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11 年、85 亿部之后,智能手机的增长到了尽头

接下来呢?

2017 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 14.72 亿台,较上一年下滑 100 万台。

这个一年光卖手机就能创造将近 4800 亿美元销售额的庞大产业此前已经持续增长了十几年,这是它第一次停下来。中国市场去年也第一次全年下滑

在智能手机刚起来的 2007 年,2.5 亿美国手机用户中只有 1500 万人用它。那时候苹果总营收不到 400 亿美元,还没现在一个季度多。腾讯、Google 刚上市三年,它们跟亚马逊、阿里巴巴一道,都是你在电脑上才会用的服务或应用。

而现在智能手机已经成了一年能卖 4787 亿美元的大生意,在制造业里仅次于汽车。这一数字可以在全球 GDP 排行榜中列第 26,超过泰国和伊朗。

如今全球市值前十的公司里有六个跟智能手机有关,苹果、Google、亚马逊、腾讯、阿里巴巴、Facebook。智能手机普及推动移动互联网发展,使每个人都有机会随时随地使用这些服务。

再没哪个产品能像智能手机那样,人人都得买,而且价格不算便宜却让人换个不停。

一切生意的运作都是为了实现增长。当增长难以为继时,问题就来了。

人们在说东南亚新兴市场、中欧、东欧是新增长点。但那里本身市场规模有限,一个巨大市场增长停滞以后,它们的销量增长不足以填补缺口。

尽管智能手机发展到今天,人们不会也不可能离开它,但对于制造商以及为它服务的供应商来说,这是个大事情。

智能手机卖不好很简单,人人都有它,也没什么动力换

目前,全球至少一半手机用户在用智能手机。几个大市场中,北美、欧洲的智能手机使用率已经超过 70%。中国智能手机用户约 7 亿,96% 用互联网的人都是智能手机用户。

在美国,像 iPhone、三星 Galaxy 这样的高端手机报废前要转手 3-4 次。每一年手机厂商都在新品发布会上重复着几个热点词,比如拍照、运行速度、分辨率。

年复一年也的确是每次有新的亮点,但没有到让人非换不可的地步。不管是 8000 元的 iPhone X、4000 元的 iPhone 6,还是 2000 元的 Android 手机,最常用的应用都是那些。

现在连各家 Android 手机的 Logo 都是如此相似。图/收集自公开网络

独立分析公司 Asymco 通过数学模型和苹果披露的销售数字以及激活设备数,预估出每三台存量苹果设备里有一台处在“退休”状态。它再根据这个数字用公式预估出苹果设备的平均生命周期。这一数字已经从 iPhone 刚发布时的一年变成四年零三个月。

Asymco 预估的苹果设备生命周期。假设已售 20 亿部减去激活 13 亿部,得到退役 7 亿部。然后在坐标系里找上一次已售设备数达到 7 亿部的时间,该节点到今天的时间就是产品平均生命周期。图/asymco

这种趋势变化就像人口增长一样,在起初阶段大致是指数增长;然后随着开始变得饱和,增长变慢;最后达到成熟时增加停止。手机也到了老龄化阶段。

标准 Logistics 函数示意图。

IDC 研究主管热罗尼莫说:“人们有手机,他们知道在用什么、想要什么功能,并不急于去商店(买新手机)。”

从 2014 年开始,用户换手机的时间变长了。其中美国用户的换机周期从 2014 年的 23 个月延长到了现在的 31 个月,数据公司 BayStreet 预计明年会延长到 33 个月。

一份研究显示屏幕破碎、电池老化、厂商停止系统维护才是人们换手机的三大理由

美国研究机构 Creative Strategies 首席分析师 Carolina Milanesi 认为过去十年,智能手机最大的销售驱动力是不断变大的屏幕,而摄像头像素比拼和双摄只能在一段时间内促进销量,像防水等一些功能基本对提升销量不起作用。

