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债务
  • IMF

全球债务高达 164 万亿美元,比 2007 年金融危机爆发前还多 40% | 好奇心小数据

发达经济体占全球债务的绝大部分。而新兴市场经济体,如中国、印度、巴西等,则是对全球债务增长起了主要作用。

过去十年里,世界各国的私营部门和政府债务都大幅增加。到 2016 年已经达到 164 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 GDP 的 22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本周三(15 日)举行的华盛顿春季会议上披露这一数字。

当今经济社会中,债务无处不在。政府因修路建桥、事业费用支出而举债,都属于政府债务。私营债务则包括居民消费、私营公司举债等。

具体而言,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已达到了 GDP 的 106%,这在二战以来尚属首次。在新兴市场和中等收入经济体,债务与 GDP 之比平均达到 50%,已经接近 1980 年代债务危机时的最高水平。

IMF 财政事务部门总裁 Vitor Gaspar 接受采访时表示 164 万亿美元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如果跟 2007 年金融危机时比,164 万亿是当时债务的 1.4 倍。

全球债务有一半是由三个国家所占,依金额高低分别是美国、日本和中国。其中中国的债务规模从 2001 年的 1.7 万亿美元跃升至 2016 年的 25.5 万亿美元。

“与 2009 年的高峰相比,目前全球债务占 GDP 比重又增加了 12%,而中国是一个推动因素。”IMF 在本月发布的另一份财政监测报告里称。

在十年前那场一举蒸发全球数十万亿美元资产的金融浩劫过后,美国、欧洲、中国及其他一些发达经济体,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刺激经济增长,IMF 也在此后的一系列报告中对全球经济前景给予乐观预期

但随着债务规模高企,各国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美国财政刺激政策缓解以及中国 GDP 增速可能持续放缓,IMF 认为现在应该谨慎扩大债务,“多年来极低的利率,资产价格波动性风险的累积,以及金融系统的脆弱性,全球经济增长面临风险”。

IMF 已经下调全球包括美国、中国、日本、欧盟 2019 年 GDP 增速预期 0.2%-0.3% 不等。

金融危机后,各国政府实行低利率的量化宽松政策,助涨政府部门债务规模

在全球债务增长中,政府债务起了重要作用。

政府债务占 GDP 比率在过去五十年里持续上升,已经超过二战和 2007 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这主要是受到美国的影响。2007 年以来,美国政府债务从 9 万亿美元飙升至 2017 年的 20.2 万亿美元。

在税法修订和两年期预算协议实行后,IMF 预计美国社会经济扩张会持续到 2020 年,未来三年总体赤字超过 1 万亿美元,并且悲观的估计美国政府债务在 2023 年达到 GDP 的 117%。为此,Vitor Gaspar 在会议上对美国提出特别批评。

“高额债务使政府融资容易受到市场情绪突然变化的影响。另外,倘若发生经济衰退或金融危机,高额债务会限制政府为经济提供支持的能力。 ”IMF 在报告中警告。

不过路透社专栏作者 Jimmy McGeever 提出,IMF 的警告有些“空洞”。McGeever 认为,首先是 IMF 及全球金融机构自己希望,各国政府和企业能在金融危机后靠更广泛的借贷刺激全球经济增加。

这件事也的确正在发生。十年来,全球利率一直处于 1% 左右甚至更低的负利率,各国央行已将超过 10 万亿美元的量化宽松计划投入全球金融体系。美国直到 2014 年才宣布结束量化宽松,并开启缓慢的加息周期,目前美国联邦基准利率为 1.5%,欧元区和日本分别为 0% 和 -0.1%。

“总的来说,现在世界金融体系比 2007 年更强劲,”路透社说,“在 2008 年后的几年里,政府决策者最大的恐惧是对信贷缺乏信心。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较高的负债反映了政府、公司和个人的信心持续增加。”

它还提出,保守的观点认为,借贷必须得到控制,以避免货币贬值以及继而产生的通货膨胀。但如果汇率和通胀风险得到控制,债务风险将得以控制。日本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上债务与 GDP 之比最高的国家,达到 250%,但其债券收益率和利率一直是世界上最低的。

美国经济学会《经济展望杂志》总编、经济学家蒂莫西·泰勒(Timothy Taylor)则认为如果债务扩张推升资产(股票、地产)价格,那么债务水平降低时,资产价格也将相应缩水,从而使政府或企业、个人偿债能力变弱,加剧金融紧缩,导致经济增长更进一步放缓。

2007 年来全球增加 48 万亿美元债务,中国占了 20 万亿

在 164 万亿美元的全球债务中,发达经济体占全球债务的绝大部分。而新兴市场经济体,如中国、印度、巴西等,则是对全球债务增长起了主要作用,尤其是中国。

中国也意识到债务比例过高的问题,“去杠杆”一词 —— 即减少债务的过程 —— 成了政府监管机构和媒体口中的热词,但债务依旧居高不下。在 2007 年以来的全球债务增长中,中国一个国家就占了 43%、约为 20 万亿美元。

目前,中国私营部门,包括各类企业和居民部门债务占 GDP 比例,远远超过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

中国银保监会主办的《金融监管研究》在 2016 年年末的一篇论文中提到,截至 2015 年底,中国债务总额为 168.48 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 249%。其中,非金融企业部门,包括钢铁、化工、煤炭、地产等传统行业的杠杆率高达 156%,远超 90% 的全球警戒水平。156% 杠杆率相当于非金融企业在只有 100 亿元资本的情况下,举债 56 亿元,最终获得 156 亿元资产。

这是万达、海航曾经最擅长的资产扩张手段。

更微观的家庭部门负债比率也在上升。如果用家庭债务占到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例计算,过去十年间,债务收入比从 18.5% 增长到了 77.1%。在这些飞速增长的债务中,房地产贷款占比可以达到 70%。

从 1998 年暂停福利分房制度开始,贷款买房基本上就成为了每个中国人人生中必然要面对的一个挑战。而随着房价越来越高,以及越来越多中国人开始买房,住房贷款总额也飞速扩大。2006 年,这个数字还只有 1.99 万亿,2015 年末就达到了 14.18 万亿元。

目前中国的房屋贷款水平已经接近美国 2007 年的水平。整体攀升的家庭债务开始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财经》援引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的说法,“其实家庭债务风险可能比企业债和地方债风险还应引起关注”。

房屋贷款并不是唯一快速增长的家庭债务种类。根据央行数据,截至 2017 年 10 月底,短期住户类消费贷款由 2010 年 1 月的 6821 亿元增长至 2017 年 10 月的 65594 亿,涨幅近 10 倍。

所谓短期消费贷款指的是用于装修、旅游、留学、消费等用途的贷款。以招商银行为例,个人可以通过抵押房产来申请个人消费贷款,其宣传口号中写着:“把您的房产变成提款机,尽情享用!”而近年来,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甚至是现金贷这样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不断出现,也助长了家庭短期消费贷款的增长。

苏宁金融研究院指出, 过高的家庭债务会使得未来的家庭消费缩减。在对外出口、固定资产投资这些过去中国经济极度依赖的增长手段开始变得不那么有效的时候,一旦家庭消费缩减,也会对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多数发达、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发展中国家应促使赤字和债务稳步下降。它们还应实施财政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增强人力资本和实体资本,”IMF 在报告中说,“没有人能准确预测国家经济的兴衰,但谨慎和成功的政府会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风暴。”

制图/冯秀霞

题图/《大空头》剧照

  • 债务
  • IM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