝大多数发达国家都可以依靠本国中央银行(以下简称央行)来打响金融战。即使沙皇尼古拉二世也拥有俄罗斯帝国银行。自 1836 年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压制了美国第二银行(Second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之后,美国就不再有央行。它像一个群龙无首的金融巨无霸。 1913 年 12 月 23 日国会授权成立的联邦储备系统仍在筹划之中。这是典型的权力真空,特别是在伍德罗·威尔逊总统因为妻子的绝症分神而无暇顾及之时。

麦卡杜抓住了直面恐慌情绪的机遇。在全球其他国家(除了英国以外)都因为战事放弃金本位之时,麦卡杜仍然坚守了美国对金本位的承诺。这强有力地提升了美元的信誉,襄助美国挑战英国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 1914 年 11 月 11 日是美国争取国际金融领袖地位这一斗争的转折点——在这一天,美元在全球市场上的贴水消失了, 4 年后的这一天交战国签署了停战协议。在 1915 年 1 月,纽约的资本市场取代伦敦成为全球放款人。阿根廷、加拿大和中国这些传统的英国客户纷纷前往华尔街募集资本。 1917 年美国介入世界冲突时,外国政府在纽约发行的以美元计价的证券已经超过 25 亿美元。金融权力的完全转移还要在 10 年之后,但货币霸权已经开始发生结构性转变。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金本位到底有多重要?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声称,如果英国暂停黄金兑付,必然会危及伦敦作为全球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他建议英国政府:“我们不应该拒绝用黄金支付我们的对外债务,除非我们确实无力履行这项义务。”凯恩斯深知只要一国度过紧急期后重新履行自己的义务,资本市场就会原谅它在战争期间暂停现金支付的行为。不过超级金融大国必须满足更高的标准。

1914 年英国统治着全球金融。它所具备的两个特点使它有资格加冕全球金融之王——英镑是国际货币,伦敦是全球放贷者。英镑是国际贸易中的首选货币——就如同今日的美元一样,而且全球各地的借款人都会造访伦敦城募集资本,而不是前往华尔街。战争迫使伦敦停止向海外供应资本——至少在短期内是如此,不过凯恩斯认为,只要英国确保英镑像黄金一样可靠,就可以继续称霸国际金融界。英国采纳了凯恩斯的建议,在 1914 年 8 月表明了自己想继续成为全球金融超级大国的意图。

财政部长麦卡杜认识到只要美国像全球货币强国那样仍然忠于黄金,就有机会大放异彩。自进入 20 世纪美国就一直希望跻身国际金融大国行列。麦卡杜的企业家才能把这个梦想变成现实。

威廉·吉布斯·麦卡杜 1863 年生于佐治亚州的玛丽埃塔市(Marietta)。 1877 年,他的父亲成为田纳西大学的历史和英语教授,他随父母搬到了田纳西州的诺克斯维尔市(Knoxville)。 1879 年麦卡杜进入田纳西大学并加入了辩论社团。高年级学生指派这个“好斗”的新生在所有辩题上都为不得人心的一方观点做辩护。他很享受众人的注目,而且清楚地知道自己想成为一名律师。他一心想就读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的弗吉尼亚大学——在麦卡杜看来,它有全美最棒的法学专业。这时他还未与父亲老威廉·吉布斯·麦卡杜讨论此事。

在 1881 年的圣诞假期,小威廉·麦卡杜在诺克斯维尔市的美国巡回上诉法院工作了一段时间,随后获得查特怒加市(Chattanooga)巡回上诉法院副法庭书记员的永久职位。他的父亲敦促他接受这份工作,“以便于从法院的真实合同里学习法律”。 1882 年 5 月,麦卡杜离开诺克斯维尔市搬到查特怒加市。当时他还有一年就可以拿到大学学位。他再也没有机会去夏洛茨维尔求学。

尽管麦卡杜获准在查特怒加市工作,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没有从事法务工作。他的父亲建议他通过见习来研究法律,把务实的基因深深地烙入他的脑海,而这改变了他的一生。

