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设计

一间纽约建筑事务所的 15 年:想象建筑可能变成什么很重要

“你所传达出的想法,可能会有其他的途径能让你去实现,而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

建筑师 Amale Andraos 和 Dan Wood 很少纠结“建筑究竟是什么”,而更喜欢去想象“它可能会变成什么”。

2003 年,这对建筑师夫妇从全球知名建筑设计事务所 OMA 离职,在纽约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WORKac。去年 11 月,他们出了一本书,回顾了过去 15 年的创业经历。书名选用了一句谚语——We’ll Get There When We Cross The Bridge,中文可以翻译成“船到桥头自然直”,用来概括他们偏重“想象力”的态度刚好合适。

We'll Get There When We Cross The Bridge(来源:abitare

在这本书中或者他们的网站上,你可以发现不少天马行空且暂未实现的项目。

比如他们期望在 2009 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中实现的 Urban Aqualoop,一个用巨型玻璃管构筑的公共空间。这个公共装置的造型十分奇特,玻璃管贴地的部分呈圆环状,一端从地面微微抬起、形成一道“拱门”,与“拱门”相对的另一端,则是玻璃管向空中延伸的两处开口。位于高处的入口中种满了水培植物,位于低处的入口用于鱼类养殖,将它们连接在一起的水管会不断从低处抽水补给植物,不同品种的鱼类则在玻璃管中自由地移动。

在 Amale 和 Dan 的构想中,人们可以绕着玻璃管走动,或穿过拱门进入圆环的内部,像参观水族馆一样欣赏在玻璃容器内游动的鱼类。他们特意将玻璃管的一侧设计得低矮且平整,以便让想休息的人们坐在上面或干脆躺上去。他们甚至设想在圆环内部安插一名厨师或调酒师,并把其中一段玻璃管改为吧台或餐桌,这个公共装置就由此拥有了提供餐饮服务和举办小型派对的新功能。

Urban Aqualoop

“Urban Aqualoop 是可以被实现的,我们非常接近了。我们找到了正确的途径去建造这个装置,还找了工厂制造水中滑梯,并挑选了鱼类。”Dan 在采访中说。

但是,由于业主“很担心金鱼容易死掉”,这个项目没能变为现实,最终只在深双的展览上做了概念装置的展示。

“尽管建筑师的确得和业主合作,但是有的时候你还是得把想法表达出来,不管是否有一个业主在那儿。”当被问及未能实现的项目所拥有的价值时,Amale 对《好奇心日报》解释道。

这段回答中展现的底气,在 Amale 和 Dan 刚从欧洲抵达纽约时,并不像如今这样中气十足。

WORKac 成立之初,他们不再有机会像为 OMA 在欧洲工作时那样接手大型的建筑项目和城市规划项目,也不再乘坐商务舱,最早的办公室就设在自家的公寓里。

餐厅被改成了模型室,厨房的橱柜用来摆放打印机和传真机。到了深夜,他们会移至公寓的走廊办公,在那里裁剪大块的模型版,或到楼梯间喷涂颜料。

Amale Andraos 和 Dan Wood(来源:Glamroz

与那些初入行的年轻建筑师一样,他们在纽约得到的委托都是小型的室内设计项目。其中也有一些出人意料的有趣经历,比如他们接手的第一个项目——设计一间狗舍。

为了让生活在城市中的狗也能体验乡村生活的愉悦,Dan 和 Amale 在狗舍的中部安装了一台跑步机和一个气味发散器,并在三面墙上都安装了屏幕,用来播放色彩斑斓的大自然图景;尽管在项目完成后他们才获知,狗并无法辨识丰富的色彩。

Villa Pup

他们简单直接地将工作室的名称设为 WORKac,全称是 WORK Architecture Company。这个命名与工作室成立最初五年的状态极为相衬——“工作”,“对一切说是”。

到 2007 年,这种不挑剔的工作方式使他们积累了 100 多个项目。而不同的项目为他们探索多样的空间结构设计提供了机会。

在为展览 The Good Life 进行布展设计时,他们尝试了一种名为“wiggle”的结构,让展板像彩带一样在展厅中扭动。“这其中有莫比乌斯带的特质在里面,会扰乱你最初的空间感——要么(认为自己)位于一个东西的内部,要么位于其外部;你将会根据自己所处的空间位置来改变你的空间感。”Dan 解释道。

