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乌克兰
  • 军队
  • 腐败

反贪局受到持续攻击,腐败和以权谋私成了乌克兰最危险的敌人

乌克兰政府与亲俄罗斯分裂主义者之间的冲突战争给民众留下的印象,正慢慢从一场英勇的斗争变成又一个不正当牟利和贪污腐败的肮脏深渊。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乌克兰基辅电 — 与俄罗斯武装叛乱分子苦战近 4 年后,乌克兰国防部上月自豪地宣布,乌克兰已经购买并收到了 100 辆全新的军用救护车,改善了以往伤兵医疗服务的不足。

然而,国防部没有提到的是,许多救护车已经损坏了;他们没有提到,此次采购没有经过竞标,而且出售这些救护车的汽车公司老板是乌克兰军方负责采购的高级官员;他们也没有提到,这位名叫奥列格·格拉德科夫斯基(Oleg Gladkovskyi)的高级官员是乌克兰总统佩特罗·O·波罗申科(Petro O. Poroshenko)的老朋友和商业伙伴。

自从 2014 年东部冲突战争开始以来,乌克兰就增加了国防与安全开支。2013 年,乌克兰的国防与安全开支为国内生产总值的 2.5%;今年,国防与安全开支占比上涨到了 5%,总金额高达约 60 亿美元。

国防与安全开支上涨让乌克兰得以重建破败的军队,与困顿的、支持俄罗斯的叛军及其背后全副武装的俄罗斯支持者战斗。与此同时,2018 年的采购开支也将因此上涨至超过 7 亿美元。

军费开支上涨让乌克兰官员和商人——他们通常是同一拨人——掌握了大量资金,反而阻碍了乌克兰为治理腐败和以权谋私所做出的努力。许多人认为,腐败和以权谋私才是乌克兰最危险的敌人。

2014 年 2 月,乌克兰臭名昭著的腐败官员、前乌克兰总统维克多·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ych)被黜,人们看到了解决乌克兰腐败和以权谋私问题的希望。然而,如今的情况却又再次抹杀了这一希望。乌克兰的西方支持者和许多乌克兰人也为此沮丧不已。他们想要知道,1991 年独立以来经历了两场革命的乌克兰,将会采取什么措施遏制长期以来的腐败行为。

去年,美国国务卿雷克斯·W·蒂勒森警告称:“如果乌克兰因腐败失去灵魂,那它也没有必要再为在顿巴斯(Donbas)的躯体而战了。”他口中的顿巴斯是乌克兰东部一块区域,亚努科维奇下台后,这里就被俄罗斯支持的分裂主义者占领了。

2014 年以来,乌克兰在清理油气行业腐败上取得了重大进展。亚努科维奇在任期间,油气行业曾是贪赃枉法的大亨们的一大主要收入来源。乌克兰分解重组了国有的乌克兰石油天然气公司(Naftogaz),并通过降低对俄罗斯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的依赖,减少了滋生油气内幕交易腐败的空间。

然而,军费开支为不透明的内幕交易打开了新的大门,军费开支细节保密为这些交易提供了躲避审查的庇护伞。

由西方捐赠者资助的调研团体国防反腐败独立委员会(Independent Defense Anti-Corruption Committee)秘书长奥莱纳·特雷戈博(Olena Tregub)表示:“随着能源行业腐败行为的减少,部分主要腐败途径转移到了国防领域。”

格拉德科夫斯基承认,此次救护车采购并未举行公开招标,但是目前并无证据表明,他在签订采购救护车和其他车辆的军事合同时有意偏向自己的公司,他本人也对此进行了否认。然而,在这个国家里,商业和政治权力构成了一种纠缠不清的重叠关系,进而催生了种种不透明的交易,而这些交易又往往是有利可图的。此次救护车采购中出现的明显利益冲突只是其中一例。

“没有证据表明,他影响了采购决策,未来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证据。一切都是保密的,”乌克兰议会独立议员、乌克兰议会反腐败委员会副主席维克多·丘马克(Victor Chumak)说,“政治与商业夹杂不清是我们目前面临最大的问题。”

