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高层
  • 广告业
  • WPP

全球最大广告公司WPP CEO因为“不当的个人行为”被公司调查

苏铭天可能还涉嫌挪用财产

全球最大的广告传播集团 WPP 的 CEO 苏铭天(Martin Sorrell)在接受公司关于“不当的个人行为”的调查。公司聘请了一个独立机构对此进行调查。

根据《华尔街日报》从公司内部人士得到的消息,除了“不当的个人行为”之外,苏铭天可能还涉嫌挪用公司资产。

苏铭天发表声明否认了挪用公司财产:“我坚定地否认这一指控。但我也明白公司有必要调查清楚。我相信调查结果很快能结束。”

WPP 的发言人称“(挪用财务)指控涉及的金额对 WPP 而言不多。”在 WPP 给管理层的一份备忘录中,公司称目前不便透露更多细节。“我们给客户的工作会继续,不会受到影响。” 

消息传出后的 4 月 4 日早晨, WPP 的股价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开盘后下跌了 2.8%。“当公司宣布 CEO 或其他高管在接受调查——这从来不是什么好消息,”Edentree Investment Management (WPP 的股东之一)的基金经理 Ketan Patel 说。

WPP 首席执行官苏铭天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苏铭天——这位 73 岁的首席执行官执掌 WPP 已经超过了 30 年。结合自身的金融背景,他通过规模化集中进行广告购买,把这家原本生产购物车原材料的公司打造成全球最大的广告集团。

受到投资者诟病的是,WPP 可能过于依赖苏铭天的个人领导能力,而且它从未公布过苏铭天退休后的过度计划和继任人选。分析师猜测有可能接替 CEO 的内部人选包括伟门广告的 CEO Mark Read、凯度的老板 Eric Salama 以及首席转型官 Lindsay Pattison。

近年,消费者媒体使用习惯的变化,改变了公司的媒体投放和广告策略。传统广告公司受到了科技巨头的挑战——广告主们可以跳过 WPP 这样的代理公司,直接在Google 和 Facebook 投广告。即便做了二者之间的代理,广告公司还是很难拿到一手的数据。雪上加霜的是,WPP 的大客户比如联合利华、宝洁等公司都在削减广告开支。

2017 年是 2009 年金融危机以来 WPP 业绩最差的一年,收入为 152 亿英镑,同比下滑约 1%。这种不景气还将继续, WPP 预计 2018 年总收入和合同销售额都会继续停滞。连苏铭天的年终分红都减少了四分之三,他大约将收到 1000 万英镑的“长期奖金”。过去,他一直是英国收入最高的 CEO 之一。


题图来自 VisualHunt

  • 高层
  • 广告业
  • W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