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游戏
  • Top 15
  • Xbox One
  • 微软

微软 Game Pass 打击了谁?它足以让微软的游戏事业回春吗?

Xbox 玩家得到最大优惠,实体店和二手交易市场抱怨频频,但这对微软而言还不够——第一方游戏质量才是回春的关键,而收购是达成该目标的最快路径

对于已经拥有 Xbox 的玩家而言,上周微软公布的强化版 Game Pass 服务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只要每月付出 10 美元,就可以玩到原先存在的 100 多款老游戏和之后微软所有的第一方作品,包括即将发售的大作《盗贼之海》和《腐烂国度 2》,可以说非常省钱了。

然而,有一个群体对此反应十分强烈。他们是来自实体零售店或主营二手游戏产品交易的店主。在他们看来,Game Pass 就算没有宣判这个产业死刑,也把他们往绝路上又逼了一步。

“一夜之间,我们和 Xbox 相关的业务就毫无意义了,” 英国的 Extreme Gamez 游戏店主 Stuart Benson 说道,“你这儿有一整个游戏区,但是在 10 英镑可以玩到很多游戏的情况下,顾客们为什么要花 12-15 英镑买个二手游戏呢?他们简直高效地抹去了我们公司的市场价值,让这个活变得根本不值得做。”

Benson 代表了不少店主的意思。微软的举动很清晰地传达出了一条信息——他们并不在乎经营二手业务的实体店(在数字销售成为主流的当下,二手交易几乎是很多玩家去实体店的唯一原因),也不再关心实体店的进货量。和服务带来的稳定收入相比,软硬件的销量似乎不那么重要了。

在实体店卖出一台主机时,店家往往希望这能源源不断地带来后续收入,即玩家会再次进店买新老游戏或是补充设备。但是在 Game Pass 如今的叠加效果下,这笔生意的回报率大打折扣——因为玩家很可能回去后就订阅了月服务,因此就没必要回头买实体碟或是淘二手游戏了。这就让卖主机成了一次性交易。在店家看来,他们便没理由屯 Xbox 或者微软游戏。既然已经被放弃,不如进一步推销 PS4。

“既然得不到什么利润,为什么我们要支持他们的主机和产品呢?” Benson 补充道,“我这边现在已经没有硬件了,本来应该进货的,但我不这么打算了。这里面对我没什么好处,除非进价跟不要钱一样便宜。”

另一位店主表示,他们已经明确告知了 Exertis(分销公司),他们不会再存任何《盗贼之海》的实体盘。“大超市卖得便宜,网络销售出货快,现在微软又开始搞 Game Pass……”

微软对二手市场不太友好的态度从 2013 年就有了些端倪。在 Xbox One 发售前,他们曾决定限制二手游戏交易,并且禁止玩家之间共享游戏。这在玩家社群激起了公愤,索尼则趁机宣称自己更便宜的主机将完全不限二手游戏。没多久,微软主席 Don Mattrick 就宣布了策略的更改,称他们清楚地听到了玩家的回馈,将把 Xbox One 完全放开给共享和租赁游戏市场。

此次有点历史重演的意思,只是微软做得更加含蓄了,他们提供了一个更诱人的选择,并在价格和便捷程度上占尽优势,把实体二手游戏挤向了市场边缘。Xbox 玩家得到利好,微软没什么损失,而可能因此受到伤害的实体店,已经不在微软的未来策略里了。这从《盗贼之海》内测人群选择也可见一斑——只有提前预定数字版的消费者才能进入 Beta 测试。

不过,也有一些店主对此并不在乎。他们指出,Xbox 和微软游戏的市场份额,让这个决定造成的影响非常有限。比如,他们往往卖出 5 台 PS4 才会卖出 1 台 Xbox One,软件比则更悬殊,达到了 20:1。也就是说,本来就没什么顾客来买微软主机和游戏,所以就算这部分生意全都消失,也不会对业务造成太大干扰。

唯一会造成致命打击的,是索尼也开始学习微软推出类似订阅,但这似乎不太可能——微软推 Game Pass 强化版,究其根源是因为 Xbox One 太不占优,只有月服务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有所弥补、留住玩家;而对于卖出 7300 万台 PS4、独占大作不断的索尼而言,他们为什么要牺牲实体出货量和配得上质量的价格呢?

