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三七女生节”他抗议了男生乱表白,结果发现这个世界比乱表白还要不堪

尽管距离 3 月 7 日已经过了近两个月,但直到现在,陈宇依然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张照片会引发这么多无法意料的事。

3 月 7 日女生节,中国一些高校里照例会多出很多横幅——男生们在这一天会对同系同专业或者同班的女生集体表白。你可以把它理解成是男生们一次调皮的玩笑,偶尔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

在山东大学威海校区,这天能看到的横幅一如既往。

“来自你眼神的信号,让我的心跳到了高频——致 16 级通信一班全体女生。”
“思美不学力热光电,物院全是沉鱼落雁——17 级应用一班美男宣。”
“班规:1、在班里女生永远是对的;2、如果女生错了,全体男生参考第一条。——祝 16 级软件二班全体女生节日快乐。”

还有用数学公式的表白横幅

每个横幅的前方,都有学生拿起手机拍照上传。

当天中午 12 点,陈宇在 QQ 空间里看到一个横幅照片觉得不那么舒服,问了几个同学,感觉也一样。这个横幅上写着:“你们的孩子可以有 26 或者 27 个干爹——致 17 级通信 1 班全体女生”。

山东大学威海校区横幅

下午 4 点左右,陈宇跟三个朋友到了横幅底下,一共三个人在前方比一个 “嘘” 的手势,并举着一个写上 “这是性骚扰” 的标牌,另一位同学帮他们拍了照。

陈宇把他和另两位当事人的脸用橘猫头 P 掉,接着把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

麻烦来了。

陈宇是个性别和 LGBT 议题关注者。曾经在各种场合里表达自己的意见:在课堂上如果听到老师说“同性恋是病”——他是会给老师写信抗议的。他还参与了一个关注性别议题的兴趣小组,调查校园内女厕的排队状况、询问大学生们对性少数的看法,举办过“阴道独白”的剧本朗读会。在以往的活动中,陈宇拍过视频、举过标语拍照,各种形式都做过。

这一次也没有什么两样。

陈宇上传照片到朋友圈之后没多久,女权之声的创始主编吕频,看到了这张照片已经在一些朋友圈里流传,就把这照片转发到个人的微博。

这个谈不上有多活跃、只有 5.7 万粉丝的微博居然就火了,不到 24 小时引来 4291 条以上的评论,截至目前,这帖子已经有 7000 多则评论,成为她所有帖子中最热的一个。

吕频微博

“当天有很多消费女性的横幅,真正有女权声音的很少,许多人是在网络上评论这些横幅,但没有人真的用行动干预,清华大学就发过一个 ‘大三紧一紧、大四就松了’ 的横幅,也有人很气愤,但没有任何人到现场抗议。这也就是为什么陈宇的照片会有这么多人转发,他把一个口头的批评变成一个实际的行动,并且直观展示出来。” 吕频说。

吕频认为这张照片会广泛流传,包含她自己转发,主要原因在于照片本身存在着两个冲突的立场,一旦人们看见,可能就会促使人们评价并且习惯性地 “站队” 。

这边陈宇也发现在 QQ 空间中不少校内同学开始转发他拍的照片,然后发现除了微博,知乎、豆瓣、虎扑等评论空间,越来越多人讨论这张照片。

眼看着抗议照片成为众矢之的,陈宇的朋友开始感到不安,虽然支持的声音也有不少,但负面评论也越来越多:质疑这横幅跟性骚扰没有关系,质疑他们的思想才龌龊,他们 “沽名钓誉”, “破坏山东大学的声誉”……然后就是网络暴力的最后阶段,“人肉”。

在这个事件之前,陈宇本来打算跟朋友在三八妇女节当天一起进行一个快闪的活动,他们为此排练了一整周的时间,但是就因为抗议横幅的舆论开始发酵,又面对 “人肉” 的威胁,他们认为风险变大,只好取消了。

