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展览
  • LGBT

在成都《异性恋艺术展》之前,这位艺术家一直在用艺术关注平权

“很多人觉得讨论一些政治社会议题时,必须要用一种嫉恶如仇的口吻,一定要喊口号,站在对立面。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误区,反而制造了更大的沟通障碍。”

“你是什么时候认定自己是异性恋的?”

“你觉得是什么导致你成为异性恋的?”

“有没有可能异性恋只是你人生的一个阶段而最终你会摆脱掉?”

“你有没有想过通过治疗,改变自己的异性恋取向?”

4 月 27 日至 5 月 1 日,成都策展人 Artwoca 在明堂创意工作区 B 区的 Nu Space 做了一场名为《一点浪漫:异性恋艺术展》的展览。以上四个问题作为展览的最后一部分呈现在墙上,同时也印在了问卷上,供观众们思考回答。

如果这些问题令你感到别扭,那么 Artwoca 的目的也达到了:转换同性恋与异性恋的讨论语境,把观众置于性少数群体所处的环境中;通过制造反常识的语境,启发出常识中值得反思的那一面。

《一点浪漫:异性恋艺术展》共包括五个部分,以三个问题开头——“什么是异性恋?”“异性恋的起源?”“如何正确辨认出异性恋?”带着这些问题,观众会先看到一张成都异性恋地图,它来自 Artwoca 2015 年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一篇文章《成都单身必备指南:城中观赏男性 6 大热门景点》。

其次是 PS 处理过的四张央视新闻报道截图。标题是 LGBT 报道中常出现的议题,但关键词换成了“异性恋”:“全球各地爆发大规模异性恋游行,反歧视人人有责”、“各路明星发表演讲支持异性恋权益,R U Listening?”、“异性恋婚姻合法化顺利通过,改变历史”、“全球首对异性恋情侣公开举办婚礼,爱的呼唤”。

接下来,2016 至 2018 年的《知音》杂志被作为典型异性恋文献资料集中陈列,旁边还放了一幅荷兰画家扬·凡·艾克于 1434 年创作的《阿尔诺芬尼夫妇像》。它们分别代表了狗血的都市异性恋情和标准的异性婚姻生活。在 Artwoca 看来,前者的读者也是异性恋群体内部一个被“标签化”的人群。他在画像旁写道:“婚姻的苦,要不要尝?做一名异性恋者不容易,且行且珍惜。”

最后,本文开头的那四个问题呈现在观展者面前,算是一种总结和回顾。三天展览结束,Artwoca 共收集到了 100 份回答,答题者中女性居多。印象最深的是对于“是什么让你确定自己是异性恋的”,有人提及歌手 Lana Del Ray。“我一直以为 Lanal Del Ray 是个同志方向的女明星”,Artwoca 在微信上发来一个捂嘴笑的表情。

触发 Artwoca 策划这次展览的是新浪微博清查“涉黄的、宣扬血腥暴力、同性恋题材的漫画及短视频内容”的新闻。此后“#我是同性恋”话题随后积累了 2.4 亿阅读量,直至“微博管理员” 更新动态宣布“本次游戏动漫清理不再针对同性恋内容“。

类似的事情还在继续。5 月 8 日,湖南卫视芒果 TV 在转播欧洲电视歌唱大赛时删除了演绎同性恋情的舞蹈片段、并给观众席中的彩虹旗打上了马赛克,致使主办方欧洲广播联盟中止了合作;5 月 13 日,在北京 798 举行的大学生时装周上,关于同性恋与异装癖主题的毕业设计在秀场重播里被删除,两名女生因佩戴彩虹饰品与保安发生肢体冲突。

Artwoca 认为有许多社会议题都可以用艺术的手段去表达,但国内这么做的艺术家并不算多。从表达方式上看,他也觉得可以更平和。

“很多人觉得讨论一些政治社会议题时,必须要用一种嫉恶如仇的口吻,一定要喊口号,站在对立面。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误区,反而制造了更大的沟通障碍。” Artwoca 对《好奇心日报》说。

