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戛纳电影节
  • 风的另一边
  • Netflix

被拦在主竞赛单元之外后,Netflix 决定一部也不在戛纳上映

决定影响到的并不仅仅是这两个平台。

就在戛纳电影节第一批片单出炉之前,Netflix 宣布了退出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决定。

戛纳电影节与 Netflix 较劲了好一段时间。去年 Netflix 带着两部作品第一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时就饱受争议,因为 Netflix 不愿意让自己的电影走传统的院线上映路线并在院线和流媒体间保留足够的窗口期。上个月,戛纳官方宣布了禁止 Netflix 作品参加戛纳主竞赛单元的决定,但欢迎它参加其他非竞赛单元。Netflix 以将五部电影撤下戛纳档期的威胁作为回应。根据 Netflix 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在接受《综艺》采访时最新的说法,Netflix 一部电影都不会在戛纳的银幕上亮相。

萨兰多斯在接受《综艺》的采访时指出,上个月戛纳的决定就是针对 Netflix 的。(去年戛纳就宣布,之后要入围竞赛单元,电影必须在法国院线上映,不过当时并未指名道姓点出 Netflix。)他表示:“我希望我们的电影能够得到与其他电影人作品一样的待遇。我们如果去电影节,开了可以被不尊重的先例,这对于我们的作品和电影人而言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他们(戛纳)已经下了明文规定,我不觉得我们去那儿有好处。”

萨兰多斯本人也不会在今年造访戛纳,不过他表示其他 Netflix 的工作人员还是会去的,这意味着 Netflix 还是有可能在戛纳的电影市场上买下项目。

2017 年,Netflix 带着奉俊昊的《玉子》和诺亚·鲍姆巴赫的《迈耶罗维茨的故事》第一次入围了戛纳的金棕榈角逐。按照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福茂之前的说法,他希望通过允许 Netflix 入围,让对方同意在院线上映。根据法国当地的政策,只有在影片院线上映 36 个月后,流媒体才能上架电影。Netflix 和戛纳之后试图商量出一个能让双方都满意的协议,不过最终没有谈成。

在萨兰多斯眼里,戛纳显得有些老派,戛纳先是今年禁止红地毯上自拍,又明令禁止 Netflix 入围主竞赛单元,这并不是一个巧合。

“我希望他们会更改规定,希望看到他们现代化起来。但是我们会继续支持所有的电影和电影人。”他说。

Netflix 的强硬态度也可以看做是自信的一种表现。这个全球拥有超过 1 亿用户的流媒体计划今年上线 80 部原创电影。在今年的奥斯卡上,Netflix 还凭借《伊卡洛斯》获得了最佳纪录长片。

不过,也有人希望 Netflix 能三思而后行。在得知父亲的遗作要撤下戛纳后——奥逊·威尔斯由 Netflix 资助完成的遗作《风的另一边》是 Netflix 威胁要撤下的五部电影之一——碧翠丝在写给萨兰多斯的邮件中表示:“请重新考虑一下,让我父亲的作品成为建立 Netflix 和戛纳连接的桥梁。”

碧翠丝在邮件中列举了父亲与大制片厂合作时的冲突,说自己目睹了那些大制片厂是如何毁掉了父亲和他的作品,“我会非常痛苦看到 Netflix 变成它们中的一员。”

根据《名利场》的报道,萨兰多斯回复了碧翠丝的邮件,不过坚持了退出的决定。

《风的另一边》的一位制片人在一份声明中这样写道:“最令人难过且难以释怀的是,想到这个决定会造成那么多方面的损失——戛纳、Netflix、电影爱好者以及我们所有参与到这个有历史意义的工作中的人们。没有其他电影节的首映分量能与戛纳比肩。我们只能想象他们对于《风的另一边》的接纳了。当然,我的情感很复杂。没有 Netflix 就不会有《风的另一边》,但这不能减少我失望和心痛的程度。”


题图来自:豆瓣电影

  • 戛纳电影节
  • 风的另一边
  • Netfl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