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时尚
  • 百联集团
  • 买手店

百联集团还打算继续开买手店,它带来的效果还未可知

传统百货开买手店的热情高涨,它们要面临的问题还有不少

2017 年 9 月,the bálancing 徐家汇店开幕时,它被认为是百联集团为旗下的传统商场吸引年轻人的一种方式。the bálancing 的采购总监庄绿依也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希望吸引来更多的年轻顾客来到这里,营造家庭式购物的和谐氛围”。

鉴于 the bálancing 徐家汇东方商厦店贩卖贩售 Acne Studios 、Jil Sander、Maison Margiela 这类国际品牌,也不乏 Yirantian、Shushu/Tong和 Xu Zhi 等中国设计师品牌,“家庭式购物”氛围要实现恐怕不是太容易。

庄绿依拒绝透露该店的营业状况。

我们在一个工作日的晚上去这家店看了看,它的女装和男装分设于商场二楼和四楼,在商场关门前的一个小时里,有两、三个客人路过女装部分看了一圈,和整个商场二楼其它的女装店铺情况类似——商场工作人员要远远多于顾客。

店铺的工作人员称,店内的库存不多,每件单品最多四件,男装会比女装好卖一点,因为男性顾客习惯“看中就买”。比如新一季到货的中国设计师品牌 STAFF ONLY 的一款亮黄色的男式卫衣,就没货了。

 the bálancing 2018 春夏预览秀

去年 12 月,第二家 the bálancing 浦东丁香国际商业中心开业,不过在入驻品牌的选择上更讲究实穿性、更日常一点。庄绿依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表示,丁香店距离市中心 CBD 略远,但因为周边的小区和办公楼不少,工作日和周末的客流量“都很可观”,像是英国品牌 Joseph 就卖得不错。

the bálancing 徐家汇东方商厦店

第二家 the bálancing 并没有开在百联集团旗下的商场内。庄绿依称,“当初选择丁香国际商业中心主要还是考虑它的地理位置,商场给出了一楼的位置,再综合考虑整体商城配置和周边客群,决定了店铺的选址”。

庄绿依说,the bálancing 的第三家店将于今年第三家季度开业,选址太古汇,仍然并非百联旗下的商业地产。考虑到太古汇的核心商圈位置和庞大的年轻消费者,庄绿依打算在“市中心试试水”。 但这也意味着 the bálancing 要直面步行 15 分钟范围内的另外两家更成熟的买手店的竞争——中银泰富的 I.T 和恒隆广场的 JOYCE。

 the bálancing 浦东丁香国际商业中心店 

庄绿依的团队从 10 corso como 出来,拥有相当丰富的采购经验,不过集团内的大多数人却对买手店不了解,仍然持观望态度,内部重大决策需要去适应国企的流程。

“比如要写很多报告,你需要通过报告把事情说清楚,拿去给领导签字”,庄绿依解释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团队只能速度更快、更频繁地上报,才能在最短时间内得到回应。

庄绿依观察到 the bálancing 的消费者中,有一半客户在店内首次看到某件产品,就会直接下单购买。目前的两家店有分别有着固定的客户群体,丁香店多是周边的居民和上班族,徐家汇也会有一些慕名而来的客人。

意大利买手店 10 Corso Como 自 2013 年进入中国,从 2015 起业绩不断下滑,去年二月关闭了北京的分店。

不过中国本土买手店的热情高涨。公开数据显示,2015 年,全国买手店有 1636 家,2017 年激增至 3781 家。越来越多的购物中心、商城开始试探买手店的模式,2016 年,上海芮欧百货与开了家 Assemble by Réel,去年 9 月,首家“万达优选”落户北京通州万达百货三楼。

the bálancing 被寄希望于给百联集团的直营模式带来新契机。“包括我们现在引入的这些品牌,将来也有可能跟他们合作开单品店,百联自己也在找一些投资目标”,庄绿依形容。


题图来自: the bálancing 

  • 百联集团
  • 买手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