一种类似洋葱皮的空间结构,也被用在了室内设计中。建筑的外立面被作为洋葱最外层的皮肤,一层空间结构中嵌套着新一层的空间,间隔两者的物件可以是一堵墙,也可以是一圈窗帘。

由于痴迷上世纪 60 年代著名的空想建筑师 Yona Friedman “关于叙事、自由与天空相关的想法”,Dan 还与 Yona 通过信。讨论的话题十分宽泛,通信的过程也极为有趣。

“Yona 都是用邮件作答的。我写邮件过去后,他的女儿会把邮件打印出来让他读,之后再将他手写的回信进行扫描并发送回来。不过我们之间的交流并不是我问一个问题,他答一个问题;经常是我问一个,他会回问更多的问题。这样来来回回,共通了三次信,单是过程本身就十分有意思。”Dan 在接受《好奇心日报》专访时回忆道。

受 Yona 构想的空中城市以及与其同时代的超级工作室所启发,在 2008 年参加纽约 MoMA PS1 推出的 Young Architects Program 夏季临时装置的设计竞赛时,WORKac 提交了一个名为 Public Farm 1 的方案并赢得了竞赛。

这场设计竞赛,从 1999 年起每年都会举办一次。MoMA PS1 想要的只是一处带有遮阳设施、座位和水,可以让人们玩得开心的临时装置。不过 Dan 和 Amale 却设计了一座与众不同的空中农场。

他们用可回收的硬纸板制作了许多圆管。每六根圆管为一组、围绕第七根圆管组成一个呈六边形的“雏菊”花样。位于中心的第七根圆管立于地面,用来支撑其余六根种满植物的圆管悬于半空,人们还可以通过它摘取空中农场的果蔬。

整个农场一共种植了 51 种草本植物、水果和蔬菜。它们依照“雏菊”图案进行排列,每一朵“雏菊”会种上一个品种的植物。

这个长条状、略呈 V 型的临时建筑,像前文所提的 Urban Aqualoop 一样,被划分成不同的活动区,每一根立于地面的圆管都代表一片功能分区。

在用太阳能发电的果汁吧,人们可以用榨汁机榨取新鲜的果蔬汁;一根从圆管中延伸出的潜望镜,可以让人们仔细地观察空中农场的景象;一小片水池连着一根喷水柱,制造出一座可以尽情玩水的小型喷泉;其中一根圆管会在夜晚闪烁星光并发出蟋蟀的声音,还有另两根圆管可以分别用来给手机充电和播放视频。

整个农场的所有用电设施,均通过 18 块太阳能光伏板发电。而每一根种植了植物的纸管所需的水分,则通过一个滴灌系统输送;在这个系统流通的水取自一个水箱,它在整个夏季搜集了 6000 加仑的雨水。

Dan 和 Amale 还在现场造了鸡笼,并饲养了 6 只成年母鸡和 12 只小母鸡。这些鸡被圈养在活动场地中,在那个夏天产下了不少蛋。

在雷克岛监狱学习如何种植农作物与经营农场的囚犯,前来帮忙种植果蔬。科学家和建筑师负责搭建农场的建筑结构及发电、灌溉等系统。农场开放后,纽约当地的厨师来到现场,用现摘的食材制作料理。而前来参加派对的人,则是背景各异的成人与孩子。

“这个项目从最初的想法(将建筑与食物、农业连接在一起),最后成为了一个关于人的项目。许多人参与了这个项目,在《纽约时报》的报道发表之后,一位做有机农产品的农民给我打电话,说他在纽约,也愿意参与。”Dan 说。

Public Farm 1 的成功实践帮助 WORKac 拓宽了发展路径,Dan 和 Amale 逐渐有了更多实践建筑想法的机会。

“当我们在做 PS 1 的 Public Farm 1 项目时,我们最初只是把想法表达了出来。有人看到了,于是就来找我们合作纽约的 Edible Schoolyard。你所传达出的想法,可能会有其他的途径能让你去实现,而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Amale 解释道。

Amale 和 Dan 在 Public Farm 1 中提出的理念——将建筑置于城市、乡村和自然的交汇点上,在 2014 年走入了布鲁克林的 Arturo Toscanini School,促生了纽约第一座 Edible Schoolyard。

