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纽约时报
  • 数字货币
  • 监管

比特币泡沫破了一轮,各种欺诈也随之浮出水面

即使虚拟货币的忠实支持者也不得不说,虚拟货币能够跳开中间商和政府机构的设计,让不良行为在这次泡沫中变得更加普遍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去年,虚拟货币的繁荣发展掩盖了许多问题。就算你不是个恐惧高科技的人,你可能也会为此忧心。

一月初,数字货币价值相较峰值时期下跌超过 50%,曾经被掩盖的问题逐渐暴露了出来。周一,比特币的价格跌破了 7000 美元。

利用在线交易抽走资金的黑客、庞氏骗局、无力跟上加密数字货币崛起的政府监管机构……从最大的交易所到新闻网站、讨论投资热潮的聊天室,这一行几乎每个层面都出现了问题的迹象。

周二,美国负责监管这一技术的两家主要监管机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负责人要在参议员银行业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面前证明,他们确实在努力监管虚拟货币市场。过去两周都发生了重大事件,但是这个新兴行业的业内人士却说,监管机构几乎没有什么进步。

一些虚拟货币的狂热粉丝辩称,其他蓬勃发展的行业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就像 1990 年的互联网泡沫一样。但即使虚拟货币的忠实支持者也不得不说,虚拟货币能够跳开中间商和政府机构的设计,让不良行为在这次泡沫中变得更加普遍了。

“加密货币几乎算是制造骗局的完美工具,”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教授凯文·韦巴赫(Kevin Werbach)说,“如果牵涉的金额很庞大,轻信的买家再加上方便骗子实施骗局的低门槛,注定会导致大量的欺诈。而且,巨额资金几乎是一夜之间流入了这个行业,良好的监管措施乃至自我监管模式都没能跟上。这样一来,问题就变得很严重了。”

一月初,虚拟货币价值的下跌令人措手不及。据 Coinmarketcap.com 网站统计,截至周一,所有著名虚拟货币的总价值共下跌了超过 50%、4000 亿美元。

一月,主要监管机构负责人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称,这一情况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些市场是全新的、不断进化的、国际化的,”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 J·克里斯托弗·安吉卡洛(J. Christopher Giancarlo)写道,“同样的,它们也要求我们保持灵活敏锐和远见。”

美国政府机构已经取缔了一些明显的欺诈骗局。上月初,得克萨斯州和北卡罗来纳州证券监管机构下令关停了比特币借贷平台 BitConnect。此前,该平台市值已高达 30 亿美元。

然而,在他们采取行动以前,BitConnect 已经公开运营了好几个月。尽管虚拟货币业内许多知名人士都指出,这是一个庞氏骗局,它仍然从全球各地的人们手中募集了数亿美元。BitConnect 在一个分散式网络上提供类似比特币的虚拟货币,还承诺会定期向比特币持有者派息。

一月,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关停了 My Big Coin。据说,这场骗局骗取了 600 万美元。

但是,监管机构并没有动手处理去年出现的大部分厚颜无耻的阴谋。许多这类阴谋骗局都是黑客最先打击的,还有一些则是运营者在募集到钱款后主动关闭的。

全新虚拟货币 Proof of Weak Hands Coin 的创造者就在 Twitter 上把自己的这一虚拟货币称为庞氏骗局,并用金字塔作为网站的标志。就在上周黑客攻进它的系统抽走它的资金之前,它已经募集到了 80 万美元。另一个早些时候曾被俄罗斯政府关闭的金字塔骗局 MMM 因为比特币的流行又再次活跃了起来,目前已公开运营,并且在非洲运作得尤为成功

在香港,一则广告上写着这是用于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交易的高速电脑。虚拟货币价格跳水暴露了这一行的许多问题。图片版权:Alex Hofford/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监管机构面临的一大挑战在于,他们到底可以利用法律控制多少欺骗活动,这点目前尚不明朗。

一些在线集团公开利用拉高出货的手法,尝试操纵数字货币的价格。类似的手法如果用在股票里自然是不合法的,但是这些集团的经营者近来告诉 BuzzFeed,他们并不认为同样的规定适用于虚拟货币。

许多骗局之所以能快速扩张是因为他们不使用银行账户,因此无需获得老牌机构的批准。事实上,他们不需要任何批准授权就可以使用虚拟货币“钱包”。另外,虚拟货币交易又不像普通银行交易甚至 PayPal 交易那样可逆。

由于监管机构未能迅速采取严厉措施,非官方机构发挥了更加重要的作用。Facebook 上周宣布,不允许再为虚拟货币项目打广告。上周五,摩根大通公司和美国银行表示,他们将会禁止客户使用信用卡购买虚拟货币。本周一,花旗集团也采取了同样的行动。

而最令投资者担心的是:一些公司虽然本意良好,但它们成立的时间太过匆忙,几乎没有外界的监督或解决问题的时间。

截止到上个月,Coincheck 还是日本最大的交易所之一。1 月 26 日,Coincheck 宣布遭受了业内最大的黑客袭击,损失了近 5 亿美元 NEM 虚拟货币。

让交易者格外担心的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 Bitfinex:它不受监管,一直以来也很少提供公司经营运转的详细信息。人们越来越担心,这间交易所会破产或参与价格操纵。

在纽约,即使是最常用的虚拟货币公司 Coinbase 也很难满足客户的需求。他们会在特别重要的时候关闭交易数小时,而且大家普遍对他们的客户服务颇有微词。

然而,首次代币发售的数量却更多了。它指的是企业家向投资者销售自己的虚拟货币,为他们正在制作的软件筹资。据跟踪记录首次代币发售情况的 Icodata.io 统计,去年约有 890 个项目,共筹资超过 60 亿美元,相较前年增长了 6000%。

去年最成功的首次代币发售是 Tezos 的发售。当时,Tezos 共筹资 2.4 亿美元。但如今,由于项目创始人和他们在瑞士建立的董事会之间的争议,Tezos 已经被冻结了

即使柯达这样的知名公司也停止了盲目追求财富,不做审慎调查的做法。在得知帮助公司推进虚拟货币业务的人员有劣迹斑斑的历史且几乎没有相关经验之后,柯达推迟了首次代币发售。

大多数新出现的虚拟货币项目在基础设计上都借鉴了比特币,利用计算机网络维持记录,撇开中央政府或者当局。

这一设计消除了国际边界对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增长的限制,吸引了从津巴布韦到韩国各地的支持者。除此之外,它还让一些最热门的技术应用得以成为现实,帮助人们逃离委内瑞拉的恶性通货膨胀,让人们花更低的手续费实现跨过转账。但是,许多不良行为也借机钻了空子。

“这对我们目前见到的种种欺诈行为而言是一次致命打击,而且我不清楚这些问题如何才能轻易消除,”风险投资公司 Union Square Venture 合伙人、硅谷比特币最早的拥趸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说,“监管——审慎、明智的监管能够起到作用。但是,我们可能还需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休整,把这个行业打扫干净。”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数字货币
  • 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