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纽约时报
  • 智利
  • 国家公园

一对美国商人夫妇在智利建设国家公园,他们遇到了什么?

“这件事说明,不是非得富裕的国家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你只要有决心、有勇气就行。”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智利科奇兰电 — 巴塔哥尼亚公园(Patagonia Park)大草原一座干旱的山丘上,一只老鹰飞过山顶一栋孤零零的房屋上空。

下方距离科奇兰(Cochrane)不远的山谷里,智利总统宣布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要在智利建立一个庞大的国家公园系统。公园一端位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以南 715 英里的奥尔诺皮伦火山(Hornopirén),一端位于南美洲最南端、被智利切分为峡湾和运河两部分的合恩角(Cape Horn)。

这家公园的创意来自克里斯廷·麦克迪维特·汤普金斯(Kristine McDivitt Tompkins)和她的丈夫道格拉斯·汤普金斯(Douglas Tompkins)。汤普金斯先生是 The North Face 和 Esprit 服装公司的创始人。1991 年起,他斥资 3.45 亿美元,用他的大部分财产买下了巴塔哥尼亚的大片土地。

克里斯廷·麦克迪维特·汤普金斯和她的狗 Wacho 站在一片山脊上,俯瞰汤普金斯保护组织向智利政府捐赠的土地。

巴切莱特介绍公园网络的创建时,汤普金斯女士抬头望向天空,热切地看着在她那栋房子上空盘旋的老鹰——“老鹰”正是她丈夫的无线电代号。

2015 年 12 月,汤普金斯先生在巴塔哥尼亚一场皮划艇事故中去世,享年 72 岁。此前几个月,汤普金斯夫妇用以进行保护活动的汤普金斯保护组织(Tompkins Conservation)向智利政府提出了一项交易:如果政府承诺提供更多土地,并指定新公园建立巴塔哥尼亚国家公园网络,汤普金斯保护组织就会向智利捐赠其名下超过 100 万英亩的保护区土地。

一月下旬,智利总统宣布建立新国家公园系统那天早晨,户外服装公司 Patagonia 创始人伊冯·乔伊纳德(Yvon Chouinard,左)和登山家瑞克·瑞基威(Rick Ridgeway)造访了道格拉斯·汤普金斯的墓地。

最终,巴切莱特政府提供了超出汤普金斯夫妇提议的 900 万英亩土地,新建了 5 个国家公园,还扩建了 3 个已有的国家公园。在这样一个矿业、伐木业和农业对生态系统和森林的威胁日渐加剧的地区,此次交易可谓环保工作一次罕见的胜利。

汤普金斯太太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一次合作,“是一个通过公私合营模式展开大规模保护行动、建立国家公园的真正模式。”

这家巴塔哥尼亚国家公园(Patagonia National Park)占地 1000 万英亩,面积比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和黄石国家公园(Yellowstone)加起来的三倍还要大。它把智利国家公园的总面积扩大了将近 40%,增加了美洲狮、秃鹰、火烈鸟和濒危鹿科动物的保护区面积。

新公园系统有着一片 1500 英里向南方延伸的茂密原始森林、崎岖山岭、白雪皑皑的火山、湖泊与河流。

2019 年 4 月以前,汤普金斯夫妇捐赠的公园将由智利国家林务局(National Forestry Service)负责运营,其中一家公园将被重新命名为汤普金斯公园。

“这些公园不仅有利于智利,更有利于我们整个地球,”巴切莱特在采访中表示,“这件事说明,不是非得富裕的国家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你只要有决心、有勇气就行。”

