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Top 15
  • 纽约时报
  • 隐私
  • 数据
  • Facebook
  • 扎克伯格

为何即便你不在Facebook上,它一样可以利用你的数据?

Facebook 细致入微地审视用户线上生活的细枝末节,其追踪范畴远远超出了该公司众所周知的定向广告投放。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本周,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前往华盛顿国会山,向国会议员解释多达 8700 万个 Facebook 用户的详细个人信息是如何落入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选民数据分析公司之手的。

然而在本周三,扎克伯格出席众议院下属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听证会时,却就 Facebook 如何进行数据挖掘一事受到了盘问

例如,来自密歇根州的民主党议员黛比·丁格尔(Debbie Dingell)想了解 Facebook 如何使用不同类型的追踪软件来跟踪用户在数百万 Facebook 之外的网站上的活动。

“无论你是否拥有 Facebook 账户,”丁格尔对扎克伯格说,“通过这些工具,Facebook 就能够收集我们所有人的信息。”

Facebook 细致入微地审视用户线上生活的细枝末节,其追踪范畴远远超出了该公司众所周知的定向广告投放。那些通常由人们自愿提供的细节信息——年龄、雇主、婚恋状态、爱好和位置——只是冰山一角。

Facebook 同时追踪用户和非注册用户在其它网站和应用程序上的行为。它还在未明确征求用户同意“选择参加”的情况下收集面部生物特征数据。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本周国会听证会的第一天。他已承诺公司将努力防止不当获取用户数据。图片版权:Tom Brenner/The New York Times

而对用户的筛选也相当个性化。在众多可能的目标受众中,Facebook 为广告商提供了 150 万人,“这些人在 Facebook 上的活动表明,他们更有可能参与/传播有关自由主义政治的内容”,以及近 700 万“在墨西哥且喜欢高价值商品”的 Facebook 用户。

“通过人工智能分析你的行为,Facebook 几乎可以了解你的一切,”非营利数字权益组织电子前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首席计算机科学家彼得·埃克斯利(Peter Eckersley)说。“对广告和宣传活动来说,能掌握这些信息再理想不过了。可是 Facebook 会阻止自己了解人们的政治观点或者和他们有关的敏感事实吗?”

包括《纽约时报》等新闻机构在内的许多公司,都会为了市场营销的目的挖掘用户信息。如果说 Facebook 因为这类行为而受到特别关注,是因为它是市场的领头羊,而它储存的个人数据是其 406 亿美元全年营收的核心。

Facebook 使用了大量工具来进行这种跟踪活动。当互联网用户访问其它网站时,Facebook 仍然可以监控他们的行为。比如通过无处不在的“喜欢(Like)”和“分享(Share)”按钮,以及名为“Facebook 像素(Pixel)”的工具——这种隐藏代码安装在其他允许站点和 Facebook 跟踪用户活动的网站上。

丁格尔问扎克伯格,有多少 Facebook 之外的网站使用了各种各样的 Facebook 跟踪软件,“数量是否超过一亿?”他说他一定会给她一个答复。

“人们在互联网上的体验有共同之处。”Facebook 发言人马特·斯坦菲尔德(Matt Steinfeld)在一份声明中称,“当然,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来帮助人们理解 Facebook 的工作方式和自己所拥有的选择。”

Facebook 的广告管理后台允许营销人员将广告投放给特定的受众,比如针对近 2200 万个 “在墨西哥且喜欢高价值商品”的 Facebook 用户。

尽管欧洲法官和监管机构采取了一系列行动,试图限制 Facebook 使用某些强大的受众瞄准机制,但美国的联邦官员几乎没有对这些机制加以约束。这令美国主张保护隐私的人士感到震惊,他们表示 Facebook 是在继续试探底线。

Facebook 要求使用其跟踪技术的外部网站明确告知用户,并允许 Facebook 用户选择不看根据自己在应用和网站上的使用情况而投放的广告。

这并不能阻止愤怒的用户对 Facebook 的做法表达不满。

例如在 2016 年,密苏里州一名患有转移性癌症的男子起诉 Facebook,并要求将这起案件认定为集体诉讼。他指控这家科技巨头未经许可在社交网络之外的癌症中心网站上跟踪他的活动并收集他可能选择的治疗方式细节,这侵犯了他的隐私。

Facebook 说服一位联邦法官驳回了此案。该公司辩称,为定向投放广告而跟踪用户是一种标准的商业行为,用户在注册服务时也同意了这种做法。这位密苏里州的男子和另外两名原告已对法官的判决提出上诉。

Facebook 立即指出,用户注册账户时,他们必须同意公司的数据使用政策。该公司直言,其数据收集“包括您访问的网站和应用程序的信息、您在这些网站和应用程序上使用我们服务的情况,以及应用程序或网站的开发者或发布者向您或我们提供的信息。”