由于市场上存在越来越多老旧设备,应用开发者就要去适配这些设备、为它们进行性能优化,否则就会失去相当一部分市场。

这就会产生一种恶性循环。尽管新手机的处理器性能还有明显提升,但很少会有应用只支持新手机,所以因为应用换新手机的人就更少了。

AR、VR 之类的关键词都没能激起足够的购物欲,面对这个增长停滞的市场,厂商开始从其它地方想办法。

销量下滑,手机厂商卖更贵的手机保证利润率

市场研究机构 Canalys 的数据显示,2017 年中国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为 4.59 亿台,比 2016 年下降了 4%。这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第一次出现全年出货量下跌。

但智能手机却是卖得更贵了。Gfk 监测到中国 2017 年智能手机销售额增加了 14.4%,平均销售价格为 2250 元,较前一年增加 295 元。

在各价格段中,2500-4000 元档位和 4000 元以上机型的市场份额增幅最大,其他价格档位手机的市占率都在跌。其中,OPPO、vivo 一度分别靠 R9s 和 X9 占据 1999-2999 元档手机半年以上的月度销量前二。

去年下半年发售的 R11 则是帮助 OPPO 在 2999-3999 元细分价格区间中的销量份额大增,从去年 5 月的 19% 增至 7 月底的 44%。

因为电池爆炸事件而销量和形象俱损的三星,去年新发布的 S8 直接在 S7 基础上涨价 800 元,达到 5688 元;国行 Note 8 涨价 1000 达到 6988 元,高配版本快赶上 iPhone X 的售价。

涨价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存储芯片、屏幕等元器件的大幅涨价,线下渠道也渴望更多分成。手机厂商不得不通过涨价来保证毛利润。

而且这一趋势大概还会继续。Gfk 预计 2018 年中国手机销量将从 4.69 亿台下降至 4.49 亿台,销售额却将增长 7.1%、达到 1.09 万亿元。

全球范围内也是相同趋势。根据 IDC 的数据,全球智能手机平均价格从 2016 年 282 美元提到高 2017 年的 288 美元并且预测未来四年内持续升到 317 美元。

其中涨价最猛的还是苹果。去年第四季度,iPhone X 让每个用户平均多花了 178 美元。它也帮苹果在手机销量下滑的情况拿出一份利润破纪录的财报:净利润 200 亿美元。

系统差别,让中国 Android 用户换手机品牌越来越麻烦,海外 Android 用户越来越简单

在多设备协同这点上, Android 如今越来越像 iOS —— Google 有一套统一的账户体系,用户使用索尼、三星、Google、LG 的手机没有本质不同,用户数据如短信、通话记录、照片、应用程序都可以利用 Android 自带的备份/恢复软件在多设备间同步。

不过这跟中国用户基本没关系。

因为种种限制,尽管中国智能手机厂商都在用 Android 系统、也跟着 Android 升级节奏提供更新,但 Android 的诸多特性在国内无法使用。手机厂商自己开发定制系统,做用户界面、帐号体系、想通过一些差异化留住用户的。比如小米 MIUI、华为 EMUI。

不同厂商设备间迁移数据的方法不是没有,但大多通过第三方备份软件实现,过程复杂。

而被 Google 牢牢控制着的海外市场手机厂商,却正变得像 PC 时代的惠普、戴尔、联想 —— 不同设备在外观设计和一些硬件功能存在差异,但 Windows、Office 这类的软件体验没有区别,现在 Android 也是一样。

国内手机厂商也因此想在海外开拓新市场。但离开中国,这些手机厂商也的确只能卖硬件了,互联网服务、应用商店都牢牢控制在 Google 手中。

小米很早就说过的生意模式,现在被各大手机厂重新拾起

雷军 2011 年说小米是家移动互联网公司,未来靠互联网服务来赚钱,硬件只是微利。

此前路透曾报道小米 2015 年互联网服务收入约为 5.6 亿美元,刚过雷军 10 亿美元目标的一半。

互联网服务包括应用商店、系统/软件内置广告、游戏联运等。这些服务现在不一定能挣到很多钱,但在手机销量下滑、新用户难获取的情况下,手机厂商还是得去做。

它们最能控制的就是手机应用商店。

2016 年,只有大约三成智能手机用户使用厂商自带应用商店,近 60% 用户选择第三方手机应用商店。而到了 2017 年上半年,手机厂商自营应用商店的用户占比却超越第三方应用商店,达到 50.3%。