不过,一些当地人对此的反应却很矛盾。科奇兰市长甚至没有出席一月下旬的发布仪式。

发布仪式那天早晨的风很大,距离活动地点最近的机场位于位于阿根廷边境附近的巴尔马塞达(Balmaceda),从那里过去要 7 小时车程。

一路上,未铺设的道路蜿蜒穿过隐约可见的大山,道路两侧是青绿色的河流和一眼望不到头的卡雷拉将军湖(General Carrera)。

你会逐一看到散布着骆马(一种骆驼科动物)的草地、广阔的草原和森林、深蓝色的水道河流、雄伟的雪山和令人惊叹的冰原。

巴塔哥尼亚国家公园查卡布科山谷(Chacabuco Valley)中的骆马(Guanacos)。这是南美洲当地一种骆驼科动物。

约翰·罗森布卢姆(John Rosenblum)说:“那天我正好在这,这可真是个奇妙的巧合。”他是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商学院的退休院长,发布仪式当天,他正和儿子一起参观这家公园。

1961 年,时年 18 岁的探险家、攀岩者汤普金斯先生穿过了巴塔哥尼亚;30 年后,他在这里买下了第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湖大区(Los Lagos)占地面积 42000 英亩的 Reñihué 农场,把它变成了一家有机农场。

1993 年,麦克迪维特离开户外服装公司 Patagonia,卸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后嫁给了汤普金森,变成了汤普金森太太。她说,他们就此开始过上了“一种游牧生活,在智利和阿根廷查看各种环保项目。”

汤普金森夫妇与慈善家彼得·巴克利(Peter Buckley)合作,收购了 Reñihué 以南、科尔科瓦多火山附近的 20.8 万多英亩土地。他们还买下了更多更南边的土地,以及阿根廷东北地区的大片土地。目前,他们正通过四个阶段向阿根廷政府捐赠这些东北地区的土地。

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在不断收购土地资产开发普马林公园(Pumalín Park),对土地漠不关心的地主往往是他们主攻的对象。这家公园占地面积超过 70 万英亩,主要由温带雨林组成,还能看到千年的山达木树,它是一种加州红杉的亲缘植物。

这片山谷被用于生态农业、豪华度假小屋、野营营地和远足小径,还设有其他为向公众开放公园而建设的基础设施。

巴塔哥尼亚国家公园总部附近的西风野营地(West Winds)提供太阳能电池板加热的热水。

突然之间,汤普金斯夫妇成为了国家安全问题的焦点。

政客和军方辩称,普马林公园穿过了太平洋和阿根廷边境之间的狭小空间,把国家一分为二,危害了国家主权。

商业领袖和地主们控诉,汤普金斯先生阻碍了经济发展。民族主义者说,他在巴塔哥尼亚秘密建造了一片犹太复国主义的飞地。

一名美国商人买下智利大片土地这件事让左翼党派起了警惕之心:罗马天主教会(Roman Catholic Church)反对汤普金斯先生 1990 年在旧金山创立的深层生态学基金会( Foundation for Deep Ecology),说它支持人口控制。

汤普金斯先生受到了保守党派新闻媒体的诋毁,还遭到了国会委员会的质询,收到了被驱逐出境的威胁。

背包客欣赏科奇兰湖(Lake Cochrane)和圣洛伦佐山(Mount San Lorenzo)。

接着,汤普金斯夫妇从 2005 年开始向智利政府捐赠土地建造公园。同年,政府指定普马林为自然保护区。

到那时为止,汤普金斯保护组织已经又买下了位于 Valle Chacabuco 的另一大片土地。那是一片占地面积 76.4 万英亩的牧羊场,汤普金斯夫妇将它命名为了巴塔哥尼亚公园。当地农场经营者和农民反对他们收购这片土地,说这破坏了他们的传统生活。

在国际捐赠者和合作伙伴的帮助下,汤普金斯保护组织拆除了 400 英里的围墙,赶走了 25000 只羊,再次建起了高端旅馆、野营地、远足小径,开发项目恢复自然生态系统,将野生动物重新引入他们的自然栖息地。

“巴塔哥尼亚广阔无限的土地上始终萦绕着一种深情,能够影响你的生理感受,”智利政府宣布打造全新公园网络那天汤普金斯太太说,“很少有地方能像这里一样深深吸引你,就像吸引我和道格一样。”

新巴塔巴尼亚国家公园系统中心地带,查卡布科山谷西边白雪皑皑的山岳背后,太阳正缓缓升起。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Meridith Kohu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智利
  • 国家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