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硅谷、海豹突击队和科学家,如何变革我们的工作和生活?

《盗火》是一本优秀的著作,为我们描绘了人类的未来,以及我们所能实现的一切目标。本书基于不可思议的故事和最前沿的数据,揭示了如何激发我们的大脑与身体的最大潜能。——安德鲁·纽伯格,默那·布兰德整体医学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简介:

史蒂芬·科特勒(Steven Kotler):《纽约时报》超级畅销书作家、资深记者, “心流基因组计划”研究的共同创始人和主管,曾多次获奖。著有《超人崛起》《未来世界》《创业无畏》《富足》(后两本书与X大奖创始人、奇点大学执行主席皮特•戴曼德合著)等畅销书,《创业无畏》与彼得•蒂尔的《从0到1》曾双双进入美国网络媒体 Business Insider 年度商业畅销书榜单。他的著作已被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他的文章已刊登于八十多种刊物上,包括《纽约时报》《大西洋月刊》《连线》《福布斯》《时代周刊》等。史蒂芬是位在技术、创新和巅峰表现领域中广受欢迎的演说家和顾问。

杰米·威尔(Jamie Wheal):巅峰表现和领导力领域的全球顶级专家,专门从事神经科学和“心流”状态应用研究。他曾给多方提供专业建议,包括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红牛的运动员、谷歌、德勒和青年总裁组织的主管,以及美国和欧洲的顶级专业运动队的老板。杰米是众多领域的精英群体中炙手可热的演说家和顾问,他的著作曾刊登于文集和同行评审的学术性期刊上。

书籍摘录:

引言

永无止境的故事

有些革命以枪声开始,有些却是以聚会启幕。而这次革命,则发生于公元前 415 年的一个周五晚上,地点为雅典闹市。亚西比德(Alcibiades)是希腊著名的将军和政治家,为了庆祝酒神节,他邀请了一小部分朋友到他的别墅中,而这个酒神节即将成为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酒神节之一。亚西比德套上从大祭司那里偷来的长袍,彻底打扫了用大理石建造的楼梯,吟诵着一句已被禁用的咒语,取出一个装饰华丽的玻璃水瓶。他仔细地把一针乌黑的液体注射进每个客人的瓶子里。他们又说了一些话,在一阵激动的欢呼后,每个人都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不到一个小时液体就起了作用。之后希腊历史学家普卢塔克(Plutarch)叙述道:“惧怕、恐怖、颤抖、极度焦虑,以及一种昏昏沉沉的呆滞感出现并淹没了我们,并且一旦从中挣脱出来,我们就进入了令人欢欣的境界——在那里,我们能呼吸到最纯净的空气,能听到神圣的音乐与话语。简单来讲,我们都被天堂般的景象所震撼。”

那些幻影在日出之前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俗世的返照。亚西比德的非法聚会促生了一连串的事件:他逃离了雅典,躲过了死刑,背叛了政府,导致他所敬爱的老师苏格拉底(Socrates)被审判并行刑。

亚西比德有特殊的英俊外表,口才好,富有雄心壮志,但他的过失同他的天赋一样多。他与苏格拉底关系暧昧互为“情人”,进而获悉哲学家心底最深的秘密。因他风流成性,其妻子想同他离婚;然而她在能够离婚之前,却被亚西比德粗暴地驳回。在政治上,亚西比德为了对抗中间势力而两头发力,并且他只忠诚于自己的政治生涯。因此当他的竞争对手风闻他的那个丑闻之夜后,便以偷窃“吉肯”(kykeon)为由将他告上了雅典最高法庭,“吉肯”就是他与他的客人分享的神圣灵药。亚西比德缺席了判处,并被判定应被处以死刑的刑罚——亵渎神秘仪式。

这并不是什么其他的神秘仪式。厄琉息斯秘仪是一个有两千年历史的入会仪式,不仅对西方哲学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也包括一些希腊最著名的人物。一些基本的思想也都是通过这些仪式才为人所知的,例如柏拉图(Plato)“世界的形式”和毕达哥拉斯( Pythagoras)“天体的乐律”,等等。柏拉图解释道:“我们的神秘仪式有非常真实的意义,在仪式中被净化和接纳的人应当与神同住。”西塞罗(Cicero)进一步发展了这个说法,他认为这些仪式是希腊成就的巅峰:“希腊创立并奉献给人类许多卓越而非常神圣的制度,在这些制度中,我认为厄琉息斯秘仪是最杰出的。从中我们意识到了生命真正的准则,所学到的不仅是我们应当如何幸福地生活,而且应该在死去时充满更美好的愿景。”

