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科技公司
  • 无神论

MIT 招募了人文主义教士,为了培养心系人类的科技领袖

无神论者也需要一些心灵指导

“教士”(Chalain)指服务于军队、学校、医院等世俗机构的官方神职人员,在前面加上一个“人文主义”(Humanist),便成了代表人文主义价值观和原则的教士。他们的任务是为更多元的社区提供指导和咨询,服务对象包括无神论者、人文主义者、不可知论者和无宗教信仰者,即所谓的“无信仰者”(nonbelievers)。

可以肯定的是,无信仰者的群体越来越大。2014 年的一项皮尤调查显示,美国成年人中自认无神论者已经从 2007 年的 1.6% 上升到了 3.1%,大学校园中参与宗教组织的学生数目持续下降,一些学校已经引入了世俗教士满足无信仰者的心理咨询需求。

麻省理工最近也任命了一位新人文主义教士——Greg Epstein。他认为自己的任务是帮助那些心怀野望、以后很可能成为科技行业企业家的学生,思考自己的工作可能产生的道德伦理问题。

Epstein 告诉《大西洋月刊》,自己从 2005 年开始就在哈佛大学担当同一职位。14 年的工作经验让他感慨,身为人文主义者和人类本身,需要关注的最重大的事件,就是在培养年轻领袖时必须多多关注在科学、技术和商业领域的人文价值教育。“世界在我们的面前瞬息万变,但是我们的校园却没有准备好,因为我们没有一个道德根基。”

“当学生们想到自己正在做的工作时,不要从孤立、单一的视角去思考——你必须让自己处在一个更大的社区中,才能做出合理的、有效率的道德决策。”

他说,很多志在成为企业家的年轻人都只是想做一个超级英雄,徒手单干解决世界难题,获得全人类的瞩目和嘉奖。这种心理状态是人们当前的道德生活中最为危险的。很多情况下,人的出发点是好的,想法也还算不错,但最后却会孕育出灾难性的后果。

不过 Epstein 观察道,有越来越多的学生是真心想让“世界变得更好”。和自己能收获的利益相比,他们对解决社会难题更感兴趣。“我和核工程师、AI 专家、数学天才、化学家、物理学家都谈过,他们都致力于用自己的技术来改变世界,也许现在还不知道要具体怎么做,但是他们在寻求一个能聚集其他同类者的场所,共同建立一个强大的、但是仍然有是非道德意识的社群。眼下他们每个人都感到有点孤独,在听我说有其他人也愿意用技术做些好事时,他们还挺吃惊的。”

最近的 Facebook 事件让所有人感受到了科技公司在以何种方式越过伦理界限,对于 Epstein 来说,他也见证了一个风向的转变。“我 15 年前在哈佛时,学生们都想去投资银行,现在则变成了硅谷、科技和社交媒体。他们不再想为高盛工作了,他们想成为马斯克……科技公司重塑了这个世界,有好有坏,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些问题。”

不过他同时提到,大家把一个白人男性当英雄一样崇拜,多少是件有点让人担心的事情,考虑到好莱坞拍摄了那么多白男拯救全世界的电影,但现实里“我们不能,也不会那么做”。他比较希望人们能身处一个更广阔、更包容的结构,在这里,“长得和我们不一样的人”也能够强大起来。

题图来自 huffingtonpost

  • 科技公司
  • 无神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