后来麦卡杜放弃了自己毫无经验的法务生涯转投商界。为了克服自己接受的学术训练不足这一缺点,他掌握了事业成功所需的各种细节。在 30 岁那年,他在推行一项为诺克斯维尔市的有轨电车供电的计划之前,学会了如何计算电力和设置发动机。尽管麦卡杜做了大量准备,但这家公司还是倒闭了,他的毕生储蓄被一扫而光。10年后在开凿哈得孙河底建造铁路之前,他穿着高筒胶靴和黄色油布衣裤,举着一盏油灯亲自考察废弃隧道。这次他的基础工作卓有成效。作为哈得孙-曼哈顿铁路公司(Hudson & Manhattan Railroad Company)的总裁,他于 1908 年开辟了曼哈顿与新泽西之间的客运铁路服务。 1913 年他担任伍德罗·威尔逊的财政部长 后,其卓越的务实性帮助美国规避了 1914年夏天随着战争爆发而初露端倪的货币危机。

麦卡杜,来自:维基百科

麦卡杜是如何化解这场危机的?

央行的缺失妨碍了美国的保卫战。麦卡杜试图建立起美联储并通过它的运行来抵御风险。颇有影响力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当选行长以及央行筹建时期的领袖人物——本杰明·斯特朗(Benjamin Strong)——希望保护新的货币体系免受危机冲击。他阻挠了麦卡杜的努力,使联储银行未能提早运营。然而,这种逆转为麦卡杜的临时应急措施创造了条件。他迅速将数吨黄金运至全国的国库分库,大声向世人宣告美国承诺用美元来兑换这种贵金属。他精心组织了对纽约市的援助,将它从破产的边缘拉了回来,在美国金融业引入了“大而不倒”的信条。麦卡杜的实用主义原本会制造出一幅令人迷惑的智力拼图,但他的企业家精神反而创造出风险控制的准则,写进了每个政策制定者的剧本。

未能及时对危机做出反应会招致灾难。金融恐慌会像流行病一样四处肆虐。 1914 年 7 月 31 日,麦卡杜史无前例地将纽交所关闭了 4 个月之久,以阻止英国卖出美国证券。如果英国无法卖出美国股票和债券并获得美元收益,那就不会耗尽美国的黄金。 8 月 3 日,他给全国各地提供大量纸币以避免几年前刚刚使美国蒙羞的银行挤兑再次上演(即 1907 年大恐慌中的挤兑事件)。 1907 年 10 月,银行无法满足储户提取现金的要求,被迫停止存款取现业务。

然而,麦卡杜深知不可能永远实行这些措施。关闭纽交所使资本市场失去流通性,而无限量供应紧急货币会招致通货膨胀。麦卡杜认识到在这些杀伤力极大的武器破坏经济之前,需要制定退出策略来取代它们。他明白可以推动美国的农产品出口来抵消欧洲卖出美国证券造成的影响,扭转黄金外流的趋势。 1914 年 8 月 14 日,麦卡杜在财政部会见商界人士,安排“充足的船只将我们的谷物和棉花运到欧洲市场”。此次会议创建了战争风险保险局(Bureau of War Risk Insurance),支持在外汇市场用美元偿付。 1914 年接近尾声时,紧急货币的狂潮开始消退,纽交所再次开放。麦卡杜在没有引发附带损害的情况下成功驾驭了危机。

1914 年的夏天如何改变了历史?

如果 1914 年暂时中止了金本位,那么美国称霸全球金融的梦想会遭受重挫。 1907 年的大恐慌早已损害了美国的公信力。 1914 年的金融恐慌原本可能成为美国金融悲剧的第二幕。时任《纽约时报》财经编辑的亚历山大·诺耶斯恰如其分地强调了这起戏剧性事件:“要说 8 月的那两三周里,美国站在金融史的岔路口上并不过分。”暂时放弃金本位会将美元放逐到二流货币的阵营,而英镑仍然毫无争议地成为国际金融中的首选货币。

欧洲需要美国的资本来打世界大战,但过剩资本并不等同于新的货币本位制。石油资源丰富的沙特阿拉伯在 20 世纪 70 年代为美国赤字融资,但沙特货币里亚尔从来没有挑战过美元作为国际交易媒介的地位。此外,英国不需要在战后持有充裕的资本来重夺全球贷款人的头把交椅。银行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通过动员其他人的存款来提供贷款,而不会动用太多自己的资金。英国的金融机制和专业知识足以达到同样的目的。