在更多现代的说法中,厄琉息斯秘仪历时九天,并且很复杂,其设计是为了颠覆人们习以为常的周边参照物的组合方式,深刻改变人的知觉,从而启发人获得更多的领悟。明确地说,这个神秘仪式结合了一些能够改变人的状态的方法——斋戒、唱歌、跳舞、击鼓、服装、戏剧化地讲故事、身体上的消耗以及“吉肯”(亚西比德为他的聚会所偷窃的东西)——为了引起一种对死亡、重生和“神圣灵感”的宣泄性体验。

这种体验是如此震撼,其间的领悟又是如此深刻,以至于厄琉息斯秘仪一直持续了两千多年。如果这个仪式的内容更少、时长更短的话,它便会渐渐地消失,或者至少会因失去其原有的力量而变成一个空洞的仪式。历史学家告诉我们,厄琉息斯之所以能够历经时间和动乱的考验,是因为:首先,新加入这个仪式的人需要维护其神秘性——任何像亚西比德那样揭开其秘密的行为都属于极大的冒犯;其次,处于仪式核心地位的乌黑液体“吉肯”对人体有极强的冲击力。

对人类学家来说,揭开“吉肯”的配方已经变成了一种追寻圣杯般的探索。在阿道司·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中,索玛(soma)是古印度圣礼中一种能够致幻的药物,通过麻痹人的思维来让所有人都变得快乐;“吉肯”同索玛一道,等待着被人类学家研究并揭晓它们的配方。瑞士化学家艾伯特·霍夫曼(Albert Hofmann)和在哈佛大学接受过培训的古希腊文学研究者卡尔·拉克(Carl Ruck)认为,“吉肯”可能因暴露在空气中而感染了麦角真菌。而同样的真菌则可以生成致幻药物LSD(麦角酸二乙基酰胺)的初始原料麦角酸。广为人知的是,霍夫曼曾在他的山德士制药实验室合成过致幻药物LSD。若偶尔大量服用,麦角会导致震颤性谵妄、四肢刺痛和幻觉,也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圣安东尼热”(St.Anthonys fire)。若在一个集中的入会仪式上有意服用,你就可以快速致幻——如此有效(想来也很享受),以至于亚西比德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为他的聚会而偷窃。

也就是说,虽然西方历史可能让学生感到极度枯燥,但我们从可以追溯到的、尽可能早的西方历史中,找到了一些人的故事;这些人骄傲而敢于反抗权威,愿意为了人知觉状态的改变而赌一把。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小插曲,而是一种长期存在的模式所显示出来的早期迹象。这种模式隐藏在历史之中,挤在我们所熟知的众多姓名与日期之间。

在这一连串变化的中心,就是最初骄傲并反抗权威的人——从天神那里偷来火种与人类分享的神话人物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他偷来的并不仅只是火种,更是文化发展繁衍的力量——语言、艺术、医学和科技。人类从此有了与天神相同的力量,宙斯(Zeus)因此而暴怒,将普罗米修斯捆在了岩石上,永世遭受鹰啄内脏之苦。

数世纪以来,这个故事在不自觉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具有代表性的是,造反者、追寻者或是骗子从天神那里偷来了火种,其形式往往是刺激身心的庆典、新冒出来的宗教异端经文、鲜为人知的宗教惯例,或是秘密改变状态的一种科技。无论是哪一种,反叛者总是从神庙偷走了火种并与全世界一起分享。这种偷窃与分享起了作用——一切变得让人激动不已,越来越多的启蒙之光降临到人类的身上。而后,狂欢不可避免地脱出了控制,法律与秩序的维护者——我们姑且称为神父——发现了快乐主义者的光芒,于是追查那个小偷,终止了狂欢。此后的事情不言而喻。直到新一轮的故事重新开始。

《盗火》是这个轮回中最新一期的故事。在历史上,这可能是我们第一次有机会迎来一个不一样的结局。这是一个有关敢于打破传统的新普罗米修斯的故事——他们中有的是美国硅谷的高管,有的是美国特殊势力的成员,有的是标新立异的科学家。他们正在利用令人兴奋的技术使人转变认知、改善表现。而最奇特的地方就是,这场革命就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