陈宇这时还算淡定,但对于争论方向会从性骚扰,转成护校情结感到有些意外。直到现在,陈宇都不认为自己当时拍照时,会对网上的反应会有什么预期,“因为我压根没想过这个会得到大家的关注。” 至少,过往他做了类似的事情时也没得到什么关注。

在许多回应当中,陈宇注意到一些校内同学要他公开道歉,但他认为自己完全没有做错事,并不需要道歉,反倒是他希望针对网友们所提出的种种质疑,发表一个公开声明,进一步解释行动背后的动机与原因。

3 月 8 日妇女节当天,陈宇与朋友们创了一个微博账号名为 “山威女权横幅” ,并且发了唯一一则帖子,这则帖子上写着:“大家好,我是照片中 3 名学生中的一个,鉴于有人号召人肉我们,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困扰,抱歉还是采取了匿名的形式。以下是我们想对这个风波的正式回应。” 接着,除了标注一些他们认为可能会关注此议题的账号之外,就是他们彻夜写的公开信。

这封公开信阐述关于风波的起由,接着将网络上的评论分成四个问题回应,分别是:1.那条标语是不是性骚扰、2.我们公开曝光的方式是否妥当、3.以及进一步,大学生应该用什么方式度过三八节、4.以及更进一步,要不要女权,应该用什么方式唱扬女权。

文章确实清楚解释了三位当事人的思考以及动机,也以相当大的篇幅陈述了关于性骚扰这件事到底是如何构成的。“有人说这些男生的动机是好的,很抱歉,性骚扰与否看的是言行,是结果,不是动机。”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文章看得出陈宇与当事人,对于网络上的愤怒略感不安,他们在文章的开头还特意表达了:“我爱山威,但我更爱真理”,此后补充道:“有些网友把批评指向了学校,这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其实,我们希望外界看到的,我们的学校,有开放争论的氛围,有纠正错误的能力,这些都是可以向所有人示范做榜样;而不是对于批评过度反弹,只想抵销批评。”

然而,这篇声明刊出之后,很快地就引发关注,累积 1.7 万次转发,并达到 743 万次阅读量,但这并没有减少愤怒。有些网友在声明的微博的底下给出一些威胁性的评论,像是:“你再敢引战,你确定能活到下周五吗?你还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谁吗?你是哪个班哪个人、什么名字,全是被人举报的,但凡学校不保护你,你就离自杀不远了。”

公开声明底下的评论

不过,陈宇直言发完回应之后,觉得自己的心情舒缓许多,一部分是因为原先都是校内 QQ 空间讨论,放到了公共平台之后,的确开始看到更多关于此议题的讨论,当中也不乏一些比较有建设性的讨论,像是对性骚扰的定义进一步阐释,当然,也有人开始在评论中强调,就算不赞同陈宇他们的抗议言论,可以表达意见,但也应该给予尊重。

如果就吕频观察个人微博底下的回应,她则认为基本上正、反是一半一半,这并不是个特别糟糕的情况。“起码我的微博,反对他的人也没有真正占上风。”

吕频同样也注意到有非常多校友一涌而入,他们持续在除了这篇微博之外的每一篇帖子底下持续攻击,“连无关的帖子都来闹,这其实是骚扰了”。

陈宇自始至终都没能想到这张照片会引来有关诋毁学校声誉这样的指责,他的朋友们也因为接连地看到危害人身安全的言论,开始产生恐惧的情绪,不敢再穿与照片里一样的衣服出门。

但事情还没完。3 月 9 日下午 2 点,也就是陈宇与友人发表公开声明的隔天。陈宇收到了辅导员的来讯,邀请他一同谈话,聊一聊横幅的照片以及声明信。陈宇当时正在宿舍睡觉,大约下午四点左右,辅导员前往宿舍询问。

