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抽象派
  • 艺术家
  • 讣告
  • Gillian Ayres

著名抽象艺术家吉莲·艾尔斯去世,她的画看起来肆无忌惮

和其他抽象画家一样,她不会去讨论她的作品所蕴含的意义——如果确有意义的话。她强调说,她只考虑画的形状、空间和颜色。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吉莲·艾尔斯(Gillian Ayres)是英国抽象画派的领军人物,她的一生都在追随着美的脚步,也正因此,她作画多运用富有感染力的色彩,她会往画布上涂抹厚厚的油彩来制造纹理,偶尔还会往上面投掷颜料。她于上周三在英国北德文郡逝世,享年 88 岁。

据她的儿子山姆·芒迪(Sam Mundy)透露,她死于心肾功能衰竭。

2001 年,她在《卫报》的一次采访中说:“绘画是一个可见的、无声的媒介,不过我很爱这种媒介,而且深深地为之着迷。”

她着迷于颜料——不仅迷恋它的手感,还痴迷于用它来作画。60 多年来,她用双手、画笔、纸箱的某些部分以及刷子画出生动的图像,其中,一笔一画莫不经过精心组织,从而创作出杰出而不凡的作品。她经常会在画画过程中停下来,一边凝视画布一边构思着画的形状和空间。相较于真正动手画画,她构思所花的时间更多。

在三年前的一次采访中,艾尔斯回忆了年轻时候整晚作画的光景。

“以前的我有点疯狂,”2015 年,她在佳士得拍卖行的一篇关于她的文章中说道。“我简直像是停不下来一样。现在我不那样了,不过我还是整天地作画。我不要有什么烦人的约会打断我,牙医预约什么的统统不要!”

艾尔斯 1984 年的油画作品《Dance of the Ludi Magni》

晚年的时候,艾尔斯还会不顾危险地爬上梯子,她的双手满是颜料,准备在巨大的画布前“大施拳脚”。

和其他抽象画家一样,她不会去讨论她的作品所蕴含的意义——如果确有意义的话。她强调说,她只考虑画的形状、空间和颜色。

“人们喜欢去解读一幅画,我不希望他们这么做,”2015 年,她在《金融时报》的采访中说道,“我希望他们单纯地看画就好。因为画只和视觉有关。”

吉莲·艾尔斯 1930 年 2 月 3 日出生于伦敦。她父亲是一家制帽厂的合伙人,客户包括英国军队。她的母亲是一位家庭主妇,婚前名为弗洛伦斯·布朗(Florence Brown)。她曾在伦敦的一个防空洞上过一段时间的学。

1943 年,她进入一间女校学习,在这期间,她阅读了介绍梵高、高更、塞尚和莫奈等人的书籍,而她也就这样迷上了画画。16 岁的时候,她不顾反对,坚持要去艺术学校上学,并被位于伦敦、现在名为坎伯韦尔艺术学院(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s)的学校录取。

由于不满于僵化式的教学,在毕业考试前夕,她离开了学校。她在巴黎找了个酒店服务员的工作,后来返回伦敦进入了一家艺廊,和她在坎伯韦尔认识的画家亨利·芒迪(Henry Mundy)一起共事。他们于 1951 年结婚,并于 25 年后离婚。

艾尔斯 2017 年的作品《Byblos》

1950 年代中期,艾尔斯是抽象绘画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和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一样,她把画布放在地板上,往上面泼洒颜料。

2010 年,她对《电讯报》说道:“我想弄清楚,而且是着迷一般地想弄清楚——为什么画布会作为绘画的区域、人在这个区域能画些什么东西。”

和艾尔斯同期活跃于英国画坛的还有霍华德·霍奇金(Howard Hodgkin)和维克多·帕斯莫尔(Victor Pasmore)等抽象画家。1995 年,她向《独立报》透露,1950 年代早期,一位她很敬佩的艺术家前辈罗杰·希尔顿(Roger Hilton)给她写了一张便条,在随后的几十年中,她经常会拿出来看。它描绘的是那位抽象画家通往未知的旅程,而他所具备的不过是创造色彩、形状和空间的能力。

便条写道:“他能利用这些工具打造出一叶扁舟,不仅能将他载向更远的海岸,而且在其他人、一整个舰队的协助下,最终也将人文载向更远之地吗?”

而艾尔斯的旅程通往的则是男性远多于女性的英国抽象艺术领域。

“除了她以外,当时没人会做一些冒险或者不羁的事情,把颜料丢掷到画布上这类事情只能在美国找到例子,”艾伦·克里斯蒂亚(Alan Cristea)在一次电话访问中如此说道,他位于伦敦的画廊代理了艾尔斯的画作,“不过她拒绝被划分为女艺术家,她觉得那种划分很愚蠢。”

不过,他补充道,“她成了年轻一代女性的楷模。”

她的作品曾在欧洲进行过大规模的展出。1985 年,当她的作品在曼哈顿的诺德勒画廊(Knoedler Gallery)展出时,《纽约时报》的评论家约翰·拉塞尔(John Russell)称赞她为“如酒般浓烈醇厚、大胆进取、永不妥协的画家。”

艾尔斯 2017 年的木版画《Dendera》

他随后写道:“她将这一媒介发挥到了极限,她的画作不论大小、无论方圆,都散发出一种肆无忌惮的光辉。”

艾尔斯曾在伦敦的圣马丁艺术学院(St. Martin’s School of Art)和汉普郡的温彻斯特艺术学院(Winchester School of Art)执教,她还是后者绘画学院的院长。

她以前的学生、《电讯报》的艺术评论家马克·哈德森(Mark Hudson)在上周五的一篇文章中回忆了艾尔斯的影响力。

他写道:“她来了短短几个月之后,很多人就停止漫无目的地画风景画,而开始创作姿态风格的、艾尔斯式的大型抽象画——而这种转变更多的是因为艾尔斯人格上的魅力,这不是哪种系统式教学可以办到的。”

除了儿子山姆外,艾尔斯还有一子——吉姆·芒迪(Jim Mundy)以及一个孙女。在离婚后的大部分日子里她仍和前夫住在一起。

大约一年前,由于疾病,艾尔斯不得不停止作画。

“在我内心深处,我一直很清楚,到了她画不动那天,离她走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山姆·芒迪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道,他本人也是一位抽象艺术家。“因此,她在不能画画后,过了一年才走,我还是很意外的。”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版权:Neil Libbert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抽象派
  • 艺术家
  • 讣告
  • Gillian Ay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