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时尚
  • 皮草
  • 优衣库
  • 瑞士手表
  • 爱马仕
  • 奢侈品

浮华日报 | 过去一周这些时尚新闻你值得一看

我们为你挑选了上周最重要的时尚新闻。

大公司要闻

Lacoste 创意总监离职。

前日,法国品牌 Lacoste 的创意总监 Elipe Oliveira Baptista 宣布离职。他曾在 2003 年创立个人品牌,为 Max Mara 和 Cerruti 工作过。2010 年起担任 Lacoste 创意总监一职,任期内为品牌重塑了“鳄鱼”的形象,并通过与潮牌合作的方式让 Lacoste 再次成为消费者的兴趣所在。

中国和北美增长迅速,Adidas 第一季度业绩好于预期。

周四,Adidas 公布第一季度业绩,期间销售额增长 10%,至 55.5 亿欧元,净利润增长 17%,至 5.42 亿欧元,其中,净利润高于分析师预期,但销售额略低于此前预计的 55.9 亿欧元。按市场分,Adidas 在北美和中国增长最快,分别涨了 21% 和 26%,但旗下品牌 Reebok 的销售额有所下降,降幅为 3%。

上任仅四个月,历峰集团 CTO 宣布辞职。

历峰集团在周四发布的一份简短的公告中称,集团首席技术官 Jean-Jacques Van Ooste 出于“个人原因”,在五月初正式辞职。去年九月,历峰集团在其执行委员会中增设了 CTO 的职位,曾在联合利华工作过的 Jean-Jacques Van Ooste 于 1 月 1 日正式上任,被寄予加速该集团的数字化进程的希望。

H&M 集团宣布在 2020 年之前停止使用动物毛皮。

H&M 集团在日前宣布,将于 2020 年之前,旗下品牌停止使用动物毛皮。这次宣言是 H&M 集团与动物保护组织 PETA 协作的结果,H&M 因此成为继 Marc Jacobs、Michael Kors、FURLA、STELLA McCARTNEY、Gucci、Versace 之后,又一个弃用动物毛皮的时尚品牌。

日本潮流生活方式杂志 POPEYE 前总编辑木下孝浩加入优衣库总部管理层,负责品牌行销和推广。 

5 月 1 日,在迅销集团的一份公告中宣布,日本潮流生活方式杂志 POPEYE 前总编辑木下孝浩将加入优衣库,负责品牌行销和推广。柳井正说,为了让优衣库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全球品牌,信息编辑能力比过去任何时候都重要。有日本媒体认为,从编辑转行品牌管理,这是不常见的转职。

爱马仕第一季度业绩增长了 11%,亚洲市场贡献最多。

爱马仕表示,2018 年第一季度业绩增长 11%,营收达 13.94 亿欧元。从地区看,所有的市场都实现了增长,除日本外的亚洲市场增长最强劲,为 16%。从品类看,爱马仕集团旗下的所有业务部门都实现了增长,成衣和配饰部门大涨了 17%,皮具部门增长了 8%,香水业务则大涨了 16%。

欧莱雅收购韩国品牌 Stylenanda。

欧莱雅集团正式收购韩国时尚及美妆品牌 Stylenanda,该交易的具体条款没有透露。Stylenanda 成立于 2004 年,旗下主要的彩妆品牌为 3CE,占公司业务的 70% 以上。去年,Stylenanda 的收入为 1.27 亿欧元,公司有 400 多名员工,在韩国、日本、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大陆地区均有业务。欧莱雅集团在一份声明中称,Stylenanda 可以激发韩国和中国等地区千禧一代消费者的购买欲。这也是集团第一次收购韩国美妆品牌。

Esprit 计划关闭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所有门店。

Esprit 在向香港证交所提交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盈利,决定在 2018 年底之前退出该市场。这意味着它将关闭 67 家门店,辞退 350 多名员工,此举将为公司节省 2 亿港币的一次性成本,有利于专注于其它亚洲市场。

受益于中国大陆及香港市场,Moncler 第一季度营收增长了 20%。

Moncler 称,今年第一季度的收入为 3.32 亿欧元,略高于预期。按地区分,Moncler 在亚洲的销量大涨了 27%,主要靠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的销量拉动。截止至三月底,Moncler 在全球一共有 205 家门店。

一种观点

We’d rather go naked than wear fur

photo:PETA

关于的皮草的争论没有停止。在越来越多的品牌宣布不再使用动物皮草制品的同时,皮草支持者们从人造皮草的可持续性、皮草行业遭打压之后对经济的影响角度出发,提出了质疑的观点。

