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失心病狂
  • 柏林电影节
  • 史蒂文·索德伯格

索德伯格用 iPhone 拍了部电影,入围了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他相信 iPhone 代表了电影的一种未来。

重新拿起电影导筒后,史蒂文·索德伯格就一直在进行一些新鲜的尝试,先是在发行上尝试自己来做的《神偷联盟》,然后又开发了一款可以让观众自行选择观看顺序的 App,现在又用一部 iPhone 拍了电影。

这部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失心病狂》(Unsane)近日放出了预告。该片已入围了柏林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从剧情来看,故事并不复杂。克莱尔·芙伊(《王冠》)在电影中饰演的女主觉得自己被跟踪,不过,这一切似乎也只是她的想象。她后来住进了精神病院,连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的意识,虽然跟踪者仍然时隐时现。

用 iPhone 拍电影并不算新鲜,独立电影导演肖恩·贝克 2015 年曾用拍摄了一部关注好莱坞变性妓女的电影《橘色》。不过,贝克用 iPhone 主要是因为控制成本,索德伯格则不然,他相信 iPhone 代表着电影的“未来”。

“任何对这个电影背景不熟悉的观众去看电影的时候并不会意识到这是通过 iPhone 拍摄的。”他说。他还表示:“很多人对于拍电影的设备存在一种尺寸障碍,我并不存在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我作为电影人最实验性的尝试之一。”

索德伯格 1989 年第一次执导剧情长片(《性、谎言和录像带》)就捧起戛纳金棕榈。他于 2013 年曾宣布告别电影界,辗转到了电视剧领域。四年后回归,拍了《神偷联盟》。该片特殊的地方在于它没有通过借助当时的好莱坞六大公司发行,而是索德伯格自己的公司来操作。电影 2900 万美元的成本主要来源于海外发行权的兜售以及同 Bleecker Street 的合作协议。

《神偷联盟》的票房并不理想,只在 3000 多块银幕上播放的它本土所得还没有超过影片成本,但索德伯格曾表示不打算回归原来的模式,因为他希望能够自己掌握更多的话语权。但他同时也表示,希望为新作《失心病狂》找到一个办法能够让参与到电影项目中的每个人在经济上获得收益。根据 IMDb 上的资料,《失心病狂》在本土仍然将由索德伯格的公司 Fingerprint 与 Bleecker Street 共同发行。

柏林电影节世界首映后,《失心病狂》将在 2018 年 3 月 23 日登陆北美院线。

巧合的是,香港导演陈可辛最近也用 iPhone 拍摄了一则内容,它是一部七分钟的贺岁广告。在谈到对拍摄工具和内容制作时,他更强调创意的生产。他说:“我觉得这个是很好的事情,每次去电影学院,我都说像你们现在没有借口,拿起手机就可以拍。我觉得真的是让大家都没有(办法)说,‘你们拍戏我们不能拍,因为你们有钱。’其实谁都能拍戏。拍戏最重要的不是技术,最重要是创意……工具越来越方便,应该是越来越能训练你的 idea。每个人都纸上谈兵的话,你没办法知道你的 idea 行还是不行,只要大家放胆去试。你没有借口。”


题图来自:豆瓣电影

  • 失心病狂
  • 柏林电影节
  • 史蒂文·索德伯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