有机会在应用商店取得利润是厂商自己做的动力。比如海外市场,Google Play 应用商店为 Android 大部分利润,里面承接应用广告,并且向付费应用和游戏抽取 30%。

因此手机厂商还在设法阻止第三方应用商店继续获得剩余市场。手机厂商利用对手机系统的控制优势,阻止用户卸载自带的应用商店和安装第三方应用商。在此过程中,容易引发手机厂商与第三方应用商店经营者之间的纠纷。

比如 2015 年的时候安智市场起诉华为公司不正当竞争并索赔 50 万;腾讯也起诉 OPPO 不正当竞争案,该案目前获得了法院的诉前禁令,裁定 OPPO 停止侵权行为。

手机厂商在互联网那个服务领域还有个更好的效仿对象,苹果。

去年第四季度,苹果财报的其中一个增长重点就是 App Store 和 Apple Music 这两个互联网服务,营收达到 85 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 18%。

苹果还拍自制剧。小米虽然没有直接出钱请制作团队,但在 2014 年以 3 亿美元入股爱奇艺。后者已于近期提交招股书,小米持股 8.4%。

当一个市场不再增长,小品牌的用户逐渐流向了大品牌

2017 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前五名的手机厂商,三星、苹果、华为、小米、OPPO 的市场份额都较 2016 年同期有所增加,排名靠前的公司从后几名公司手里拿走大约 5.2% 的市场份额。

这一情况在销量同样下滑的中国更为明显。GFK 的数据显示中国前五名智能手机品牌市占率从 2015 年三季度末的 60% 提高到 2017 年年底的 83%。

与此同时,中国第 6-10 名的份额总 27% 跌到 10%。魅族、金立、三星这些品牌去年出货量都比前一年少,小厂商的存在感更弱了。

而且在销量 5000 万台级别的小米之后,紧挨着就是 2000 万的魅族,之间存在断档。中间的空挡没有厂商能填补进来,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三年。

联想本来有摩托罗拉这个品牌。但因为一直在调整手机业务和团队、产品线杂乱无章,拥有摩托罗拉品牌的联想,去年在中国只卖了 179 万台,基本从这个市场消失。

360 因为近期一系列吓人的新闻短暂回到人们视线里。最近跟它一同被说起的,是另一个常被人提起又忘掉、始终说不清楚到底卖了多少台的锤子 —— 传闻 360 跟锤子手机合并,但罗永浩很快否认。

竞争越来越难,厂商越来越想控制上游环节

手机生意最重要的是差异化。无论更好的软件体验、更好的品牌,还是硬件产品本身。现在 Android 厂商的软件相互间差距越来越微小。产品上的差异化更多到了硬件。

手机生意的钱,现在大部分是给渠道和供应链赚走了。当产品竞争愈发激烈时,手机厂商就更想控制供应链上游。芯片是其中重要一环。

而在手机厂商自研芯片这件事上,走得最远的是苹果。

2008 年它收购芯片制造商 P.A. Semi,两年后在初代 iPad 上推出首款自研芯片 A4。此后 A 系列处理器性能把专门从事相关产品研发的高通、英特尔甩在身后。并且苹果将芯片研发延伸到 GPU、协处理器、蓝牙芯片等。

三星、华为也是继苹果之后少数几家自研芯片的手机厂商。其中三星不单自用芯片,更是将其作为支柱业务之一。去年 4-6 月,三星依靠半导体业务的出色业绩,经营利润首次超过苹果,成为全球第一。三星还决定将芯片代工业务独立出来,目标是未来五年内成为仅次于台积电的全球第二大芯片封装厂。