皮草支持者们指出,人造皮草并非是长久的可持续选择,因为它通常是由丙烯酸制成(一种由不可再生资源制成的合成材料),在填埋过程中这种材料要花费数百万年才能完成降解,相比之下,动物皮草只需要几年便可生物降解。

今年 1 月,国际毛皮协会(International Fur Federation)发布了一则关于工厂如何制作人造皮草的视频,当中指出以石油化学材料制作而成的人造皮草会排放出微纤维,这对环境会造成破坏。IFF 还强调动物皮草其实比人造皮草更加可持续发展,更加环保,IFF 美国副总裁 Nancy Daigneault 表示,希望通过视频能打破人们对动物皮草的误解,“大部分人都没注意到动物皮草及其处理方法(如基于循环经济的农场养殖、完善的皮草回收系统)的可持续发展性。”

“以石油为基础的人造皮草产品与环保概念完全相反,它们难以降解,对土壤、野生环境会产生危害。”美国皮草信息委员会的主管人 Keith Kaplan 说道。

Kaplan 还称,捕获像狐狸、海狸和土狼等野生动物(约占贸易的 15%)有助于管理野生动物的数量,并为许多土著社区提供了持续性的生计。

从生态学角度出发,动物皮草作为一种天然产品似乎是有利的,但很快,反皮草人士对此提出反驳。

“用农场饲养的动物皮毛来生产一件真皮草所需的能量大约是生产一件人造皮草服装的 15 倍。” PETA 组织说道,“为了防止腐烂,真皮草需要进行化学处理,因此它也并不容易降解。而且上面的化学物质也会造成土壤污染。”

另外,如果皮草行业继续被打压和抵制的话,那么这对某个国家或地区甚至家庭个人而言将造成不小的经济损失。

英国皮草贸易(British Fur Trade)首席执行官 Mike Moser 就人道协会提出英国应该出台皮草禁令的观点反驳称,这对正处于脱欧时期的英国经济会造成不利,“为什么要禁止一个合法合规,一个欣欣向荣和应当自由选择的行业。我们可能会失去一个价值 1.62 亿英镑的企业,这毫无疑问会影响就业。”

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也曾就皮草问题对《纽约时报》表达过相似的看法,“说不要皮草很容易,但这是一个行业。如果打压皮草行业,谁来支付和补偿那些失业工人?那些极力反皮草的组织,又不是比尔盖茨。”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全球皮草销售值达 300 亿美元,依旧还有人会购买皮草,尽管人们对待皮草的态度不一,但皮草的消费市场似乎并没有变得惨淡。

Hublot 与杜勒曼大学签约

photo:Hublot

瑞士制表行业正在试图通过赞助学校奖学金和社交媒体来接近千禧一代消费者。

随着智能手表、手机的普及,瑞士制表行业经历了近两年的衰退——这也是瑞士制表行业自记录以来最长时间的衰退期,该行业正在积极寻求接近千禧一代消费者的方式。

目前,像是 Corum、Hublot 这样的传统奢侈品牌,通过资助私立学校的方式来获取年轻人的关注。

Hublot 把价值接近半年学费的钟表,挂在杜勒曼大学校园内。它设计了带有学校标志的手表,供师生们购买,今年,该校的毕业生还将收到 Hublot 提供的新款智能手表。

根据德勤的一项调查,Hublot 的 CEO Ricardo Guadalupe 正在考虑在美国推出相同的策略。他说,在美国,有五分之一的年轻人佩戴手表,私立学校的学生毫无疑问就是潜在的消费者。

这部分年轻人看起来很难对付——他们的喜好瞬息万变,习惯于网上购物,把大量时间花在社交网络上。但对于瑞士制表商来说,面对数量庞大的这部分消费者,他们别无选择。

过去,瑞士制表商们曾寄希望于中国消费者,但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曾作为昂贵礼物的手表在中国的销量屡屡下滑,欧洲的恐怖袭击也加剧了中国旅游消费的减少。

巴黎银行奢侈品行业分析师 Luca Solca 称,瑞士制表商们正在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试图追赶上年轻一代的消费者。

手表品牌们采取了相似的策略:今年 3 月,Patek Philippe 开设 Instagram 账户,IWC 和 Audemars Piguet 加入了微信。

他们还推出了价格较低的机械表系列,聘用更年轻的代言人,并加大了对电商的投入。比如 TAG Heuer,它推出了智能手表,起用 Chris Hemsworth 代言,Tudor 签下了 Lady Gaga,Montblanc 选择了杨洋。

不过,伦敦第一银行的分析师 John Guy 对制表商们的提出了警惕——他们应该小心过于激进的营销。因为把产品推向不成熟的消费者,这意味着可能稀释品牌的价值。


题图来自:H&M

  • 皮草
  • 优衣库
  • 瑞士手表
  • 爱马仕
  • 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