乌克兰总统佩特罗·O·波罗申科(右)去年出席乌克兰空中突击部队庆典。他希望能赢得明年的改选。图片版权:Maxym Marusenko/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西班牙南部海岸的三栋豪华别墅正是乌克兰商业与政治夹杂不清的状况及其丰硕果实的一大典型例证。这三栋别墅的主人是波罗申科总统、格拉德科夫斯基和伊荷尔·科诺年科(Ihor Kononenko)。科诺年科是波罗申科总统的另一位商业伙伴,也是乌克兰议会波罗申科小集团的领头人。

在获得官职以前,他们三人都是富裕的商人,但他们不愿公开自己资产的行为还是引发了人们的怀疑。在进行一年一度的财产申报时,他们都没有提到在西班牙的这笔资产。2016 年,乌克兰推出了一项政策,强制要求高级官员每年申报财产。不过,随着乌克兰提高透明度、推进问责制的努力陷入僵局,这项举措如今也停滞了。

艾瓦拉斯·阿布罗马维丘斯(Aivaras Abromavicius)说,这里利益冲突非常普遍,“你甚至不会为此感到惊讶”。他是一位来自立陶宛的前投资银行家,曾担任乌克兰经济贸易部长,帮助推动过一项建设廉洁政府的举措,不过那项举措也没了动静。他说:“利益冲突到处都是。这真是令人难过沮丧,使人气馁。”

这样令人失望的状况已经让乌克兰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乌克兰一直承诺要成立独立的反腐败法庭,但却始终拖拖拉拉未能兑现承诺。因为此事和其他一些挫折而心灰意冷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压下了总额超过 50 亿的援助资金。

“乌克兰全国贪污腐败的情况已经持续几十年了,”乌克兰国家反贪局(National Anti-Corruption Bureau of Ukraine)局长阿提姆·塞特尼克(Artem Sytnyk)说,“这些(贪污腐败)技巧现在都更新过了,而且也再次起效了。一些人就根本不想摆脱贪污腐败。”乌克兰国家反贪局是亚努科维奇下台后,因热切盼望创建廉洁政府而于 2015 年创立的一家独立机构。

塞特尼克的反贪局收集了 107 起曾经难以触动的政府官员贪污腐败案件的证据,但在受到腐败和政府干预侵蚀的迟钝司法制度下,只有一起案件获得了法院判决,其余案件都陷入了僵局。

反贪局深入调查了国防公款挪用状况,一位国防副部长和一位国防部采购负责人去年因此锒铛入狱。不过,反贪局也因此招致了一系列行动,最终导致这个反贪腐机构被阉割了。

塞特尼克说:“这是个非常敏感的领域。”

近几个月,反贪局受到了持续的攻击。乌克兰议会起草了一项削弱其权力的法案,不过后来该项法案被撤销了。与此同时,国家情报服务机构还突袭了反贪局员工的家。

希望明年能够连任的波罗申科把自己定位成了一位重建乌克兰摇摇欲坠的军事力量、勇敢抵抗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的领导人。不过,令这位乌克兰领导人惊慌的是,政府与亲俄罗斯分裂主义者之间的冲突战争给民众留下的印象,正慢慢从一场英勇的斗争变成又一个不正当牟利和贪污腐败的肮脏深渊。

格鲁吉亚前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Mikheil Saakashvili)在基辅领导了一个抨击腐败的新政党,一直在帮助改变民众印象。上周,乌克兰安全官员在基辅一家餐厅抓住了他,把他绑上了一架飞往波兰的飞机。他在基辅的支持者和参加了东部地区战争的愤怒老兵一起,在乌克兰议会外搭起了抗议营地,在帐篷和路障上挂满了横幅,控诉波罗申科和他商业伙伴罔顾士兵生命的“偷窃行为”。

“没人再说普金了,大家口中的‘P’现在指的就是波罗申科,”被乌克兰驱逐出境前不久,萨卡什维利在基辅接受采访时表示,“把普金和波罗申科相提并论可不公平,因为普金才是要为目前状况负主要责任的人。但现在大家看到的情况就是发生了战争,而波罗申科和他的朋友们在发战争财。”

