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石油泄漏
  • 渔场

11.1 万吨凝析油泄漏之后,亚洲最富饶的渔场陷入危机

“它还没有受到监控的原因是个谜。”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中国舟山电 — 一月前,一艘伊朗油轮因为货轮碰撞在中国东海沉没。专家们声称,这场事故将对环境造成前所未有的威胁:从中国到日本,甚至更远的海域,一种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石油已经开始污染亚洲最重要的部分渔场。

这是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石油泄漏,但这场灾难并没有受到国际社会的足够关注。原因在于泄露发生在位置偏远的公海上,以及涉及的石油种类:凝析油,一种天然气生产过程中的有毒液体副产品。

不同于那些更知名的泄露灾难,比如埃克森—瓦尔迪兹号(Exxon Valdez)深水地平线(Deepwater Horizon)事件中的原油,凝析油不会聚集成容易被发现,或者造成动物陷入油污那种揪心画面的黑色小球。它也不会产生大片可从海中抽出的浮油。专家们表示,唯一有效的解决办法是让它自行蒸发或溶解。被吸收到水中后,凝析油会在一定时间内保持毒性,但也会比原油更迅速地分散在海水中。

专家指出,从没发生过这么严重的凝析油泄漏事件:多达 11.1 万公吨的凝析油漏入海洋。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它已经侵入了一个包含长江入海口附近群岛——舟山及周围一些全球鱼类资源最丰富的渔场的生态系统。

左图:1 月 10 日,桑吉号在中国东海上冒出滚滚浓烟。右图:六天后,在东海可以看到石油泄漏。图片版权:Ministry of Transport of China; Japan Coast Guard

据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发布的消息,该地区仅在去年就为中国生产了近 50 种、500 万吨的海鲜,包括螃蟹、鱿鱼、黄花鱼、鲭鱼和深受中国人欢迎的带鱼。如果预测正确,这些毒素很快就会进入资源同样丰富的日本渔场。

接触凝析油对人类极不健康,还可能致命。目前还没有相关测试表明,食用受其污染的鱼会有怎样的影响,但专家们强烈建议不要食用。

“我们从未见过这类石油泄漏,”英国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绿色和平实验室的科学家保罗·约翰斯顿(Paul Johnston)说,“弄清楚其影响实在是一项大工程——几乎不可能完成。”

对中国来说,这次灾难考验着其作为全球和地区海洋管理者的野心,特别时值中国正在加强领土主张的当下,包括这片海域内与日本有争议的领土。考虑到距离更近,中国已率先开始调查事故并监测泄漏情况,但也已经有批评说中国反应缓慢,应对不足。

2 月 1 日,北京的官员公布,在沉船 4 至 5 海里范围内捕获的鱼类样本检测到了石油烃,表明可能已出现了凝析油污染;他们承诺将测试范围扩大到 90 英里(约 145 公里),并密切监测流入市场的鱼类。

污染带来的威胁已在舟山群岛崎岖海岸线上的各个港口引发了焦虑,尽管这种担忧通常表现得安静顺从,以免冒犯政府。

“鱼的品质会因为水中的石油而降低,”舟山最大岛屿普陀岛国际水产城工作的批发商陶海(音)说道,当时他正看着一艘船卸下数百箱皮皮虾,这种美味海产将被送往中国各地的餐馆。

泄漏事故是从 1 月 6 日晚上开始的,当时,由伊朗人所有、悬挂巴拿马国旗的“桑吉号”(Sanchi)油轮与一艘货船在上海以东约 160 海里的海域相撞。沉没之前,桑吉号发生了爆炸并持续燃烧了一个多星期。所有 32 名船员被认为已遇难。

英国国家海洋学中心(National Oceanography Center)的高级研究员卡特娅·波波娃(Katya Popova)表示,因为没有进行协调充分的国际行动,从而加剧了这场灾难的规模。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公众反应平淡是由于没看到太多灾难性的画面,而激烈的反应本可能促成更积极的应对行动。

舟山的渔民。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消息,政府已经针对附近水域发布了禁捕令,而这个区域在去年出产了 500 万吨海产。

“需要更大规模的行动,”波波娃说,“它还没有受到监控的原因是个谜。”

