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38 名诺贝尔奖得主给土耳其总统写了公开信,呼吁法治和言论自由

“我们呼吁解除紧急状态,迅速恢复法治,充分享有言论自由。”

2 月 28 日,《卫报》刊发了一封 38 名诺贝尔奖得主给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公开信

这些诺奖得主包括作家石黑一雄、S.A.阿列克谢耶维奇、J.M.库切、V.S.奈保尔、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物理学家 P.W.安德森(Philip W Anderson);化学家阿龙·切哈诺沃(Aaron Ciechanover);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等等。

公开信称, 2018 年 2 月,被土耳其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的 6 名记者、作家遭受到了不公正的审判,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足以给他们定罪。土耳其应该恢复法治和言论自由,释放这些记者、作家。如果不释放这些记者、作家,土耳其也不再有资格宣称自己是自由世界的一员。

“所有这些写作者,在其职业生涯当中,都反对任何形式的政变和军国主义。但是,他们却被土耳其检方指控帮助武装恐怖组织发动政变。”公开信写道

被捕记者艾哈迈德·阿尔坦,来自:birgun

据路透社报道, 2 月 28 日,著名记者艾哈迈德·阿尔坦(Ahmet Altan)被土耳其法院追加了额外的刑期,一共 5 年 11 个月。新的指控主要是因为阿尔坦之前所写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一被指控把库尔德工人党(PKK)的行为描绘为无辜,二被指控在文章中侮辱了总统埃尔多安。土耳其认为,这两项行为都是“犯罪”行为。两周之前,阿尔坦才因为“参与政变”判处无期徒刑。而在 2 月被宣判无期徒刑之前,他已经被拘留了大约 17 个月。

除此之外,艾哈迈德·阿尔坦的兄弟穆罕默德·阿尔坦(Mehmet Altan)和其余 4 名记者在 2 月也遭到了参与政变的指控和判刑。其中,穆罕默德·阿尔坦被指控在政变前一天的电视脱口秀节目中,发布了密码信息。但是,所有 6 名记者、作家都否认了对他们的指控。

具体来说,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土耳其指责这些记者与流亡的穆斯林学者 Fethullah Gulen 领导的一项运动有关。土耳其声称,  Gulen 是 2016 年 7 月未遂政变的幕后主导。但现居住在美国的 Gulen 否认了这一指控。

被捕记者穆罕默德·阿尔坦,来自:sputniknews

对 6 名记者、作家的判决引起了包括联合国在内的众多国际组织和许多知名人士的批评。这些判决也被认为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 2016 年的政变后,强权镇压的最新例子。

记者无国界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秘书长 Christophe Deloire 说,因该裁决,“土耳其司法部门和控制法官的政权在世界面前自我献丑”。“这为不成立的指控下的其他记者设立了一个破坏性先例。”国际笔会(PEN International)政策负责人 Sarah Clarke 说

38 名诺奖得主致埃尔多安的公开信也正是在 28 日判决公布之后的几小时,在《卫报》发布的。

Fethullah Gulen,来自:维基百科 

自土耳其 2016 年的政变发生以来,埃尔多安不断加强集权,进行政治清洗。对此,我们之前也曾报道过。 2016 年 7 月 15 日,支持世俗化的土耳其军方内部派系发动军事政变,试图推翻总统埃尔多安的统治,终止伊斯兰化的进程。一夜间道路封锁、坦克开上街头,不断有平民受伤和丧生。不过叛变在两天内被镇压,据官方统计政变中有 161 名平民与警察被杀、104 名叛变士兵被击毙、1440 人在冲突中受伤。

随后总统埃尔多安开展一系列政治清洗行动,目前已经有 5 万多人被捕、11 万来自军队、司法、学校和媒体人士被革职。埃尔多安也开始采取一系列措施强化自己的权力。他重组军队,原本隶属于总理府的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和国家情报局,现在归总统府管辖;修宪法案在 2017 年 4 月的公投中通过,这意味着 2019 年之后土耳其将放弃议会制,总统将全面掌控政府。该国反对党担心此举可能会巩固中东最关键的权力掮客国家的独裁统治制度。

除此之外,据《纽约时报》报道,政变后,土耳其政府还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一系列查抄充公行动。自那以后,已有 950 多家公司遭到了查抄。据说,所有这些公司都与被土耳其指责发动政变的穆斯林传教士 Fethullah Gulen 有联系。从小型果仁蜜饼连锁店到大型上市企业集团,土耳其政府目前已经篡取了大约 110 亿美元的公司资产。几千名被剥夺产业的高管们纷纷逃往美国纳什维尔、芬兰赫尔辛基等遥远的海外城市。另一些不那么幸运的高管沦为了阶下囚,成为了一场大规模监禁行动的受害者。

