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纽约时报
  • 数据

既然你的数据在智能时代那么重要,你不该因此得到报酬吗?

比起为 Facebook 免费提供小狗图片,未来很可能会有更好的交易。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Facebook 需要为我们上传的小狗图片买单吗?

的确,这个想法听起来很疯狂。在 Facebook 上发张小狗图片又没有多辛苦,而我们是那么爱它们:14 亿 Facebook 日活跃用户每天会花半个多小时在狗上面。神奇的是,我们无需为此付费。

然而,硅谷等地正兴起一种新观点:Facebook 等科技巨头提供免费的在线服务——并从中收集用户数据——它们应该为获取的所有信息支付费用。

Instagram 上的春假照片、YouTube 上《我的世界》的攻略视频、搜索记录、在亚马逊上买的东西,甚至你去配偶父母家过感恩节途中 Waze (社区化交通导航手机应用——译注)的车速——这些数据都有价值,而且不久后还会升值,潜力不可估量。

公司掘取了用户线上生活的数据。如果让信息付费透明化,不仅能给用户更好的待遇,还能提高信息经济建设所需数据的质量,打破数据巨头对技术未来的桎梏,为失去活力的经济注入新鲜空气。

这并不是什么新观点。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是微软研究院(Microsoft Research)的技术哲学家和虚拟现实领域的先驱人物。他曾在 2013 年出版的《谁拥有未来》(Who Owns the Future?)一书中提出以上观点,旨在向那些主要靠广告商暗中操纵用户消费选择的线上经济做出必要的纠正。

即将出版的《激进市场》(Radical Markets)对此也有所提及,该书由芝加哥大学法学院的埃里克·波斯纳(Eric A. Posner)和微软首席研究员格伦·威尔(E. Glen Weyl)合著。欧洲一直试图对美国互联网巨头收税,这一观点正中其下怀。

在政治新闻网站 Politico 上月获取的一份报告中,欧盟委员会提议:由于“用户的位置是企业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数据由此收集和整理而来”,应根据用户所在位置对数字公司的收入征税。

用户数据是一种宝贵的商品。Facebook 根据用户简介为广告商提供了精确定位的受众群体。同样的,YouTube 会利用用户偏好来定制信息流。不过,随着人工智能的影响扩展到整个经济范围,这些和数据未来的升值空间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

数据是人工智能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使是训练系统执行相对简单的任务,如语音翻译、语音转录和图像识别等,也需要大量数据如标记的图片或整理为文字的录音来练习辨认内容。

“在领先的人工智能团队中,很多团队最多只需要一两年就能复制其他团队打造的软件,”技术专家吴恩达(Andrew Ng)指出,“但要获取其他团队的数据却相当困难。因此,对许多企业而言,真正的壁垒不是软件而是数据。”

我们也许会认为,用自己的数据换取小狗图片是一桩公平交易。但从另一种角度看,我们正在成为受害者。波斯纳和威尔在书中写道:“在最大型的科技公司中,劳动收入份额仅占 5% 至 15%,远低于沃尔玛的 80%。消费者的数据相当于它们的免费劳动力。”

“如果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公司代表更广阔的经济前景,”他们在书中写道,“它们的商业模式若没有根本的改变,我们可能会面临一个劳动收入份额从目前约 70% 大幅降至约 20%~30% 的世界。”

正如拉尼尔、波斯纳和威尔所指出的那样,具有讽刺意味的部分在于:人类正在提供免费数据来训练人工智能系统,以取代整个产业中的工人。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的评论员都在担心,一旦机器人抢走所有的工作,老百姓该如何维生。依靠国家税收,来为全民提供基本收入会是解决之道吗?

为用于培训机器人的数据向人们提供报酬怎么样?如果人工智能占经济总量的 10%,大数据公司将其数据收入的三分之二用于支付数据——相当于整个经济中的劳动收入份额——“工人”的收入份额将大幅增加。根据威尔和波斯纳的推算,四口之家年收入中位数将达到 2 万美元。

而关键在于,如果公司为人们生产的数据付费,数据的质量和价值将会增加。Facebook 可以直接让用户标记小狗图片来训练机器,也可以要求译员上传翻译。如果交易价值更加透明,Facebook 和 Google 就可以对信息质量有所要求。数据巨头若不愿意与用户直接明码实价交涉,就得接受用户提交的任何内容。

这种转变是有代价的。我们需要建立定义数据价值的系统。你的小狗图片可能会毫无价值,而从塞尔维亚语到克罗地亚语的大学翻译可能颇有价值。除了免费数据,YouTube 和 Facebook 可能会像 Netflix 那样向用户收取服务费。或者,它们可以通过训练人工智能系统赚钱,并支付一些版税流给用户,犒劳他们为训练人工智能而提供的数据。

但无论代价如何,这种变化似乎是值得的。重要的是,这有利于解决在新技术时代最重要的问题之一:谁来控制数据?

如今,业内的数据收集者主要是 Google 和 Facebook,而亚马逊、苹果和微软相对落后。它们的主导地位不可能受到真正的挑战:你能想到其他可以与之一较高下的搜索引擎吗?有其他社交网站能取代你所有朋友都在用的那个吗?如果公司不得不为用户的数据支付费用,这种支配地位可能会被削弱。

这么做的话,Google、Facebook 和亚马逊将无法把它们用来巩固技术生态系统顶端地位的网络效应扩展至人工智能的世界。人人都想上 Facebook,是因为大家的朋友都在 Facebook 上。但是,如果竞争对手直接为数据付费,就会削弱这种优势。

不同商业模式的公司可能会参与到竞争中。波斯纳说:“其他公司可能会提议说‘我们会为您的数据付费’。这是非常新颖的概念,一般人还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被这些公司利用的。”

当然,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怎样才能实现这个目标。我的猜测是,即使为用户数据付费能提高信息的质量,期望 Google 和 Facebook 主动开始付费还是太天真了。我们能否像欧盟委员会那样,请政策制定者介入,要求技术公司计算消费者数据的价值?

无论如何,比起为 Facebook 免费提供小狗图片,未来很可能会有更好的交易。


翻译:熊猫译社 Joey

题图版权:Unsplash@rawpixel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