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贸易战
  • 贸易
  • 大豆
  • 特朗普

都说大豆是贸易战关键,这个一年139亿美元的品类真是“武器”吗?| 好奇心小数据

“从大豆到汽车、飞机,可以打出组合拳来回击,这些商品的可替代性都比较强”,真的如此吗?

继美国总统特朗普 3 月 22 日提议对价值约 6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备忘录后,中国商务部 23 日公布反制措施:宣布计划对价值 30 亿美元的美国产商品加征关税,涉及包括水果、坚果、葡萄酒、无缝钢管、猪肉等 128 种商品。

这个列表选择了能够引起美国政治共鸣的商品,比如在中国已经供过于求的猪肉,大量产自美国内布拉斯加以及中西部地区,特朗普在这些地区拥有大量选民。水果和坚果则主要产自加利福尼亚。

当中少了媒体频频提及的商品——大豆。

《彭博社》早先罗列的中方“报复清单”,首先是提到了 2015 年和中国签下 380 亿美元飞机订单的波音公司,然后就是农产品中的大豆。

对于大豆的消失,《金融时报》刊出评论认为,中国决定不对美国进口大豆进行报复,可能是计划把这一措施留作后备手段。

中国前财长楼继伟 3 月 24 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2018 年会”上表示:如果我要在政府,我可能先打大豆,然后打汽车,然后打飞机,我们也不会都让别人占便宜。”

《人民日报》 3 月 25 日发表的文章《中国不怕贸易战!打贸易战,中国有不少好牌》也提到了大豆。

《环球时报》也像往常一样指点江山,其总编辑胡锡进 3 月 22 日发微博称:“中美贸易战一触即发……我确信,中国会迅速用限制美国大豆进口开展报复……农业州是共和党的票仓,大豆是特朗普的门牙。中国第一仗就要坚决打掉特朗普的这颗门牙,让他豁着嘴去见选民。”

贸易战一般来说就是政府通过加税增加交易成本,逼迫采购方放弃从特定地区采购特定产品。

大豆被盯上是因为中国商务部的反制措施涉及的 30 亿美元商品仅占美国对中国出口总额 1300 亿美元的 2%,大豆的进口规模大得多,而且看上去似乎也不像高技术产品或者稀有矿产一样缺少替代品。

中国一年花 139 亿美元从美国买大豆,主要不是用来做豆制品

作为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中国 86% 的大豆消费都依赖进口,中国进口的大豆占到美国出口量的比例超过一半。

中国 2017 年共进口了 9553 万吨大豆,其中来自美国的有 3285 万吨,耗资 139.4 亿美元,占进口总量的 1/3。

大豆是国际贸易中自由化程度最高的农作物,贸易量连年增加,除了豆类食品,大豆更多用于榨油和饲料,也就是说大豆的供给更多和食用油、肉、蛋的蛋白是需求挂钩(事实上,大部分国家都不把大豆算为粮食),这意味着涉及大豆的任何长期政策都将影响中国的所有人。

中国如今每年要消费 1.5 亿余吨肉蛋奶,背后是近 2 亿吨饲料的支撑,而大豆榨油后的豆粕是饲料的主要蛋白源。

如果不从美国买大豆,替代方案有哪些?

1996 年中国开始进口大豆,2001 年大豆市场对外开放。2004 年,商务部牵头国内大豆压榨企业组成采购团赴美国,但遭遇跨国资本打压后被大量外资低价兼并,隔年,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约占全球贸易量的 1/3,现在这个数字已经升至 64%。

中国的大豆消费之所以如此依赖进口,是出于有限耕地面积的考虑。中国 20.24 亿亩的耕地需要优先保证水稻、小麦、玉米等主粮的自我供给。

2017 年中国的大豆播种面积是 1.19 亿亩,同比增长 9.7%。尽管在农业种植结构调整下,大豆种植继续增加,但这远远不能满足国内的蛋白需求。

而如果把中国 2017 年进口的大豆数量折算为耕地面积,相当于 8 亿亩。

自己种不太可能,买也困难。

大豆是一个全球流通的商品,尽管是一个基础作物,但全球每年产能超过四成都被卖往其它国家。在出口的 1.47 亿吨大豆里,出口到中国以外国家的只有 5100 万余吨。寻求美国以外的替代来源意味着全球其它地区的大豆进口量的 2/3 要让给中国。即便能买到,也会增加大豆的购买成本。

而如果没有价格合理的替代品,增加关税最终都会让购买方付出更多成本。

有评论说:“从大豆到汽车、飞机,可以打出组合拳来回击,这些商品的可替代性都比较强”。

现在看也没那么好替代。不只是大豆,航空业被波音和空客两个巨头垄断。当客户不能选择波音,空客也没什么理由拿到好价格。反过来也是一样。

战后数十年的自由贸易发展建立在供需关系的存在,政客要扭转它也不怎么容易。这次贸易战被普遍认为会以谈判而结束。

事实上在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时曾表示:“我们(中美)正在进行一场非常大的谈判。我们会看到我们想要的进展。但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发起 301 调查行动。我现在就在这里签名。”

此次对中国征税的前提是基于美国 “301 调查”的结果,该调查重点关注的是中美高科技产业的知识产权争端。

《财新》引述美国国会研究亚洲贸易和金融专家 Wayne Morrison 评论:"如果是知识产权,那么双方应该把此当作首要议题,立即召开聚焦在这个议题的经济对话;如果双方能在此平台对话,当谈判取得进展时,威胁要采取的制裁或许就可以被延迟或甚至取消。”

但愿如此。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自 Pxhere

  • 贸易战
  • 贸易
  • 大豆
  • 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