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纽约时报
  • 罗马帝国
  • 冰芯

罗马帝国的经济情况是怎么藏在格陵兰岛的冰芯里的?

知道了铅污染的连续记录,并不等于知道了古罗马的国内生产总值,没有人能知道它的具体数字,不过这一记录的确能反映古罗马总体经济的健康状况。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由于史学家李维(Livy)所撰写的 107 本关于罗马历史的书籍业已失传,罗马帝国每一年的经济状况似乎已无法重现。即便如此,人们还是在某个最不可能的地方——格陵兰岛中部的一座冰山上——发现了一些跟罗马帝国经济密切相关的东西。

不过,这一记载不是用拉丁文、而是用铅写就的。北欧采矿作业所产生的铅到达格陵兰岛,随后被冲刷进雪中。雪越积越厚,变成了冰,就此保存住了一个可以回溯几千年的记录。

长久以来,格陵兰岛的冰芯一直被用来跟踪全球的气候变化,这一切都记录在冰水的氧同位素中。牛津大学考古学家安德鲁·威尔逊(Andrew I. Wilson)研究的是罗马经济,他发起了一个检测冰芯中古代铅排放量的项目。法国的一个团队曾在 1990 年代开展过这一项目,不过威尔逊博士相信新科技可能会有更为有效的方法,并和内华达里诺市沙漠研究所(Desert Research Institute in Reno, Nev)的约瑟夫·麦康奈尔(Joseph R. McConnell)取得了联系,后者是研究冰芯的权威专家。

格陵兰岛深处的冰芯很难获取,需要钻取三、四年的时间才能到达岩床。不过麦康奈尔博士了解到,由于此前钻机被卡在 6500 英尺处动弹不得,有一块取出的冰芯就这么被晾在那儿了。尽管如此,该冰芯仍是由 40000 年以来的降雪累积而成,看管这块冰芯的丹麦人允许麦康奈尔博士的实验室使用了冰芯上部 1400 英尺左右的一部分,而这一部分所对应的年份是公元前 1235 年至公元 1257 年。

图片版权:PNAS

在实验室中,这段冰芯被截成了长度为三英尺多的芯棒,将其竖着放置在加热垫上,让其从底部开始融化。加热垫上的导流槽会将冰芯中部且最纯净部分融化来的水导入质谱仪中,这是一种可以连续测量含铅量的仪器,就算铅含量低至一百分之一微微克、即一兆分之一克也能测出来。在冰芯融化速度被设置为每分钟融化两英寸后,麦克康奈尔博士的团队发现,罗马帝国时期每一年可获得 12 个测量值。

通过和从树的年轮和火山喷发物中所获得的年表进行比对,科学家们确认了这些冰形成的日期。

知道了铅污染的连续记录,并不等于知道了古罗马的国内生产总值,没有人能知道它的具体数字,不过这一记录的确能反映古罗马总体经济的健康状况。

检测结果已被发表在周一的《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得到的铅含量质谱图是一条波动起伏的线,波峰和波谷正好对应了罗马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在和平繁荣的时期,譬如从公元前 27 年至公元 180 年的“罗马和平”(Pax Romana)时期,铅排放量有所增加。“罗马和平”时期之前的内战期间和罗马皇帝奥古斯都(Augustus)崛起之时,铅排放量也相应下降。而在公元 165 年至 180 年的安东尼瘟疫,以及公元 250 年至 270 年的西普里安瘟疫爆发期间,铅排放量也大幅下降。前一个爆发的瘟疫被认为是天花,后一个的原因依旧不明。

在古罗马,铅被广泛用来制作水烟筒以及用作船身的覆材。它的产量还能衡量中央经济活动的状况,第纳尔(denarius)是古罗马的标准银币,由银锻造而成。而银正是从铅矿石中发现的,将银从铅中分离出来需要用到高温,空气中的铅正是这样来的。在罗马帝国早期,第纳尔的含银量是百分之百。不过从公元 64 年开始,在皇帝尼禄(Nero)的统治下,含银比例下降至百分之八十,并且所有的纯银第纳尔都被回炉重造成纯度较低的银币,国家从中赚取了丰厚的利润。

这些转变恰逢银的产量下降,也许这正是转变的原因所在,且正如格陵兰岛冰芯所记载的,公元 60 年后不久,铅排放量下降。在罗马皇帝图拉真(Trajan)的统治下,公元 103 年至 107 年银产量曾短暂地回升,并用新开采的银去铸造银币,而这一历史事件同样反映于铅污染质谱图中简短的尖峰中,其结束时刻正好是公元 107 年。

正如冰芯所反映的,在公元 235 年至 284 年的帝国危机(Imperial Crisis)期间,铅排放量下降到一个非常低的水平,而这一期间的罗马,在内部失和、外邦入侵、西普里安瘟疫等重重压力之下濒于崩溃边缘。根据铅水平进行判断,自此之后,罗马国内的经济复苏了一些,不过已进入最后的衰退阶段。这一阶段的标志性事件就是公元 5 世纪初罗马军团从英国撤军,以及公元 476 年西罗马帝国崩溃。

威尔逊博士说,经济史学家一直努力想重构罗马帝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但是不得不作出太多的假设。他说:“我不是说铅污染质谱图能够很好地反映国内生产总值,不过它可能是我们能得到的最能反映经济健康状况的指标。”

他和麦克康奈尔博士现正研究冰芯中的铅同位素(不同重量的铅原子)是否有助于识别铅的产地,从而排除掉英国等附近的铅来源——相对于西班牙的力拓河(Rio Tinto)矿场等较为遥远的铅来源而言,前者对格陵兰岛造成的铅污染更为严重。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版权:Andy Mai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罗马帝国
  • 冰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