被捕记者 Nazli Ilicak ,来自:karar

《纽约时报》报道称,现在,埃尔多安每天都发表公开演讲,有时候一天发表几次。他的演说充斥着民族主义和反西方的言论,以及诗歌和引述的宗教名言,宣扬土耳其历史的光辉。他誓言要保卫土耳其边境,战胜恐怖主义,并发布已死的敌人数量,表彰为国殉难的烈士。今年 2 月,他在一场集会中,还鼓励人群中一位 6 岁女童为国牺牲,女童当场哭泣。

而身在狱中的阿尔坦很绝望。他说:“我们将在三米长、三米宽的牢房独自度过我们的余生。我们将被带出去看一天一小时的阳光。我们永远不会被赦免,我们会死在牢房里。”

“我们呼吁解除紧急状态,迅速恢复法治,充分享有言论自由。这样 Ilıcak 女士和阿尔坦兄弟才能上诉成功,他们和其他被错误拘留的人们应马上获得无罪释放。最好的情况是,这一系列秩序的恢复,将使土耳其再次成为自由世界中骄傲的一员。”38名诺奖得主在公开信结尾写道。

埃尔多安,来自:维基百科

附:38位诺贝尔奖得主致埃尔多安总统的公开信全文

亲爱的埃尔多安总统:

我们希望您注意,一些言论自由方面的权威人士认为,由于对于一些作家和思想家的非法拘禁和错误定罪,土耳其共和国的国家声誉、国民尊严和民生福祉正在遭受损害。

“土耳其言论自由备忘录”(2017年)中,欧洲委员会人权事务委员尼尔斯梅兹涅克斯曾做出以下警告:

“土耳其的民主辩论空间已经极大地萎缩了,越来越多的司法骚乱波及到了大部分社会阶层,记者、议会议员、学者乃至普通公民都受到了影响。打击多元主义的政府行为导致了自我审查。这种恶化是在一个非常复杂的背景下发生的,但不论是土耳其未遂的政变,还是其他恐怖主义威胁,都不能将侵犯媒体自由和如此无视法治的措施合理化。

“当局应该立即做出改变,彻底改革刑事立法和实践,重新建立起司法独立,并重申他们保护言论自由的承诺。”

这位委员的担心明显来自于 2016 年 9 月畅销小说家和专栏作家艾哈迈德·阿尔坦(Ahmet Altan)的被拘留事件。 7 月政变失败后的逮捕潮中,受波及的还有他的弟弟穆罕默德·阿尔坦(Mehmet Altan),同时也是经济学和散文家教授,以及著名记者 Nazlı Ilıcak 。这些作家被指控“企图通过暴力或武力推翻宪法秩序”。检察官们原本希望以“在电视节目中向政变支持者发出‘潜在信号’”为名控告他们。来自大众的讥笑使他们改变了“运用修辞‘唤起政变’”的指控。最后,土耳其官方安纳托利亚通讯社称此案为“政变召唤(者的)审讯”。

正如委员的报告所述,法官在审理艾哈迈德·阿尔坦案时的证据仅限于他 2010 年在 Taraf 报纸上发表的一篇故事(艾哈迈德·阿尔坦在 2012 年之前一直担任这份报纸的主编),还有他的三篇专栏社论,和一次电视节目。用来指控其他被告的证据同样没有根据。所有这些作家在他们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强烈反对任何形式的政变和军国主义,而他们却被指控帮助一个武装恐怖组织发动政变。

该委员认为,对阿尔坦兄弟的拘留和起诉是土耳其大面积镇压行动的一部分,针对那些对当局有异见者或持批评态度的人。他认为这种拘留和起诉侵犯了人权并破坏了法治。同时,联合国言论自由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也同意这一观点,并将这类型的法律诉讼称为“展示(杀鸡儆猴式的)审判”。

土耳其宪法法院同意这种批评。今年 1 月 11 日,法院判定审前拘留侵犯了穆罕默德·阿尔坦和记者沙辛·阿尔拜伊的权益,他们应当获得释放。然而,一级法院拒绝执行上级宪法法院的裁决,使得司法制度违宪。总统先生,您必须注意,这项违抗行为以及这个违法决定得到了您政府发言人的支持。

