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空气污染
  • 空气质量
  • Flow
  • Plume

这个法国人做了随身检测仪,想带来详细的空气污染地图 | TED 2018 现场报道

我们可以有一幅精确的空气污染地图,前提是有无数人带上这款小巧的空气质量检测仪。

Romain Lacombe 的公司在法国被人知道,是因为他把市民和政府都吓到了。

2015 年 3 月的一天,巴黎 PM 10 每立方米颗粒数达到了 180 微克,是安全线 80 微克的两倍以上。对于中国和印度各大城市的人来说,这实在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数字。不巧的是那天北京和新德里天气很好。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援引其记者 Eleanor Beardsley 的话表示,“根据空气质量测量公司 Plume Labs 的监测,巴黎曾在很短的时间里超过了新德里和北京成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

虽然法国环境局人员认为,如此把巴黎某一特定时间的空气污染情况拿出来与北京相提并论,是“不公正”的,但仍然有大量的巴黎市民为此而感到了担忧。大巴黎省为此一度将路上的车辆减半。

在今年的 TED 大会上,Plume Labs 的创始人 Romain Lacombe 介绍了自己建立空气质量数据图的想法。

2011 年开始,Lacombe 在政府的数据部门工作。他负责建立了一个政府数据库,各政府机构将自己在工作中搜集的数据放在这里,然后开放给外界。

在这个项目工作 3 年后,Lacombe 希望能够推进对全球气候变化的研究,并让普通民众意识到空气污染的问题。

Lacombe 对《好奇心日报》表示,自己很难说服人们实际支持这些研究,因为人们并不知道环境问题是严重的。

于是,Lacombe 辞去工作开始自己创业。他创办了这家名为 Plume Labs 的公司,致力于通过算法实时预测空气质量。商业模式是将数据卖给公司和机构。

但数据不够,尽管政府都在主要城市的街道上安置了空气质量检测器。Lacombe 在演讲中展示了伦敦街头空气质量检测器的照片。那个机器看起来十分巨大,像灯塔顶端的守护人之屋。“它得出来的数据很精确,但是它也很笨重、很贵,而且无法移动。”Lacombe 说。

Lacombe 希望能够设计出一种小巧便捷的空气质量净化器,让人们随身携带,实时查看周遭的污染情况。同时,对于后端企业来说,Plume Labs 也可以因此收到更多来源的移动数据。

  Romain Lacombe  图/TED  

这款可穿戴设备名叫 Flow,售价 139 美元,正在预售之中。用户只需把这款高 4.9 英寸 (125 mm)、重 0.1 磅 (70g)、带有皮套的设备拴在自己的包上,Flow 自带的传感器便能够监控用户周围空气中的特定数据,如 PM2.5、氮氧化物、臭氧、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以及温度、相对湿度等等。

通过设备上的 12 个 LED 灯,用户可以查看周围的污染等级。当发出白色灯光时,空气是干净的,红光则代表空气污染较为严重。这些 LED 灯呈钟表面型排列,每一个 LED 灯代表着用户在过去 1 小时呼吸到的平均空气质量。

用户由此可以更准确地得知自己呼吸空气的质量指数,而不是仅仅通过全城的几个空气监测站得到一个大概的范围。

去年夏天,Plume 在伦敦找来了 100 个志愿者,请他们随身佩戴 Flow,最终,他们佩戴的终端传来了方圆 1000 平方米范围内的数据情况,其路线图覆盖了 20% 伦敦。 在原来的情况下,依靠街头的几个巨大的空气检测器,人们只能看到几个点的空气质量,但是通过 100 个 Flow,他们得到了一副精确的空气质量地图。

伦敦市政府几个监测点的数据

FLOW 检测到的数据

那么对于所有 Flow 的用户来说,他们既贡献了数据,也受益于数据。Flow 能够与 iOS 和 Android 进行连接,帮助用户随时了解自己正在居住的这个城市哪个地方空气最好,哪条街污染最严重,从而合理规划自己的出行。当然,如果用户不希望分享自己的数据,也可以选择退出地图功能。

对于政府环境保护部门来说,他们也因此而更了解城市的污染状况,从而对污染源进行更多的干预。

以前文所提到的 2015 年巴黎空气污染的紧急情况为例,巴黎政府在得到了 Plume Labs 的数据后,迅速采取了一系列的紧急措施,如增加火车班次、要求私家车按照“单双号”限行,甚至对一些道路进行了限速等等。

知道污染有多严重是第一步。PM2.5 往往影响一个很大的范围,Plume Labs 的方案更适于本身没有这样大范围污染的城市。或许在 PM2.5 污染被解决之后,我们可以担心更具体每个街道、每个片区的问题吧。


题图/TED

  • 空气污染
  • 空气质量
  • Flow
  • Pl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