Xbox One 的疲软销量和微软游戏(相比另外两家不那么出挑的)质量已经构成了恶性循环,现在这个循环的负面效应似已渗透进了所有的后续计划,而这些计划的目的之一就是“填坑”:微软如今不太强调独占,而是引入了“在哪儿都能玩”(Play Anywhere)项目,意图进一步削弱主机影响;Game Pass 强化版的推出,不仅意味着玩家能以极其低廉的价格玩到第一方或是独占游戏,它背后还隐藏着一条不太好的信息——“我们卖到 50 美元的游戏,其实不值那么多钱。”

夸张地说,这种变相的“低价卖大作”,是微软没什么自信心的体现。Switch 有马里奥和塞尔达,有它坚韧且在不断扩张的市场,以及最忠诚的拥护者;索尼则坚持着一贯的第一方游戏高质量策略,年内将推出《最后生还者 2》、《蜘蛛侠》、《战神》、《底特律》等备受瞩目的作品。与竞争对手们相比,微软独占的《盗贼之海》、《腐烂国度 2》和《除暴战警 3》显得有点不够看。如果保持高定价不变,在 Xbox One 缺乏市场占有率的情况下,游戏销量并不会很好看。

主管 Xbox 的 Phil Spencer 很清楚自家游戏的劣势。 Game Pass 至少可以挽回局面。它也许无法说服更多人入手 Xbox One,但是对于那部分拥有者来说,Game Pass 已经堪称 Steam 促销级别的诱惑;而在微软看来,月活用户和订阅费的统计数据,看上去大概也比销量友善很多。

不过,Spencer 也意识到微软必须做出改变。近几年,和索尼相比,微软旗下的工作室并没有为母公司带来惊人的利润:2007 年,微软收购 Mojang,《Minecraft》曾让他们收益颇丰,但它已经是一部相当老的游戏了,最关键的是并非主机独占;2002 年收购的 Rare,后来深陷 Kinect 困境,最近才在《盗贼之海》上有所起色;2000 年收购的 Bungie 为他们开发了《Halo》,然而现在 Bungie 已经是独立工作室,自产的《命运》也已成就了更亮眼的光环。

早在 2013 年,Spencer 就声称要开新的内部工作室和孵化器,但似乎没什么结果,一些类似《Project Spark》的项目无疾而终。

这和微软当时的策略不无关系——他们只是把游戏当成不太重要的分支,以卖主机为己任。

当前,这种困境有了点转机。

从总体上看,因为减税等种种原因,微软经历了一个圆满的财年,这让他们多了不少资源去投资游戏部门,并且开始认真审视过去的一些做法。Phil Spencer 去年九月被提拔,位列公司高层,如今直接向 CEO Satya Nadella 报告。他的重要策略之一就是不再强调主机,而是着眼于软件和服务。这自然离不开高质量的第一方游戏。而如今要想在这个领域取得快速进展,最高效的方法似乎只剩下了——收购。

1 月 29 日,微软收购了云端游戏服务公司 PlayFab,后者将自己形容为“特别为云端游戏搭建的平台”,支持移动端、PC 和主机平台。此次收购被认为是微软对全球性云计算平台 Azure 的投资扩展,以便更好地支持未来云游戏。

一家服务性质的公司显然不足以应对眼下的情况,微软迫切地需要打开市场的产品,而且这些产品最好符合 Spencer 去年提出的 “服务型游戏”(game as a service)的定位。目前已经有一些收购传言开始在业内流传,几个被经常提到的名字中有 PUBG Corp.,Valve,甚至还有…… EA。

在 PS4 和 Switch 的双面夹击下,微软要尽快行动,才能避免自己被视为二等产品。

题图来自《State of Decay 2》

  • Top 15
  • Xbox One
  • 微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