2018 年 2 月 16 日, Altan 兄弟和 Ilıcak 被判处无期徒刑,这一判决排除了他们未来得到特赦的可能性。

埃尔多安总统,我们,也就是公开信末尾的签名者,同意大卫凯伊的以下意见:“法院的判决加重了记者的刑期,使得他们由于工作而入狱,此外并没有提供他们参与(或企图参与)政变的实质证据,也没有确保一个公平的审判。法院的行为严重威胁到了新闻业,其中保有土耳其残余的言论自由和媒体自由。”

1998 年 4 月,您被免去伊斯坦布尔市长的职位,禁止担任政要,并被判处有期徒刑 10 个月。只因为您在 1997 年 12 月的公开演讲中背诵了一首诗,刑法典第 312 条就将您定罪。您那时受到了不公正的、非法的、残酷的待遇。当时许多人权组织都为您辩护,现在它们对您的国家目前发生的违法行为感到震惊。国际特赦组织、国际笔会、保护记者委员会、 Article 19 组织和无国界记者会都在其中。

2009 年 2 月 2 日,在切廷·阿尔坦的纪念典礼中,你公开宣称“土耳其不再是过去的土耳其了,那个旧的土耳其曾经把它的伟大作家送入监狱——这个时代永远消失了。”底下的观众席中就坐着切廷·阿尔坦的两个儿子:艾哈迈德和穆罕默德。九年后,他们被判处了死刑;这不是出现了基本的矛盾吗?

在所述情况下,我们表达了土耳其人,土耳其盟国及其所属多边组织中许多人的关切。我们呼吁解除紧急状态,迅速恢复法治,充分享有言论自由。这样Ilıcak女士和阿尔坦兄弟才能上诉成功,他们和其他被错误拘留的人们应马上获得无罪释放。最好的情况是,这一系列秩序的恢复,将使土耳其再次成为自由世界中骄傲的一员。


•诺贝尔奖得主签署人全名(按公开信原文顺序排列):

白俄罗斯作家S.A.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xievich);

美国物理学家菲利普.W.安德森( Philip W Anderson);

以色列生物学家、化学家阿龙·切哈诺沃(Aaron Ciechanover);

南非作家J.M库切(JM Coetzee);

法国物理学家克洛德·科恩-塔诺季(Claude Cohen-Tannoudji);

美国有机合成化学家埃利亚斯·詹姆斯·科里(Elias J Corey);

德国化学家格哈德·埃特尔(Gerhard Ertl)  ;

法国物理学家阿尔伯特·费尔(Albert Fert);

瑞士、美国籍生物化学家埃蒙德·费希尔(Edmond H Fischer);

美国生物学家安德鲁·法尔(Andrew Z Fire);

俄罗斯裔荷兰藉与英国藉的物理学家安德烈·海姆(Andre Geim);

美国物理学家谢尔登·格拉肖(Sheldon Glashow);

法国物理学家塞尔日·阿罗什(Serge Haroche);

美国生物学家利兰·哈里森·哈特韦尔(Leland H Hartwell);

美国英国双重国籍经济学家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

英国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亨德森(Richard Henderson);

美国化学家达德利·赫施巴赫(Dudley Herschbach);

以色列生物学家、化学家阿夫拉姆·赫什科(Avram Hershko);

美国化学家罗德·霍夫曼(Roald Hoffmann);

德国化学家罗伯特·胡贝尔(Robert Huber);

英国生物化学家蒂姆·亨特(Tim Hunt);

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

犹太裔奥地利作家艾尔弗雷德·耶利内克(Elfriede Jelinek);

美国经济学家埃里克·马斯金(Eric S Maskin);

德国生物化学家哈特穆特·米歇尔(Hartmut Michel);

德国作家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

英国作家V·S·奈保尔(VS Naipaul);

美国物理学家威廉·丹尼尔·菲利普斯(William D Phillips);

匈牙利犹太裔加拿大化学家约翰·查尔斯·波拉尼(John C Polanyi);

英国化学家理查德·罗伯茨(Richard J Roberts);

美国细胞生物学家兰迪·韦恩·谢克曼(Randy W Schekman);

尼日利亚作家渥雷·索因卡(Wole Soyinka);

美国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

美籍德国生物化学家托马斯·聚德霍夫(Thomas C Südhof);

美国生物学家杰克·绍斯塔克(Jack W Szostak);

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

澳大利亚病理学家罗宾·沃伦(J Robin Warren);

美国生物学家艾瑞克·威斯乔斯(Eric F Wieschaus)。


题图:Flickr、unsplash

  • 土耳其
  • 记者
  • 法治
  • 言论自由
  • 埃尔多安
  • 政变
  • 长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