意外的开拓

如果说革命可以被偶然发现,那么,作家斯蒂文(Steven)和杰米(Jamie)是在几年前就偶然发现了这场革命,并且,我们的确本该见证这场革命的到来。

这是因为,在心流基因组计划(Flow Genome Project)中,我们主要基于“心流”(flow)的这种体验研究了状态变换与巅峰表现之间的关系。“心流”指的是当我们处于“区域内”时,注意力如此集中,以至其他所有东西都消失了,这被定义为“一种我们感觉最好、表现也最好的最佳感知状态”。我们的行动与意识开始融合,渐渐感觉不到自我与时间,包括生理、心理在内的所有层次的表现都达到了最高峰。

距离科学家最初了解到“心流”与巅峰表现的关系已经过去了一个多世纪,但对于两者关系的真正理解仍然在缓慢地向前发展。这主要是因为推动其发展的动力来源存在矛盾。大部分十分擅长发现“心流”的人是艺术家和运动员,但这些人对研究“心流”几乎不感兴趣;然而大部分对研究“心流”感兴趣的学者,却并不善于发现“心流”。

我们创建了心流基因组计划,致力于解决上述问题。我们的目标是采用多学科的方式绘制出“心流”的神经生物学地图,并且对结果进行溯源。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在这些状态之间建立一种通用语言。因此史蒂芬写了一本书,其内容是从神经系统科学方面探讨巅峰状态与体育运动之间的关系,书名为《超人崛起》(The Rise of Superman)。

随着这本书的发行,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了对“心流”的讨论中。从高风险竞争中拥有既定利益的个人及组织的会议开始——专业运动员与军队——扩展到世界 500 强企业、金融组织、科技公司、卫生保健服务提供者以及大学。知觉的特殊状态能够改善表现,这个思想正在极速传播并且步入主流。

但真正吸引我们注意力的还是展示会过后的谈话。在许多场合下,人们把我们拉到一边,说起他们在“制造出神的技术”作用下所经历的秘密体验。我们见证了军官进行长时间的冥想静修,华尔街商人用电极遥控大脑,审讯律师秘密服用处方药物,著名的技术发明人观看许多关于转变状态的技术会演,以及许多工程师服用微量致幻药物。换句话说,我们所到的每一处都有人在试图偷取“吉肯”。

我们所希望准确了解的是这种趋势的源头何在,以及这些弄潮儿正如何通过转变精神状态来改善表现。因此,我们跟随着这些当代的普罗米修斯的轨迹大步前进。四年多来,这趟旅行使得我们的足迹遍及全球每一个角落:美国海豹突击队第六小分队的弗吉尼亚海滩之家,硅谷芒廷维尤中的谷歌,内华达州的火人节,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在加勒比的隐居处,莫斯科郊外的豪华别墅,圣莫尼卡的红牛总部,波特兰的耐克创新团队,帕萨迪那的生物黑客大会,联合国顾问在纽约举行的私人晚宴,等等。

这些群体中的每一个人都在悄悄地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运用不同的语言、技术和应用寻找同一个目标:转变后的状态所带来的信息与灵感的增加。为了应对重大挑战并在竞争中胜出,他们有意地培养这种状态。这并不仅仅是勇气或更优秀的习惯,抑或花更长的时间精益求精。据这些开拓者所说,他们在那些状态下的顿悟使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与更早更保守的时代不同,如今他们正在开放地谈论自己的奇遇。“出神”的人正在从黑暗中走出来。

我们开始发现,把所有这些体验归结到一起,那就如同是普罗米修斯式独创性的上升与进步。人类更高类别的体验可以说是历史上最富有争议和误解的领域,而科学技术上的进步使得我们能够前所未有地接近并了解这个领域。环顾全球,饮酒狂欢者、士兵、科学家、艺术家、企业家、技术专家、商业巨头都在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而把目光投向此处:一睹高处的风光。从一开始的孤立隔绝,到后来的渐渐增多,再到现在只要你知道往哪看——事实上是无论你往哪看都存在。我们正在见证一场海啸,一场正在成长的、将要冲击天堂、盗取火种的运动。这是一场有关人类可能性的革命。

而这就是一本关于这场革命的书。


题图为《黑镜》第一季剧照,来自:豆瓣

  • 心理学
  • 神经生物学
  • 工程技术
  • 药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