小米则是少量手机使用自研处理器。他们在去年发布的松果手机上使用了首款自研处理器,澎湃 S1。

就以往更以营销见长、总是避免谈及性能和新技术的 vivo,也开始抢着使用新技术。今年  1 月 CES 上,vivo 展出使用识别技术解决方案公司 Synaptics 屏下指纹识别的工程机, 也就是随后发布的 vivo X20 Plus 屏幕指纹版。

它正面只有前摄像头、屏幕,没有 iPhone X 上面的额头。指纹识别组件做进屏幕后,原来放置指纹识别的手机“下巴”位置也做成了屏幕。

vivo x20 plus 图/9to5Google

当时 vivo 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其实跟包括高通、汇顶在内的指纹识别方案商同时都有合作,本土公司汇顶提供最多的人力和研发资源,但现在还是 Synaptics 最快做出实际产品。

但其实在经过 10 万台级别的量产验证前,任何新技术都是具有潜在风险的。vivo 的屏下指纹就存在良品率偏低、成本偏高的问题。

在上个月举行的 MWC 大会上,vivo 新发概念机 Apex,它同样采用屏下指纹识别,而且可识别区域更大。而且因为把前摄像头做成弹出式、平时不用的时候藏在机身中,所以 Apex 正面只有一款屏幕,左右和顶部边框只有 1.8 毫米。这在一群效仿 iPhone X 的异形屏 Android 手机中的确不一样。

图/GIPHY

芯片公司不是合并,就是转而寻找新机会

在手机厂商开始控制供应链上游之后,一些供应商要么合并,要么边缘化之后转投其他行业。

之前英伟达和英特尔也想做手机处理器生意。

2011 年已经占据桌面显卡大半市场的英伟达开始推出手机芯片,并在从单核心到双核心手机的过渡中,开发出 Tagra2 双核处理器。那时候高通还是一家提供基带的厂商。

但英伟达在之后的研发中落后高通等竞争对手。当后者骁龙 8 系列发布后,英伟达已经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之后它选择放弃低利润率的移动设备市场,把业务重心转向图形处理器、汽车和超级计算。

英特尔也一直想研发智能手持设备的芯片并提供高额补贴。但亏损数十亿美元之后,英特尔放弃这一市场。

2017 年,英特尔动用几乎全部现金储备、以 153 亿美元收购以色列自动驾驶方案提供商 Mobileye,并和宝马达成联盟合作,共同研发自动驾驶技术。

留下来的厂商也在谈合并。博通跟高通间多达 1400 亿美元的并购已经谈了好几个月,还引来美国监管部门介入。

芯片行业并购金额。左轴单位:10 亿美元

合并之后将会对芯片市场形成更严重的垄断。联发科如果不调整经营策略,很可能在这波竞争过程中消失。经过几次退出、并购后,手机厂商能选的供应商只能局限在两三家之间。

利润不够分,越来越多的线下店只能卖一个牌子的手机了

依靠小霸王、步步高时代积累的资金,OPPO 从 mp3 时代就常常利用明星效应做宣传。2011 年拉着莱昂纳多打起了第一款手机的广告,之后请过的代言人包括杨幂、杨洋、李易峰、TFBoys 等。

但这些不是 OPPO 以及同它在资本上有血缘关系的 vivo 在最近几年变成中国智能手机销量前三的主要原因,快速扩张的线下店才是。

事实上中国没有第三个公司像 OPPO、vivo 一样,从 2013 年开始用代理加盟店方式扩展乡镇的线下门店,用了 3 年时间,从 5 万家扩张到 20 多万家。

尽管如此,2016 年年中的时候,只能卖一家品牌手机的专卖店占零售渠道的比例,还只跟同时卖好多品牌手机的运营商、通讯连锁店等相当。

但到 2017 年 9 月时,品牌专卖店占零售渠道比例已经两倍于其他的连锁店。一年半时间,手机厂商对渠道的话语权快速上升。OPPO、vivo 还让国内的省级代理商到印度承包建立当地的销售渠道。

