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游戏
  • 约会模拟器
  • metoo

索尼叫停了一款约会游戏的发售,它被认为教坏了男人

Verge 评论,这是 “Metoo 时代我们需要的最后一款游戏”

《超级引诱者》(Super Seducer)本可能埋没在一堆约会模拟器之间,如果不是它正好赶上 #Metoo 的话。

这款去年 9 月登陆 Steam 页面的游戏,很快被形容为“世界上最猥琐的游戏”,评论者认为它鼓励了“跟踪者(stalker)”行为,并且教男人们成为变态。

它本质上是一个教授男人搭讪的游戏,由游戏制作人 Richard La Ruina 化身的 PUA(Pick Up Artist)搭讪大师全程指导, “如果你找不到话题、总被发朋友卡、不知道如何走出第一步,那么这个游戏会永远改变你的爱情生活。”

玩家会跟随制作人勾搭看上的每一个女人,试图与她们发生对话、操控她们的心情、最终引诱她们上床。它的卖点还包括真人出演、520 个分支选项以及多结局剧情。制作人声称,“如果你在游戏中选了正确的选项,那么你也会在现实里这么做……”

选项中的对话有时非常露骨

游戏在 3 月 6 日正式发售。从评测来看,它似乎夸大了自己的效果。多名玩家反映,因为机制和人设上的缺陷,游戏完全不能让一般个体产生代入感,对话选项和其导向的结局让人摸不着头脑,女性的反应则完全不像现实,与其说提供了可行性很强的社交建议,不如说是满足游戏宅的幻想。总体而言,作为一款约会模拟器,它相当平庸。

引起最强烈反响和媒体口诛笔伐的,还是游戏中搭讪大师对女性的态度。这位 PUA 完全不在乎女性是否想要进行对话,而执意将她们拖入一个个对话陷阱,比如突然去打断酒吧里两位女性的对话、在路上拦人,或是打扰咖啡店里一个看书的女孩。

在玩家做出选项时,镜头还会时不时切向另一个场景中的导师,如果你勇敢地做出了更进一步的选择,导师身边会出现两个穿着内衣的性感女孩,如果选择错误,女孩就会消失,导师将开始分析你哪里出了错——讲起来是鼓励害羞的内向者与女孩沟通,但游戏还是时不时向你展示终极目标:和姑娘们上床。

“这真的不是我们思考了几小时的决定,我们只是觉得应该区分一下好选项、中等选项和坏选项的结果,在视觉上奖励一下选对的人。很显然这种想法现在看来不太妙,我认识到了。在那时,它看起来完全没问题,因为其他好些游戏都有与剧情无关的性元素。”

制作人反对“游戏中包含心理操控”这种说法,但它的确存在。比如在与一个已经订婚的女孩进行交谈时,玩家的正确选项是询问这个女孩“你的的未婚夫会不会允许你和我说话、他允许你做这个吗?” 导师分析,女孩此时就会自然而然地抵触“被某人允许”的想法,她接下来的行动就会确定自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游戏建议你要让女人产生一种她们可掌控一切的错觉,但实际上却恰好给了你你所想要的。

但制作人并不认为游戏包含任何有害内容,它明确地告诉玩家,突然对女性发动攻势、不合时宜地触摸、提出露骨的要求都是错误的。

“我们在 #metoo 开始之前就做这个游戏了,所以很显然,它诞生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里,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制作人在接受 Verge 采访时说,“比如,让一个女导师坐在我身边,我俩可以一起评论各种搭讪技巧。”

公平地说,它和很多打擦边球的约会模拟器区别并不大,也有数量庞大的其他类别游戏曾用陈腐的思路塑造女性。但是这个前 #metoo 时代的游戏恰好赶上了这场运动的高峰,如今吸引了它所没料到的关注。如果没有这场运动,它所能收到的全部批评也许仅限于“游戏太无聊”或是“这些建议完全没有用”,然而现在,这些过时、带有物化女性而不自知的思想完全被展示在了聚光灯下。多家游戏媒体罕见地为一款约会游戏写了长文,均在批判它试图教授男人“有毒的行为和态度”——一方面煞有介事地说这只是社交建议,在被指出涉嫌性别歧视时,又称“只是为了好玩”,并且在游戏中没有任何“不要打扰这个女人”的选项。

它原计划在 PS4 上发售,但是索尼先一步将其叫停。索尼方面并没有解释这是由于伦理因素还是和游戏质量相关,尽管这两者都有点说不过去——游戏有分级,而索尼也不是没出售过质量一般的游戏。它毕竟是一款已经官宣要在 PS4 上架的产品,PS4 玩家可能对索尼自行审核他们本可以玩到的游戏感到不满。

这也许是一款差劲的游戏,拥有一套过时的逻辑,但它最好是被玩家自发地抵制。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有不少并没有玩过游戏的人加入了讨伐,真正给出有效评测的人则少之又少。

这也给其同类游戏敲响了警钟,现在他们要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产品了。

图片来自游戏

  • 约会模拟器
  • me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