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贸易
  • 中兴
  • ZTE
  • 特朗普

赶在新一轮谈判前,特朗普说要给中兴一个机会

这发生在中美贸易代表团即将在华盛顿进行第二轮贸易问题磋商前。

休克中的中兴通讯有机会苏醒。

美国当地时间 5 月 13 日早上,特朗普在 Twitter 发文称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起,着手为中兴通讯提供一个快速重启业务的方案。“(对中兴的制裁使)中国失去太多工作岗位。已指示美国商务部完成此事。”特朗普说。

这发生在中美贸易代表团即将在华盛顿进行第二轮贸易问题磋商前。上周末,中兴公告称主要经营活动已经无法进行,但现金充裕。截至 2017 年年底,中兴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约为 334 亿元。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糠 14 日下午表示,“十分赞赏美方对中兴公司问题所作积极表态,正在与美方就落实具体细节保持密切沟通。对于美方关注的一些具体问题,中美双方也在保持密切沟通。”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接受《财新》采访时说,特朗普想要谈判,并且认为对中兴的惩罚是谈判筹码,想要借此获取来自中国的某种让步。

白宫发言人在被问及特朗普的推文时表示,预计特朗普将于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将讨论适用的法律,并根据事实解决涉及中兴的禁令。总之按照白宫的官方说法,这还是商务部自己来决定。

特朗普此举也遭到一些国会议员的批评,他们认为比起中国的工作,特朗普更应该关心美国国家安全以及如何帮助美国公司。美国外交委员会的技术和安全专家 Adam Segal 称“鉴于他在贸易方面对中国的压力,我不理解他在 Twitter 上对中国就业问题的关注”。

我无言以对,”负责监督奥巴马政府助理商务部长的中兴通讯案发起人凯文·沃夫(Kevin Wolf)说。“我很自信的说,从来没有一个总统这样干预过执法事务……这是违反规定的。”

一位接近中兴通讯的消息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中兴已经注意到特朗普的推文,并对这一最新进展表示欢迎。接下来,中兴通讯将在中国政府的指导下继续与包括美国商务部在内的有关各方进行沟通,以促成最终决议。

28 天前的 4 月 15 日,美国商务部以中兴违法向伊朗出口货物为由,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期限 7 年,直至 2025 年 3 月 13 日。

禁令宣布后,中国商务部回应称,将采取必要措施保护中国企业的利益,并说中兴已与数百家美国公司进行合作,为美国的就业创造做出许多贡献。中兴也表示已成立危机应对工作组、全面评估此事件对公司可能产生的影响,并与各方面积极沟通及应对。

美国商务部的一名高级官员 4 月中旬曾对外透露,中兴将有机会向美国商务部递交更多证据。它们已经批准了中兴通讯想要提供更多信息的请求,尽管中兴通讯并没有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但美国商务部已同意随后通过非正式程序接受这些证据。然而在 4 月 20 日的一场只有十分钟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说制裁令使中兴立即进入休克状态。

上周,中兴表示自 2016 年美国商务部给予其高达 11 亿美元罚款的初裁并要求其处罚相关责任人后,自己没能完全按照约定行事是内控出了问题,不是系统性欺诈。

2016-2017 年间,中兴多次发函给美国商务部,表示公司已经启动内部调查和整顿程序,还向美国商务部提供一份 39 人的处罚人员名单。但在今年 2 月,美国商务部致函中兴要求这 39 人现在的职务、职责范围和薪酬情况后,中兴却承认之前几封函件所述内容不实,它只开除其中 4 人,剩下的除了一人之外,其余 34 人都拿到 2016 年全额奖金。

鉴于上述行为,美国商务部才决定激活先前的出口禁令。

在谈论让中兴重启在美业务的当天,特朗普还更新了一条状态,称中美两国在贸易问题上合作的很好,但过去多年来的谈判一直单边有方面有利于中国,因此很难达成有利于双方的协议。但要冷静,一切都会成功的。


题图/《星球大战 IV:新希望》剧照

  • 贸易
  • 中兴
  • ZTE
  • 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