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诺贝尔奖
  • 瑞典学院
  • #MeToo
  • 性骚扰

受到性骚扰丑闻的影响,今年诺贝尔奖可能延后不颁发

至于是否确定延后办理,瑞典学院之后才会公开说明

由于去年底所爆发的性骚扰丑闻,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很可能不会颁发,这是 70 几年来从没发生过的事。

自从 1901 年开始颁发诺贝尔文学奖以来,只有过 7 次停发(1914 、1918、1935、1940-1943),主要都是受到世界大战的影响,最近的一次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根据瑞典电台(Swedish Radio)的报导,负责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学院(Swedish Academy)表示,由于风波不断,使得内部不得不考虑延后颁发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日前已经公开请辞的的院士皮特·恩格伦(Peter Englund)告诉瑞典电台:“考虑到瑞典学院目前的处境以及奖项的情况,最好是将其延后一年。”

对于是否确定延后,这消息尚未完全确定,瑞典学院临时常任秘书安德斯·奥尔森(Anders Olsson)说:“我们正在考虑这件事,会尽快让大家知道。”

事实上,真正重击瑞典学院长期以来所累积的良好声誉,并使学院陷入停摆的事件,除了性骚扰丑闻之外,主要还是来自内部人事的动荡,就连现在公开向媒体发言的安德斯·奥尔森也是最近才刚接任的人,在他之前的秘书是萨拉·丹纽尔(Sara Danius)。

萨拉·丹纽尔为知名的瑞典文学评论学者,她在 2013 年 12 月 20 日正式获选至瑞典学院,并于 2015 年 6 月 1 日开始担任常任秘书。也就是说,这次的风暴袭来之前,她已经为瑞典学院担任发言人将近 3 年。她是第一次首位担任瑞典学院的女性发言人,也是近几年公众所熟悉的面孔。

“这件事已经严重地影响到诺贝尔奖,这真的是个大问题”,此前萨拉·丹纽尔情绪激动地告诉媒体,在此之后,她也宣布请辞。

萨拉·丹纽尔并不是第一个因为风波而请辞下台的瑞典学院的人员。4 月 6 日,评选诺贝尔文学奖的院士,包含克拉斯·奥斯特格伦(Klas Ostergren)、谢尔·埃斯普马克(Kjell Espmark),以及皮特·恩格伦(Peter Englund)全都已经先行请辞。

据《纽约时报》报导,因为瑞典学院的危机越演越烈,使得瑞典总理斯蒂芬·劳文(Stefan Lofven)不得出面发表看法,“该如何恢复信任以及尊重取决于学院的决定...,这对瑞典来说非常重要,因此这个机构得顺利运作。”

整起风暴源于去年 11 月,瑞典媒体《每日新闻》爆出一则新闻表示,有 18 名女子出面指控现任院士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Katarina Frostenson)的丈夫让·克劳德阿尔诺(Jean-Claude Arnault)在 1996 年到 2017 年间,多次对女性进行性侵与性骚扰。

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与让·克劳德阿尔诺还经营了一个名为“论坛”(Forum)的社交俱乐部,这个俱乐部获得了瑞典学院的资金赞助。

《每日新闻》也同时爆出,让·克劳德阿尔诺过去曾七次提前泄漏诺贝尔奖的名单。

伴随着 #MeToo 运动的气势越来越大,开始有不少人要求瑞典学院要介入调查,并适时给予惩戒。瑞典学院也赶紧切断与“论坛”的所有关系。

面对瑞典警方的调查,让·克劳德阿尔诺坚决否认,不过他的院士妻子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因为受不了外界指责,也在 4 月 12 日正式请辞院士一职。

原先共有 18 名终生制的院士,此前有 2 名院士宣告不再参与院内事务,如今又走了 5 位,只剩 11 名。一群原先在文学界令人景仰的群体相继出走,对瑞典学院带来的震撼,并不亚于性骚扰丑闻的冲击。

安德斯·奥尔森被媒体问及要如何恢复声誉,他回:我不知道,但我们必须多加沟通“。

安德斯·奥尔森确实点出了目前瑞典学院危机就在于院士们之间分崩离析,以及例常事务的停摆,以致于缺乏有效的沟通。

据路透社的报导,就在性骚扰丑闻之后,瑞典经济犯罪局(Swedish Economic Crime Authority)目前也针对与瑞典学院有关联的金融犯罪行为,开始着手调查。但关于案件的最新消息,警方与学院都尚未进一步发表声明。

尽管延后的消息尚未完全确定,但接连的丑闻,外加院士出走潮,显然已经让瑞典学院面临了百年以来最低声誉与信任度。



题图来自 Peter Clark@flickr

  • 诺贝尔奖
  • 瑞典学院
  • #MeToo
  • 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