正因如此,他在策展时更希望用一种幽默好玩的方式切入,无论观众是否理解,先利用展览激发兴趣,“笑了、高兴了一下就很好,即使没有完全理解也没关系”。

《一点浪漫:异性恋艺术展》是“Artwoca Projects”计划的第二个项目。从去年起,Artwoca 开始陆续同商场和机构策划展览合作,因此打算把这些画廊之外的合作统一在同一个名目下。项目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内容多样,流动性也很强,“在公共厕所、桥洞、你家阳台上都可以做,10 块或 10 万也都可以做”,前提是好玩。

Artwoca Projects 的第一个项目也与转换语境有关,名为“布洛芬 3.8 (MARCH 8th. IBUPROFEN)”,于 3 月 8 日至 11 日在 Nu Space 展出,讨论的是女性平权。

项目策划从一年前已经开始。去年他在成都一档电台广播节目中听到两位主持人邀请嘉宾讨论妇女节,嘉宾提到妇女节已经变味,比如在节日期间,并没有大众提及女权以及女同的问题,而主持人则不敢接话。

“妇女节一些商家在做策划的时候,会以女性消费为课题刻意去渲染一些东西,媒体也会用各种词汇去包装,好像女性的状况已经很不错了。即便现在女性弃婴的比例仍然巨大、遭遇家庭暴力的事件仍然很多,我身边的女性对这些议题似乎也没有什么感觉,即使在微博上刷一刷,那种愤怒也就能维持十几秒或者一分钟。” Artwoca 告诉《好奇心日报》。

他同样想用一场轻松幽默的展览让更多人思考这个问题。由于空间限制,展览只陈列两组作品,第一组是数量巨大的化妆品瓶,名为“Anxiety Cosmetics”(“焦虑牌化妆品”)。Artwoca 把瓶中原有溶液倒掉,加入溶有布洛芬(女性经期止痛药)的透明纯净水,比喻“从外部看没有任何差异,但实际上女性因为时间和外界舆论压力所承受的痛苦”。

第二组则是许多纸盒子,像书一样陈列在展架上,名为”And the truth goes on...”(真理永流传)。盒子上是各类女性心灵鸡汤类书籍的名字,或者一些约定俗成的道理,比如《婚姻是女人幸福的保障》,而盒内则是与此相对的一条事实或实际数据,比如目前女性在婚姻中遭遇家庭暴力的比例。这组作品源于书店里常见的那些女性分类区:《卡耐基写给女生的二十条人生哲言》,或者《三十岁女生要懂得的二十条人生哲言》。

“就比如说整形。这种压力导致很多女孩不去想面貌是否与自身符合,觉得只要完成社会规范下的漂亮就可以,所有女生都是很高的鼻梁、非常尖的下巴、非常大的眼睛。这种在审美层面的无意识其实已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这种好看是符合某种社会规则的好看,但其实好看的标准不应该只有这一种。”

配合盒子内外的真理之辩,Nu Space 的独立书店内也同时单独陈列出一批女性作家与女性内容为主的书籍,包括西蒙娜·德·波伏娃的《第二性》、安·兰德的《一个人》、玛丽·麦卡锡的《她们》、叶莲娜·奇若娃的《女性时代》和毕淑敏的《拯救乳房》等。

Artwoca Projects 的两次展览原本都计划在商场做,但由于议题比较敏感,最终都换到了 Nu Space。这个创意空间成立于 2016 年 5 月,地处成都青羊老城区“少城”内,背靠著名的宽窄巷子,每周有 1 至 3 次音乐演出,有时也会举办艺术展览和影像放映。

从英语专业毕业后,Artwoca 就一直在画廊工作。策展活动之外,Artwoca 会在自己的公众号上更新一些对成都艺术圈和社会公共问题的看法,被认为很“毒舌”。他的打扮也很嘻哈,总是戴着渔夫帽,穿着宽大的 T 恤,再搭上一副文质彬彬的黑框眼镜。在文章中,他喜欢用一大排感叹号来表达情绪。

“如果艺术品高于昂贵的装饰,那么就应当把它视作对其他哲学和政治含义的表达。”在 2 月 19 日的一则微博中,Artwoca 转发了《一个首先看到边界的艺术家: 约瑟夫·科苏斯访谈》中的这么一句话。

题图、配图来自受访者

  • 展览
  • LG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