因反腐情况倒退愤而辞职的前经济部长阿布罗马维丘斯说,他不认为波罗申科在利用东部战争谋取私利。但他说,由于未能兑现出售商业资产和成立真正独立的反腐败法庭的承诺,波罗申科使自己陷入了困境。

格拉德科夫斯基辩称,大多数军事设备采购不公开招标并保密的行为是必要的,这是为了防止俄罗斯通过虚假公司提交虚假报价干预采购行为。据他所说,此前尝试竞争招标时,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几次了。

一月,萨卡什维利(右)作为腐败斗士出现在基辅上诉法院。图片版权:Alexey Fur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说:“没人在发战争财。”

格拉德科夫斯基说,他已经不再干预自己的 Bogdan Motors 汽车公司的商业决策了,他是去了前线以后才知道这批救护车的。当时,他看到 Bogdan 的车后,很为自家公司能够助战争一臂之力而感到骄傲。

他在采访中补充道:“腐败真的非常严重,但我管理的系统并没有沾上腐败。”

这个系统里有一家引人瞩目的企业:乌克兰国防工业集团(Ukroboronprom)。这是一个庞大的国有集团,共包含 130 家国防公司,雇佣员工总数约 8 万人。集团物控部前员工德米特罗·马克西莫夫(Dmitro Maksimov)说,可疑的采购交易是集团业务的“本质”。

他提到,在 2014 年,乌克兰国防工业集团为利沃夫(Lviv)一家飞机维修工厂采购的一件类似螺丝钉的小金属部件还是 50 美元的采购价。一年后,集团神秘将这笔业务包给一家外部供应商,价格就飞涨到了近 4000 美元。

马克西莫夫说,他向上级提出过这个部件和其他部件令人费解的高价问题,但他的上级却让他别管这件事,而且随后他就被辞退了。现在他正为此向法院提起诉讼。

集团年轻的副总监丹尼斯·古拉克(Denys Gurak)说,他不清楚马克西莫夫抱怨的问题,但他承认国防部门存在腐败现象。他还说,亚努科维奇 2010 年创立乌克兰国防工业集团就是为了集中掠夺财富,经受亚努科维奇在任期间几年的系统性劫掠后,“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就是个奇迹了”。

“这是整个国家的系统性问题,而不仅仅只是某一个部门的问题,”他说,“这个系统不起作用,所以人们能够窃取(国家财富),这也正是苏联崩溃的原因所在。”

他说,乌克兰国防工业集团自己就向检察官提送了 200 份集团内部腐败行为报告,但仅有两份最终被判有罪并被处以缓刑。

上周,乌克兰国防工业集团宣布集团总负责人罗曼·罗曼诺夫(Roman Romanov)辞职。集团并未对此作出解释。

基辅非政府组织反腐败行动中心(Anticorruption Action Center)负责人达利亚·卡伦纽克(Daria Kaleniuk,)表示,如果乌克兰不仅想要建立一个欧洲式功能完善的民主制度,还想控制住东部战场局面,透明度与问责制就是一个必须解决的国家安全问题。

他们还要帮忙弄清楚,格拉德科夫斯基的汽车公司出售的军用救护车为何一直会出故障,以及最初为何采购这批救护车。

去年,国防反腐败独立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指出,这些车底盘都是中国制造的。乌克兰国防部的采购价为每辆车 3.2 万美元,比直接从中国进口一辆救护车的价格贵得多。而且它们只能承载 800 磅的重量,这对一辆需要搭载司机、武装卫兵和医护人员的车来说太小了。

一位在东部地区向军队输送补给品的志愿者瓦伦蒂娜·瓦拉瓦(Valentina Varava)表示,这批救护车的设计适合在城市道路上行驶,但“军事区可没有路”。

她说,目前为止被输送到东部地区的 50 辆救护车里已经有 19 辆报废了。她还说,国防部最近决定再从格拉德科夫斯基的汽车公司采购 100 辆救护车。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Alexey Fur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乌克兰
  • 军队
  • 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