中国官员们一直在竭力证明,政府正在尽一切努力首先应对灾难,然后保护具有经济和政治敏感性的渔业的健康。该产业的从业人员高达 1400 万。

他们定期发布声明,举行发布会,展示清理凝析油、监测沉船残骸的视频。沉船位于水下 115 米处。据信,残骸仍在泄漏凝析油等燃料。

上月底,中国农业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韩旭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向记者们表示,该事故对该地区“渔业资源的密度有一定的影响”,但政府尚不清楚威胁的程度。

他向记者们表示:“目前,调查和监测工作仍在进行之中,我们在等待对污染的调查结果以及之后对渔业资源调查的结果,”

同时,政府已下令禁止在受泄露影响的地区进行捕鱼作业。

在普陀岛的东河市场,一名摊贩直接驳斥了关于泄露的问题。当时,她正站在满是海产的摊位前,其中还有一条售价约 100 美元的金枪鱼。“我们的鱼不是那个区域的。”她说道,但部分鱼很可能正是产自受污染区域。

受灾难影响的面积发生了扩张,又发生了收缩。1 月份的某个时间点,海面上可以观察到三处泄露石油,覆盖了超过 128 平方英里的面积。导致计算复杂的原因在于无法确定泄入海中的凝析油总量。

中国交通运输部开始淡化了泄漏的可能性,后来称泄露了 13.6 万吨油。之后 ,这个数字被修正为 11.1 万吨。不过,依然足以使它成为自 1991 年以来最严重的海上油轮泄漏事故

部分凝析油可能已经在大火中燃烧掉了,没能泄入海中,但污染了空气。政府官员声称,他们测试了上海附近省份的空气样本。

如果有任何燃料被冲到岸上,借助设备或者人工可能还有方法将破坏限制在当场。但最大的问题似乎是没人知道问题的严重程度,或者公海的哪个部分受到了影响。

一名买家在舟山群岛的泗礁岛查看鱼获。人们担心,泄漏可能会威胁到支撑着这些港口的渔业。 

泄漏的石油已经在向东面的日本漂流,但风向和洋流不可预测。污染甚至可能抵达东京附近的水域。

日本海岸护卫队已经宣布,至少在九座冲绳县和日本本岛之间的岛屿上发现了黑色油团。这些油团或许并非来自凝析油,但可能是来自桑吉号上的其他油类。

任何一种情况下,这些发现都暗示凝析油可能已经抵达了日本第三重要的渔场,这里主产鲣鱼和黄鳍金枪鱼。此前,一只明显因为石油而窒息身亡的海龟被冲到了其中一个海岛上。

鹿儿岛渔政官员 Hiroshi Takahashi 称,泄露对海产的影响是“目前最大的担忧。”

这场灾难的原因依然成谜。当时,桑吉号前往韩国的航程已接近尾声,正在穿过全球最繁忙的海域之一,然后它与悬挂香港旗帜的散货船长峰水晶(CF Crystal)相撞。后者当时正从美国向中国运送谷物。

舟山群岛一个港口的小型渔船。中国渔业从业者高达 1400 万人,让这次泄露成为了一个敏感话题。

桑吉号被火焰吞噬时,长峰水晶号正在努力进港。如今,它就停泊在舟山群岛的众多港口中的一个。

至少有 5 艘中国海岸护卫队船只在渔船的帮助下领导了救援工作,努力扑灭油轮上的火灾,桑吉号最终在着火 8 天后于 1 月 14 日沉没。日本和韩国都派遣了一艘船只,美国海军从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派出了一架 P-8A 波塞冬巡逻机。

一队身着防火套装的中国紧急救援队一度登上了着火的油轮,在被高温逼退之前带回了两名船员遗体和记录了数据的黑匣子。从海中还打捞起了另一具遗体。

舟山群岛的嵊泗列岛离事故发生地点最近。漏油事故可能会威胁那里的渔业,由于长江径流的污染和过度捕捞,那里的渔业已受到了严重影响。

在一个海边的村庄里,三艘渔船正在卸下农历新年假期前的最后一批渔获。在码头边,丰富的鱼类被分类放入不同的塑料托盘。其中一艘渔船属于吴志红(音)和她的丈夫。她说,过去一年里的鱼获比之前一年有所提高。

吴志红希望此次漏油事故只会造成有限的损失,漏油能被更广阔、宽容的海洋吸收。“海很大,”她在码头鱼贩们讨价还价的喧嚣中说道。


翻译:熊猫译社 Harry

题图及文内图片(未标注)版权: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石油泄漏
  • 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