线下渠道不是为了慈善的,对于加盟商来说,给用户推荐 OPPO、vivo 是因为他们自己能赚钱。根据《中国证券报》的消息,2016 年前后,销售人员每卖掉一台 OPPO 手机,拿到的分成在 100 元左右。一般认为,OPPO 手机有超过 20% 的销售额分给了店家、店员、省级代理商等环节。

Canalys 分析师何天华告诉《好奇心日报》,无论是出于品牌升级还是控制利润率,手机厂商都很有可能减少对店面数量小于 5 间的“街边店”、通讯城档口的补贴。

现在不知道国内补贴是不是会减少或者停掉,但 OPPO、vivo 在印度已经开始了。

印度《经济时报》报道,OPPO、vivo 今年年初在印度智能机市场总计拥有约 17% 的市场份额,但他们已经把提供给当地手机零售商的利润分成砍掉了 40% 以上,引发了社区店铺和手机连锁店的不满。

根据 OPPO 的官方说法,他们现在有一万多家专卖店,销售收入占公司整体 10%,算上其他小门脸的授权店得有 25 万家,但前期快速扩张,使得品牌管理做的不细、不够深入,接下去都要改。

改造过程中,资源会向大中型零售店面集中。GFK 分析师认为这意味着店面选址、装修、面积都可能向旗舰店看齐。在这种政策调整下,中小型零售店将受到冲击。

5G 被认为是下一个增长点,但制定标准的人都想不出一定要你用的理由

5G 是今年世界通信大会(MWC)最热门的词汇。西门子、华为、英特尔、高通……几乎所有参加展会的厂商都在展示 5G 技术和相关产品,涉及物联网、自动驾驶、网联汽车。

这些都和智能手机手机没有直接关系。尽管如此,5G 依旧被视作是智能手机下一个增长点。按照惯例运营商会对其开展补贴,这是厂商的动力。

GFK 报告认为,中国计划 2019 年年底进行 5G 商用。此前中国 4G 牌照发放一年后,4G 手机销量呈爆发式增长,从 2014 年 7 月不足 500 万台涨至 10 月的 1500 万台。5G 有希望延续甚至缩短这一周期。

但 4G 手机销量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爆发,是因为存在大量有 4G 迁移需求的移动 2G 用户,4G 的到来意味着他们真正用上了移动互联网。截至 2014 年 6 月底的时候,中国移动 4G 用户刚超过 1000 万;截止同年 10 月底,中国移动 4G 用户规模已经超过 5000 万户。

而 4G 和 5G 间没有这么大的体验鸿沟。在 GSM 协会的 5G 展望里,除了 VR、AR、物联网和自动驾驶外,其他所有服务包括实时通话、远程协作等都是 4G 甚至 3G 网络下就能实现。

1980 年代个人电脑逐渐普及以后繁荣了二十多年,期间苹果、微软等公司开始壮大,比尔盖茨成了最年轻的首富,伴随着计算机而来的互联网也逐渐形成并在 2000 年达到一个顶峰

当它 2000 年泡沫破裂的时候,智能手机接了过去,并继续高速发展十几年,向前推动信息社会。当时计算机市场也还在增长,但人们对它已经非常熟悉,拥有计算机不再是件让人开心好久的事情。

现在智能手机的发展停下,找不到能接上去的新技术或产品。而手机本身也像早先的电视、计算机那样,变成家电一样的日常存在。

智能手机说了很久的增长天花板,现在终于触到了。

这些技术和产品都给社会带去巨大进步,对人类生活、工作的影响很彻底。但它们生意本身也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

题图/Christian Research Service1ZOOM.Me

  • 10 个图
  • Top 15
  • 智能手机
  • 苹果
  • 诺基亚
  • OPPO
  • vivo
  • 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