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设计
  • 新加坡设计周 2018
  • 书籍设计

封面设计如何让人们重新认识书籍?这个展览值得一看 | 新加坡设计周

一场展示不会被出版的书籍设计的展览

3 月 5 日至 18 日,第五届新加坡设计周正在热闹上演。

作为新加坡的一张重要的“名片”,这一届新加坡设计周在往届的基础上增加了不少新鲜的内容,比如首次发起的三日论坛 Brainstorm Design,邀请世界各地各个领域的创意人士进行分享演讲。还有在荷兰村的社区营造活动,以及与国家遗产局共同打造的城市漫步设计之旅。在新加坡设计周主办的九个核心活动之外,由民间设计团体、公益机构等自发组织,遍布全城的 90 多个联动的设计活动同样热闹,它们共同构成了持续整个三月的一场设计盛事。

由新加坡的公益组织 SING LIT STATION LTD 举办的 Out of Print 展览,就属于新加坡设计周中散落全城的设计活动之一。

这场展览所在的“艺术之家”,前身是建于 1827 年的新加坡旧国会大厦。它曾举办过新加坡独立后的首次国会会议,1999 年迁入新址,2004 年这里被改造成了集各种现代艺术、电影、音乐、话剧演出的“艺术之家”。

“艺术之家” 

展览主办方 Sing Lit Station 即“新加坡文学站”(Singapore Literature)的缩写。该组织受新加坡国家艺术委员会资助在两年前成立,它致力于发展当地的文学社团,并给出方案和建议,打造读者和作者能够自由交流的平台。

如果你对文学感兴趣,Out of Print 是个了解新加坡本土文学的不错途径。这场展览聚焦新加坡的早期文学,展出了 16 部创作于 1965-1995 年间的作品。但它并没有枯燥无味地讲述文学知识,而是结合了现代平面设计的手法,通过重新定义书籍的字体、插图、摄影和印刷方法,重新唤起人们对过去的文学作品的兴趣。

展览现场

在 Out of Print 展厅内,16 本经过新加坡本土设计机构重新设计的“书”,被挂在白墙上进行展示,书的一侧是一张书籍原本封面的缩图,还有一段关于出版信息和内容的介绍文字。

设计封面可能是最直观地传达书籍魅力的方式。比如一本 1989 年出版的《新加坡恐怖故事完整收藏版》,它的封面和纸张边缘都被重新设计成了全黑色,整本书的正面只留下了一对红色瞳孔的眼睛,尖锐的目光透出恐怖的气氛。这种设计移除了原本封面上过多的文字信息,简洁而更具神秘感,也进一步激发观众的好奇心。

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再设计来自小故事集 Little Ironies。负责设计的 Sarah and Schooling 在创作封面时,经常会听到出版商的抱怨,“书的封面太沉闷了,它们不久就会从书架上消失”。出版商们想要一个明亮的设计,但如果是一个灰暗的故事,要如何展现明亮?

Little Ironies 就是一本有些灰暗的书,它其中讲了一个关于自杀的故事。最终,它的新封面变得明亮但不失讽刺意味——橙色、紫色、粉色组成的日落色调下,一个女孩下坠,她没有头。

另外一本 Peculiar Chris,是第一个讲述新加坡本土同性恋故事的书。1991 年,作者 Johann S Lee 在结束两年义务兵役后写下了这个故事,一年后正式出版,在当时的新加坡社会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这本书出版时的封面,是一张掩映在黑暗中的男性侧脸。Out of Print 展区里,它换上了新的紫色迷彩外衣,迷彩对应军营,紫色对应“没人意识到的平行世界里的真相”。如果仔细看,还能从这些迷彩图案中找到不同的人脸形状,“而这些都是藏在表面之下的”,策展方的工作人员 Daryl Qilin Yam 介绍。

有趣的是,在询问过出版方、作者、设计师之后,考虑到出版预算,展览展出的所有书籍设计,并不会真正取代它们之前的封面。Daryl Qilin Yam 向我们解释说,举办这场展览的目的在于,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向人们展示书籍的魅力。 

这场展览将一直持续至 3 月 19 日,有兴趣的话不妨去看看。


图片 记者拍摄/Sarah and Schooling 提供

  • 新加坡设计周 2018
  • 书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