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中美贸易
  • Andreessen Horowitz
  • 通用
  • IBM

美国准备再次限制中国在美风险投资,理由是国家安全

不论是帮助中兴恢复在美业务,还是限制中国在美投资,都是特朗普 “更广泛贸易谈判的一部分”。

彭博社,美国国会提出了一项旨在限制中国资本投资美国初创公司的法案,和中国资本有合作的美国风投公司正大批赶往华盛顿,准备在即将举行的 2018 年风投峰会上和议员们讨论此事。

这项新限制法案名为 《外资安全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主要内容是要求美国国外投资委员(Cfius)加强外国资本在美国投资计划的审查。Cfius 被《金融时报》描述成 “世界上最有权力,也是最神秘的结构之一”,它的主要任务是审核美国与外国的交易并购,以确保美国国家安全不会因此受到威胁。

提出该法案的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和民主党参议员黛安·费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认为,中国近几年在美国投资了太多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机器人等科技初创公司,中国很可能已经在这个过程中把这些尖端科技拿走了,他们觉得这已经威胁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科技强国的地位。

中国近几年对美国的投资的确在增加。比如 2016 年,有中国国资背景的海银资本投资了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Neurala,之后又投资了太空旅行公司 XCOR ,金浦产业也在同年投资了用于无人驾驶的光线探测器公司 Quanergy。根据咨询机构 Rhodium 的统计,中国过去五年在美国的直接投资达到了 1160 亿美元,并且集中在最近两年:2016 年超过了 400 亿美元,2017 年也达到了 300 亿美元。

2007 年到 2017 年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金额。资料来源/China investment monitor,Rhodium

但这些投资大部分都来自房地产、酒店、交通和基础建设行业,以 2017 年为例,上述投资项目一共占到了总投资额的 25%,生物科技、信息技术两项分别占了 2.2%。

2017 年中国在美国投资类型占比。资料来源/China investment monitor,Rhodium

“你该怎么处理一个活跃在你最具创新力的市场上的军事对手?”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级研究员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对此谈论道。

2018 年 1 月,Cfius 以国家安全为理由,叫停了蚂蚁金服对美国支付公司速汇金中级 12 亿美元的收购。速汇金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斯·霍尔姆斯(Alex Holmes)在事后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自从我们在近一年前首次宣布与蚂蚁金服的拟议交易以来,地缘政治环境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

这次的法案修改也给和中国有频繁资本往来的美国公司带来了麻烦。

接受了中方注资的美国风投公司正在极力证明他们不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硅谷著名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的合伙人斯科特·库柏(Scott Kupor)谈到,中国资本只投资了公司 5% 的股份,根本不会引发政府上述的担忧。“如果中国那边是想要窃取我们的知识产权或损害美国国家利益,只占这么一点股份是做不到的。”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和此次法案修改利益相关的美国风投公司们已经向立法者提出了讨论申请,相关会议将于周四在华盛顿举行。

实际上,美国议员在 2017 年 11 月就提出了要扩大 Cfius 审查范围,不过在通用、IBM 等与中国有较多贸易往来的公司的游说下,美国参议院拒绝了该请求。现在这一法案又被提上日程,说明未来中美贸易关系还存在很多不确定。

5 月 13 日,特朗普表示愿意重启中兴在美国的业务,两天后,他表示该举措只是 “和习主席正在磋商的贸易谈判的一部分。” 5 月 17 日,他在 Twitter 上连发了三条声明,说中美贸易谈判还没开始,大家不要误解了他的行动。“美国没做出什么让步,因为我们在之前已经让太多步了,现在要让步的是中国。” 特朗普在 Twitter 中写到。


题图/pixaby

  • 中美贸易
  • Andreessen Horowitz
  • 通用
  • IB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