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metoo
  • 性骚扰
  • 女性主义
  • 性别平权

好莱坞对性骚扰做了一个调查,94%的人me too了 | 好奇心小数据

#MeToo 背后是一个高于寻常的数据,但是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这个数字,关注重点也不该限于“指控”

自 10 月 15 日以来, #MeToo 运动由哈维·韦恩斯坦丑闻发酵,演变成了一场席卷 85 个国家的全球运动,数百万女性和部分男性打破沉默,或是走到台前指控性骚扰者,或是揭露行业潜规则。4 个月内,从好莱坞到硅谷到新闻界,150 多位男性名人受到指控。

过去数月的相关报道往往是受害人陈述自己的经历,《今日美国》则进行了一次更为广泛、更加定量的调查。这场联合了国家性暴力资源中心、影视从业女性协会、创意联盟的调查,覆盖了 843 位在娱乐业工作的女性,职位涵盖制片人、演员、编剧、导演、剪辑、摄像等,主题围绕她们遭遇或见证过的不当性行为(sexual misconduct)。

最终数据让人吃惊——94%,这就是好莱坞女性工作者遭遇性骚扰的比例。也就是说,几乎每一个参加调查的人,都承认自己经历过某种形式的骚扰和攻击,对方通常是手握权力的男性;有 21% 的参与者说,她们曾经被迫做出至少一次的性举动。

这种“性骚扰”的囊括范围可能比部分人想象得更广,它包括:不合时宜的性相关评论和接触、向女性提出发展性关系的要求、强迫女性和自己发生性行为或者做一些性意味的举动、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在试镜中要求女性裸体等等。

加州大学性别平等研究中心的总监 Anita Raj 表示,对于这个结果要保持一些谨慎,但是从总体上看,它“具备可信度且重要”。“这个百分比高于一般的工作场所性骚扰,但我们都知道每行每业是不同的……94% 其实并不让人震惊,它只是说明(性骚扰)在好莱坞是普遍存在的,在好莱坞的背景下,如何界定‘职业性的交流’非常模糊。”

“这些情况是如此之常见,以至于已经被视为正常的事情,”一位被调查者说,“对我来说,这包括在耳机里听到的厌女和骚扰言论,以及大大方方摸我并对我评头论足,我过去 20 年都承受了,把它视为在这个男性主导的产业里工作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这项调查还发现,只有 1/4 的女性会向人提及这件事,大部分担心会在工作和私人领域遭到报复。其他不投诉的原因还有“没证据”、“不确定能不能算性骚扰”、“感到羞耻”等。而在少部分报告和投诉的事例中,骚扰者得到惩罚的概率刚过 50%,这“惩罚”还囊括了口头警告这一没什么实际效应的措施。没有一起案例最终闹上了法庭;少数情况下,投诉者会被开除。

值得一提的是,这项调查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比如它是一项发邮件邀请业内女性自主参与的调查,这些自愿参与者的样本属性并不足够明确。

不过,性骚扰的相关调查已经在全球展开。

放眼其他行业和全球各国,有关性骚扰和性侵的数据也值得警惕。2 月 21 日,一项受 #MeToo 启发的在线调查揭示,美国有 81% 的女性和 43% 的男性经历过性骚扰;去年,联合国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 35% 的女性遭受了身体暴力和性暴力,1.2 亿未成年女性被迫发生性关系,每个洲的性骚扰数据不同,亚洲的越南(87%)和印度(79%)是重灾区,南美和欧洲并不落后多少,埃及女性则报告了 99% 的性骚扰比例。

这场运动从演员 Alyssa Milano 于 10 月 15 日发布的一条推特“如果你被性骚扰或性侵了,请用‘me too’来回复这条推特”开始,一周后,它已波及 85 个国家,拥有 1700 万推特讨论。

相应地,美国全国性侵、虐待与乱伦热线接电量飙升,11 月和 12 月接电量分别比同期增长 25% 和 30%,2017 年的总数 204980 通,为该组织自 1993 年成立以来的峰值;DC 性侵危机中心则汇报了两倍于平时的周接待人数,更多受害者开始寻求法律和心理援助。

12 月初,《时代》将年度人物授予了这群“打破沉默者”。金球奖和格莱美颁奖典礼上,明星们开始佩戴 “Time’s Up” 标签和白玫瑰,以示自己对反骚扰和反歧视的支持。

不过 #MeToo 的焦点似乎从未偏移——曝光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上位者。《洛杉矶时报》在去年 12 月 30 日刊文称,自它开始以来,几乎每 20 个小时就有一个名人深陷性骚扰指控。

超过 1/3 的人完全否认了指控,尽管他们中的部分人被多人投诉,其中包括被 310 人指控的导演詹姆斯·托贝克;16% 的人选择辞职和退休;包括皮克斯的约翰·拉塞特在内的 4 人被公司要求“休假”;有 2 人选择了自杀。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真正有调查结构介入的案例,只占 2%。

运动的一些隐含问题陆续暴露了出来: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迈克尔·哈内特等人指出,现在这种“被控即有罪”的评判逻辑已经接近于当年的猎巫运动,被指控的人没有经过司法调查就不得不接受一些处理,这有违程序正义;

法国演员凯瑟琳·德纳芙称,这场运动已经出现了极端化的风险,反对性自由、性表达的保守主义萌芽,它在眼下快成了“新清教徒主义”;

某种程度上,这项运动也阻碍了与之无关的、艺术的自由表达。好莱坞的创意编剧室在头脑风暴时开始不自觉地自我审查,担心触碰那条边界;伍迪·艾伦则因陈年旧案被业界集体抵制,新片前景不明。

产业内部的权力失衡、根深蒂固的性别压迫和不完美的法律程序共同造就了如今的局面。#MeToo 为受害者的勇敢表达提供了机会,但最理想的结果应该是从本质上推动与之相关的立法、设立更科学的投诉制度、强化司法调查的过程、加强相关犯罪的责罚等等。它不能替代法律,而应该让法律改革。

制图 冯秀霞

题图来自 dmnews

  • metoo
  • 性骚扰
  • 女性主义
  • 性别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