学校里的停车场被改为了一座有机花园,除了露天园地,里面还造了一座温室和一间室内厨房教室。

整个学校的 625 名学生,可以在日常课程之外,体验不同的园艺和厨艺课程。他们将参与种植,还可以在厨房教室中学习如何用现采的食材制作食物。

厨房教室的墙面用彩色瓦板拼贴出了可爱的马赛克图案,墙壁上打出了几扇圆形的窗户,可以让孩子们与室内或室外的环境互动。

“当我们去看建筑时,不会只关注建筑本身,而会试图围绕其编织一系列的关系。我们只对与其他事物相联系的建筑感兴趣。”Amale 说。

他们因此开始探究建筑外立面的可能性,除了成为分界室内与室外空间的一层墙面之外,它是否可以被设计得不同。

“建筑评论家 Alejandro Zaera-Polo 写过 Envelope(包层),认为那是建筑师可实践的最后一块领地。如今的建筑师总是被邀请来为建筑设计好看的外壳,如果是开发商来造公寓楼,所有的建筑都可能套上同样的外壳。所以我们就在思考,把外壳加厚。既然是一块领地的话,就让我们把它变得不一样,重新设想内部及外部空间之间的界线,使其变成一处活动空间。”Amale 在采访中说。

在早期室内设计项目中探索的纽带及洋葱皮造型,被用在了建筑设计中。

当受邀参与 Miami Collage Garage 的外立面设计时,Amale 和 Dan 将立面从建筑主体向外延伸了 4 英尺;加宽的部分成为了新的立面,他们在其中加入了酒吧、洗车设备、儿童游乐场、休息室、阅览室、快闪艺术空间、一个种有棕榈树的小花园、一座喷泉和一间用于展示街头艺术的画廊。

这部分空间作为停车场的外立面,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层隔墙,而成为了一处垂直延伸的公共空间。“一切从秩序和洋葱皮开始,更多是关于分层,而不是厚度。最终我们对于加厚外壳的兴趣是植根于增加其复杂度、深度和细节的野心。”Daniel 在新书中写道。

这种设计又被沿用到了 Beirut Museum of Art 的设计中,包裹住艺术馆核心展厅的立面,是分布在建筑边缘的功能区,它们像流行于贝鲁特当地的半露天阳台,在室外空间和美术馆室内展厅之间过渡,却为人们提供了一处聚集的新场所。

“有趣的部分是当你回过头去看,你当时在做的时候可能没有意识,当把这些都放进一本书中——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你可以看到最早期的项目和最新的项目。我们总是担心自己的项目缺乏连贯性,但其实想法一直都在那里。”Dan 在接受《好奇心日报》专访时,这样看待新旧项目之间的关联。

他们希望在未来做得更多,让建筑成为一种介质,更深入地参与社会议题的讨论并解决更多的现实问题。

“建筑可以将很多东西连接在一起。将城市与乡村、不同的文化等连接到一起,就会搭建起新的关系……我们一直在想,建筑可以如何参与到解决更大的城市问题之中、贡献一种新的模型,而不是像过去一样只是占据一处物理空间。我们想做得更多,不仅仅只是一个物件。”Amale 在采访中说。

他们表示,未来会关注更多公共建筑和基础设施,还想为改变气候变暖现状做点什么。尽管目前,他们还不清楚会如何做。但总之,先提出想法并开始实践,是最紧要的。


题图及文内图(如无注明)来自 WORKac


《好奇心日报》在“设计共和·设计庆典”上专访了 WORKac 创始人。关于设计共和.设计庆典:该活动于 2018 年 3 月 16 日至 2018 年 3 月 25 日举办。它期望能够借助设计公社的力量去重新诠释设计的包容性、跨界性以及创新性。设计庆典将“跨界合作项目”与“社区”的重要性纳入其中,并以此深化设计共和作为一个极具创新性的、倡导将“衣、食、住、行(文化)”四个基本生活元素结合到一起的多样性平台特质,以寻求一种更佳的现代生活交流方式。

  • Amale Andraos
  • Dan Wood
  • 建筑设计
  • 室内设计
  • 设计思维
  • WORKac
  • 长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