即使美国在 1914 年 8 月放弃了金本位,它也可以在 20 世纪的后半叶主导全球金融。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财政负担以及大英帝国的衰落必然会导致英镑的地位一落千丈。不过,如果麦卡杜没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提高美国的金融信誉,那么 20 世纪 20 年代和 30 年代的发展路径会截然不同。

如果 1914 年纽约未能坚守金本位而使自己受到重创,那么伦敦原本不用在战后制定全面恢复金本位的时间表。英国原本可以采纳凯恩斯于 1925 年提出的建议,不把英镑推到战前与美元的平价水平。凯恩斯并不反对金本位本身,但是希望避免强行使美元回到每英镑兑 4.8665 美元的战前平价而引发的通货紧缩后果。第九章详细讨论了他的观点。凯恩斯认为 1925 年与纽约争夺全球金融宝座的斗争使英国经济付出了沉重代价。他给英格兰银行的一位主管写信时说:“你确定自己想让伦敦随时成为提前一天通知就可撤走的、无限制的廉价美元的倾销场所?”凯恩斯是正确的。将英镑重新与黄金挂钩迫使英国穿上通货紧缩的紧身衣,给大萧条雪上加霜。

威廉·西尔伯,来自:youtube

我们可以从 1914 年学到哪些关于危机管理的经验教训?

1914 年 8 月,麦卡杜毫不犹豫地迎头痛击了危机,并大获成功。他充分利用了原本会伤害美国的强劲武器——使股票交易中断 4 个月,并为全国各地提供大量紧急货币。他的退出计划借助战争风险保险局刺激农产品出口,避免了对经济持续造成破坏。麦卡杜之所以拥有这么大的魄力,是因为他执行了使经济恢复正常运作的计划。如果未能采取退出策略,要么会使采用的应急武器没有效用,就像用安慰剂来治疗重症一样,要么会付出不必要的代价。

麦卡杜应对危机时不只准备了一份蓝图和强有力的措施。时事评论员兼全国知名专栏作家沃尔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n)将麦卡杜描述为“准确抓住重点并迅速行动”的人。“他迅速选定路线,沿着该路线快速前进并且胆识过人……他本能地倾向于选择大胆决断的路线,而不是谨慎、不温不火的路线。”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采取行动,即使他们清楚自己必须这么做时也是如此。最重要的是领导力。 20 世纪 70 年代见证了美国在和平时期经历的最严重的通胀。当通胀水平螺旋式上升并开始失控时,美联储已经运作了大半个世纪。 1970 年尼克松总统任命前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家、国民经济研究局局长阿瑟·伯恩斯(Arthur Burns)担任美联储主席,伯恩斯自此执掌美联储近十年。经济学家很清楚如何遏制威胁美国经济稳定的通胀。米尔顿·弗里德曼认为问题并不在于人们缺少对通胀的了解,而是在于缺少领导力:“从根本上来说,对[大通胀]的解释是从政治角度出发的,而不是从经济角度出发的……我相信阿瑟·伯恩斯难辞其咎,因为他对此的认识更甚于别人。”

即使麦卡杜什么都不做,美国的金融体系或许也可以熬过 1914 年夏天。当战争迫使英国站在美国家门口请求美国提供补给时,黄金外流自然而然就会消失。但这种“马后炮”忽略了各种意外情况变成现实的可能性。 10 年之后,亚历山大·诺耶斯回顾这段历史时强调了这一点:“我们不应忘记,当时人们就继续支付黄金这件事达成一致决定时,美国的金融前景看起来多么令人绝望,对大多数银行界人士来说也是如此…… 1914 年 8 月,美国决定暂停黄金支付,即使打算不久后就恢复,当时的我们也不能确定随后的美国金融史会不会因此而完全改写。”

果敢的领导力以及控制危机的路线图——麦卡杜留下的这些不可磨灭的影响将潜在的金融灾难转变成货币领域的重大胜利。


题图为 1914 年的华尔街,来自:维基百科

  • 华尔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