但在欧洲,一些监管机构认为,Facebook 在其它网站和应用程序上追踪用户的做法并未明确征求用户同意并让他们充分知情。他们普遍担心 21 亿 Facebook 用户中的许多人并不清楚 Facebook 可以收集多少关于自己的数据,以及该公司会如何使用这些数据。令人们越来越感到不安的是,科技巨头们正在不公平地操纵用户。

后台还允许营销人员将广告定向投放给处于特定财务状况的受众,比如 470 万家庭“净资产可能在” 75 万美元至 100 万美元之间的 Facebook 用户。

德国汉堡的数据保护专员约翰尼斯·卡斯帕(Johannes Caspar)说:“在 Facebook 提供的服务网络里,用户得到了多数人认为有用的免费服务,但同时也会受到大量不透明的分析、特征研究,和其它通常不为人知的算法处理。”

例如在 2015年,比利时的隐私委员会(Belgian Privacy Commission)下令,在非注册用户没有“清楚且确定同意”的前提下,Facebook 必须停止系统地使用“长期和具有独特标识”的代码来追踪他们的行为。随后,该机构起诉了 Facebook。今年 2 月,布鲁塞尔的一名法官下令 Facebook 停止在其它网站上追踪“比利时国土上的每一位互联网用户”。

Facebook 已经对这一裁定提起了上诉。本周三,扎克伯格在众议院听证会上发表的评论中说,Facebook 对非注册用户进行跟踪是出于安全目的,以确保他们无法抓取 Facebook 用户的公开数据。

但比利时监管机构在针对此案的陈述中写道:“为安全目的追踪非注册用户是十分过分的行为。”

周五,意大利竞争局(Italian Competition Authority)表示,它正在调查 Facebook 要求用户同意公司在平台内外自动收集自己各种数据的做法,是否施加了“不正当影响”

欧盟数据保护监督员乔瓦尼·布塔雷利(Giovanni Buttarelli)负责监管一家独立的欧盟机构,该机构为与隐私有关的法律和政策提供咨询。“每一次操作,每一条人际关系都受到仔细监控,”他说,“人们被当作实验动物一样对待。”

监管机构此前也赢得了一些胜利。2012 年,汉堡数据保护专员卡斯帕指责 Facebook 在未经用户明确同意的情况下收集他们的面部生物特征数据,违反了德国和欧洲的隐私规定。在此之后,Facebook 同意停止在欧盟地区使用人脸识别技术。

在欧盟之外的地区,Facebook 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来实现姓名标注功能,自动提示用户照片中人的姓名。但公民自由专家警告称,人脸识别技术可能会威胁到美国人在网上、街头和政治抗议中保持匿名的权利。

目前,美国有十几个消费者和隐私保护组织指责 Facebook 在没有向用户明确解释该技术或获得他们明确同意“选择参与”的情况下,欺骗性地扩大该技术的使用范围。上周五,这些组织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提起申诉,称这一扩张违反了 2011 年一项禁止 Facebook 以欺骗性操作获取隐私的协议。

Facebook 发出通知,提醒用户注意其新的人脸识别用途,并称用户可以在它提供的一个页面上关闭该功能。

Facebook 还有一些强大的技术,用户可能还没有完全理解它们可能产生的后果。

其中一个名为“相似受众”(Lookalike Audiences)的营销服务超越了人们所熟悉的 Facebook 程序。它不仅能让广告商可以根据人们的年龄和喜好来瞄准目标受众,还允许营销人员审查现有客户或选民的某些倾向性(比如大笔支出)并让 Facebook 找到其他具有相似倾向的用户。

Facebook 的营销材料显示,社交赌场游戏开发商 Murka 利用这个特性瞄准了那些“最有可能为应用程序内购买项目花钱”的“高价值玩家”。

一些营销人员担心,政治竞选团队或不择手段的公司可能会使用相同的技术来识别出做决定草率的人,以及寻找更多相同特征的 Facebook 用户。

Facebook 的政策禁止潜在的掠夺性广告定向投放行为。广告商可以使用相似受众服务来瞄准用户,但他们不会收到这些 Facebook 用户的个人数据。

然而,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数字民主中心”(Center for Digital Democracy)的执行董事杰弗里·切斯特(Jeffrey Chester)警告称,这类“相似受众”营销与隐性广告一样是一种隐蔽的操纵行为,应当被明令禁止。


翻译:熊猫译社 Joey

题图版权:Jason Hen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Top 15
  • 纽约时报
  • 隐私
  • 数据
  • Facebook
  • 扎克伯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