关于这个事件的谈话,一共持续三天,从 3 月 9 日一直到 3 月 11 日,每次谈话都超过三小时,并且其中两天还是在周末期间。

辅导员跟陈宇说明自己的来意,并说已经看到网络上一些关于学校以及对陈宇的负面评论,希望他不要再发任何一篇新的文章,免得后续的舆论无法控制,建议他把网上的声明删除。当天,陈宇只答应先停止再发任何声明,但对于是否要删除公开声明,他认为没必要。

接下来的两天谈话,陈宇被告知他过往所参加的关于性别之类的活动与兴趣小组,违反了校规,并且说明公开声明的帖子已经达到 “舆情二级” ,学校必须处理这件事,如果接下来没有删除微博,警方可能会介入这件事。

第三天,辅导员通知了陈宇的父母,他们情绪要更紧张,希望他能够听学校的建议,赶紧把帖子删除。

在三方多次来回沟通之后,陈宇希望学校让他考虑到当晚的 9 点钟,在此之前,陈与和友人们讨论了此声明是否应该删除的事情。最终,评估种种因素之后,他们决定删除此篇文章。

从 3 月 7 日的照片曝出,这已经是第 5 天。

除了陈宇以及当事人,整起风波还引起周瀚的注意。

起先周瀚只认为这是一个很小的事情,但他身边却有同学反应非常激烈,在群里直说陈宇他们是在抹黑学校,也打算进行人肉搜索。

周瀚对此事件的发展产生好奇,他很快地就联系上陈宇进行采访,并且在 3 月 12 日发表一篇报导《女生节横幅下的年轻人:哗众取宠还是勇敢发声?》

周瀚说自己相信陈宇他们并非无的放矢,但他也认为面对不同意见,人们确实可以质疑动机,但应该理性讨论。

在采访过程中,周瀚多次试图联系贴出横幅班级的几个同学,但对方说他们班的班长、团支书已经开过会表示,接下来不要任何一个同学再提及此事,其中还有同学建议周瀚也别介入此事。

3 月 13 日上午,周瀚也被辅导员找去谈话,指出他这篇文章中不够严谨的问题,并且希望他删除文章。

谈话之后,周瀚当天删除了文章,他认为自己匆忙写就的文章,确实存在问题——尽管他认为这篇文章不是非删除不可,但考量到未来大规模传播后,可能带来的麻烦就把文章删除了。

据周瀚说,在他被谈话之后,他们班上的班长以及团支书也被找去谈话,并说这个敏感文章发布之前应该先行告知。

事实上,周瀚也有意识到自己的文章可能会带来误解,因此报道发表后,又刊出一篇解释性的声明,但在之后也一并删除。

尽管许多与事件相关的声明都删除了,后续事件没有更多进展,一切看似告一段落。但网上的舆论并没有就此打住,在知乎、豆瓣、虎扑以及 QQ 空间都还是能看到关于此事件的讨论持续累积。陈宇认为讨论是可以的,但许多关于人身攻击等评论,都令他备感困惑。

从 3 月 7 日开始,陈宇因为整个横幅事件的发展走向一个不可预期的状态,而长期失眠,在这当中,他一直试图思考为什么一起单纯的抗议横幅事件会引发这样的风波,当中的问题症结点到底是什么。

尽管如此陈宇自始都没有后悔过发出了这样抗议的声音,也写出关于他如何看待性骚扰的声明。

当陈宇在与学校进行沟通时,他建议学校可以借此机会,进行对反对性骚扰的机会教育与公告,但要如何控制舆论不要失速这件事,终究还是超过他心中认为最重要的事。

如今,距离三七女生节横幅事件过了近两个月,此事件牵涉到的大部分学生已经选择消声,就连拍照的另外两位当事人,也表明再也不愿意提起这件事。


(应采访对象的要求,文中陈宇与周瀚皆为化名)

题图来自陈宇

  • 山东大学
  • 三七女生节
  • 横幅
  • 性骚扰
  • 吕频
  • 长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