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鸿茅药酒

卫星新闻 | 批评鸿茅药酒被抓的医生,因 PTSD 入院后道歉

鸿茅药酒表示:“我公司经研究决定接受谭秦东本人所做的道歉声明。”

这是 5 月 17 日的另一则卫星新闻。

5 月 17 日下午认证为“谭秦东妻子刘璇”的微博账号发布了一则署名为谭秦东的个人声明。在声明中,谭秦东为自己将鸿茅药酒称为毒药的行为向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致歉。

谭秦东表示,自己之所以将鸿茅药酒称为毒药,“是想用这种‘抓眼球’的方式吸引读者,强调该药品的‘禁忌症’,希望对特殊人群起到警示作用”。

“我承认在标题用词上考虑不周,缺乏严谨性。如果因该文对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带来了影响,本人在此深表歉意,同时希望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予以谅解。”

现年 39 岁的谭秦东是广州的一名医生。2010 年自中南大学麻醉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和临床执业证书,并曾在广州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担任麻醉医生。

2017 年 12 月,谭秦东在自己的个人页面上发表的《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其中对鸿茅药酒的广告宣传提出了质疑。“老年人,尤其有高血压,糖尿病的老年人尤其注意不能饮酒。鸿毛药酒广告的主要消费者基本是老年人,老年人退休后很多消遵时间项目就是电视,鸿毛药酒从 CCAV 到地方小台,真是渗入人心。”(编者注:引用保留谭秦东原文写法)

鸿茅国药认为该文散播不实言论,对鸿茅药酒品牌和销售造成了负面影响,因此委托一名员工向所在地内蒙古当地警方报案。鸿茅国药称这篇帖子影响,在深圳、杭州、长春三地,共两家医药公司、7 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金额近 400 万元。而澎湃新闻在今年 4 月对此事进行求证,其中一家杭州萧山保康医药有限公司表示从未有过退货行为。

2018 年 1 月 10 日,谭秦东在位于广州的家中被内蒙古凉城警方跨省抓捕。15 天后,经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谭秦东被执行逮捕,涉嫌的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

3 月 13 日,凉城县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中称:“谭轻松在微信群连续转发‘毒药’一文 10 次左右,网站点击量 2075 次,美篇 APP 有三次访问,微信好友有 250 次访问、微信群有 849 次访问、朋友圈有 720 次访问、其他访问 253 次、被分享 120 次。”

而内蒙古丰镇兴丰会计师事务所作出《会计鉴定书》做鉴定结论称,若两家医药公司履行合同,鸿茅药酒方能赢得净利润 1425375.04 元。依上述数据进行计算,谭秦东的文章每被阅读和分享一次,就会给鸿茅国药带来 333 元的损失。

谭秦东被跨省抓捕一事被媒体披露后引发强烈反响。4 月 17 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研究认为,该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同日下午,谭秦东被获准取保候审,此时距离谭秦东被抓捕超过 3 个月时间。

5 月 11 日上午,取保候审中的谭秦东前往广东车陂派出所接受问询。11 日晚回到家中以后,开始出现精神失常症状。谭秦东妻子刘璇通过微博表示,谭秦东哭泣、自言自语、情绪失控、扇打自己耳光、甚至以头撞墙。广东省人民医院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谭秦东随即入院治疗。

创伤后应激障碍即 PTSD 是一种精神障碍,常见于一个人目击一个人或多个人死亡,或者自身遭遇死亡威胁、严重创伤、或躯体完整性遭到威胁之后。

5 月 17 日,谭秦东通过刘璇的微博对外向鸿茅国药致歉。

在谭秦东发文质疑鸿茅药酒广告宣传之前,鸿茅药酒有过多次的广告违规记录。2013 年 4 月,浙江省食药监局曾认定鸿茅药业等企业为广告发布企业信用严重失信等级,并将其列入黑名单。2016 年 9 月,新疆库尔勒市食药监局执法人员认定鸿茅药酒“在媒体上宣传时,存在表示功能的断言,夸大宣传治疗范围”。鸿茅药酒被责令暂停销售。

有媒体根据近十年的职能部门的公告文件做出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广告曾被 25 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 2630 次,被 10 省市 18 次采取暂停销售的行政强制措施。

鸿茅药酒的资质和安全性也被质疑。2003 年 11 月 25 日,鸿茅药酒列入第六批非处方药药品目录,成为甲类非处方药。国家药监局表示,非处方药本身也是药品,有些非处方药在少数人身上也可能引起严重的不良反应,因此也要严格按照药品说明书的规定使用。而给鸿茅药酒每天喝两口的广告词容易让人误以为其为保健品。

此外,微博名为“烧伤超人阿宝”的北京大学医学部博士宁方刚也发表公开信,他认为鸿茅药酒药品处方含有 67 味药,其中酒精、槟榔是公认的 I 级致癌物,乌药、附子、半夏、何首乌均有毒性。根据中医理论,半夏和附子的配伍,更是明确违反了中医的“十八反”原则。

对于安全性的质疑,鸿茅药酒方面回应称,从毒理实验上看,一个人一天喝 165 斤鸿茅药酒才会有毒。鸿茅药酒是国家中药保护品种,所以临床实验数据、毒理学实验数据可以不公开,但已上报给内蒙古自治区食药监局和原国家食药监总局。

在整起事件中,同样引起争议的还有内蒙古跨省抓捕的行为。新华社发表记者调查文章《穿越大半个中国来抓你?三问鸿茅药酒事件》。文中援引北京市同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殿明的观点,警方虽然具有跨省抓人的权力,但刑事拘留权是法律授予的重器,凉城县警方在整个事件中行动如此迅速,是否有滥用权力的嫌疑,还值得商榷。

谭秦东在采访中曾表示,参与抓捕他的人员中,除了凉城县警方外,还有疑似鸿茅药酒工作人员。

从看守所离开以后,谭秦东曾承认此前导致他被跨省抓捕的文章用词不妥,如果以后再写这样的文章,会注意很多,“比如措辞,会询问法律专家规避掉一些风险,(文字)会温和很多,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说实话。”他强调,批评鸿茅药酒的文章属于科普文章,以后碰到这样的神药,还会写。

入院治疗中的谭秦东发布道歉声明后的一个小时,鸿茅国药通过微博发布声明。“日前我公司经与谭秦东充分沟通,谭秦东本人表示其写作初衷并非恶意,并对该文对我公司造成的损失及公众的误导表示歉意。我公司经研究决定接受谭秦东本人所做的道歉声明,同时我公司向凉城县公安局撤回报案并向凉城县人民法院撤回侵权诉讼。”

在鸿茅国药发布声明的同时,内蒙古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鲍洪升为谭秦东的“道歉”微博点赞。


卫星新闻是我们的一个小栏目,记录我们暂时还没完全理解的人类进步。

我们的口号是:这里有难以想象的大新闻。像卫星那么大。

  • 鸿茅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