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心脏病
  • 中风
  • CHIP
  • 血液学

人们为什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发心脏病和中风?

几乎没有医生、更没有病人听说过 CHIP。但它正成为心脏病突发和中风的重要原因,和高血压或者高胆固醇一样致命。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一张骨髓干细胞的彩超。科学家们已经发现,骨髓中变异干细胞的累积会大幅增加因为心脏病突发或者中风身亡的风险。图片版权:SPL/Science Source

这是医学里最让人烦恼的问题之一:为什么在那些突发心脏病或者中风的人身上,人们很少甚至是没有观察到传统的风险因素?

这些病人有着正常的胆固醇水平和血压,没有吸烟史或者糖尿病,家族也没有心血管疾病病史。为什么他们没能躲开厄运?

在一些研究人员看来,隐藏的风险就是心血管里的暗物质:一种看不见,但又无所不在的力量,每年将成千上万的病人送进了医院。但现在,科学家们似乎已经瞥见了它的一部分。

他们已经发现,骨髓中异常累积的变异干细胞会在十年内将个体死亡的风险提高 40-50%,通常是由于心脏病突发或者中风。他们把这个情况用医学术语命名为:不确定潜能的克隆性造血(clonal hematopoiesis of indeterminate potential,CHIP)。

CHIP 已经成为心脏病突发和中风的风险因素,它和低密度胆固醇含量高或者高血压一样危险,但又独立于后两者发生作用。而且,CHIP 并非罕见情况。

随着年龄增长,这个症状越有可能发生。高达 20% 的人在自己 60 岁的时候会遇到这个情况,在 80 岁群体中,这个比例达到了 50%。

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负责血管医学生物学中心的肯尼斯·瓦尔什(Kenneth Walsh)说:“现在世界似乎变得只有两种人了,已经出现这种症状的和那些即将出现症状的。”

马萨诸塞州布伦特里的布莱恩·基尔就有不确定潜能的克隆性造血,或者简称为 CHIP,这极大地增加了他突发心脏病或者中风的风险。图片版权:Kayana Szymcz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不断增加的证据已经让研究心脏的科研人员们大吃一惊。布里格姆妇科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心血管科医生、哈佛医学院教授彼得·利比博士(Dr. Peter Libby)将 CHIP 称为自他汀类药物以来,心血管科学领域最重要的发现。

“我已经安排实验室的部分人员专门研究这个课题了,”利比博士说,“这个发现非常让人兴奋。”

变异是后天而非先天的:很可能是运气不好或者暴露在类似香烟烟雾这类的毒素中。但病人几乎什么也做不了。

因为自己的母亲患有能遗传的血癌,波士顿一家公司研究医疗数据的项目经理布莱恩·基尔接受了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医生的基因测试。

测试结果显示他患有 CHIP,而他从没听过这种情况。因为这大幅增加了他心脏病突发的风险,他的生活由此改变了。

“这几乎像是得了个弃疗专业的博士学位,”30 多岁的基尔说,“即便你已经为未来做好的各种计划和安排,现在还多了这个(可能致命的)症状。这很吓人,让人恐慌不已。”

“我不想用定时炸弹这个词,但这正是我的感受。”他补充道。

CHIP 是由几组甚至都没有在研究心脏病的研究人员独立发现的。大部分小组在研究可能患上白血病的病人的基因,其中一组研究人员的对象甚至是精神分裂症。

这些科学家搜索了基因研究的数据库,其中的数据来自成千上万人的白细胞。

让他们大为惊讶的是,各个团队遇到了同样的现象。大量研究对象意外地拥有和白血病有关的变异血细胞,但他们并没有患上白血病。相反,他们只有一两组白血病才有的变异。

“这显然不是偶然现象,”哈佛医学院和布罗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基因学家史蒂芬·麦卡罗尔(Steven McCarroll)说,“我们知道自己发现了点什么,但它到底是什么呢?”

研究人员们很快就猜出了大概的框架。

作为免疫系统的警犬,白细胞来自骨髓中的干细胞。每一天,都会有数百个这样的干细胞进入血液,然后开始快速复制出 100 亿个血细胞来取代那些已经死亡的细胞。

有时候,这些骨髓干细胞中的一个会偶然发生变异,由它分裂复制来的白细胞就携带了同样的变异。

“有些变异不过是过去事件的标志,没有任何持续的后果。”哈佛医学院和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血癌专家戴维·斯蒂恩斯玛博士(Dr. David Steensma)说道。

但是,其他的变异——尤其是那些和白血病有关的变异——似乎赋予了干细胞在骨髓中累积的新能力。结果骨髓中就出现了一种增长最快、最具生存能力的干细胞。

“某些变异可能改变干细胞的生长机制,”斯蒂恩斯玛博士说,“有些变异则可能让干细胞更容易在某些不够友好、其他干细胞不能生存的骨髓环境中存活。”

在被诊断患有 CHIP 前,基尔已经参加了八次马拉松。确诊后,他决定不让结果影响自己的生活,希望将来能完成一次铁人三项赛。图片版权:Kayana Szymcz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比起普通干细胞,变异的干细胞在骨髓中存活得更久。而它们的后代——在白细胞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大的那些细胞——会带着变异出现在血液里。

也许关于这个情况的最极端例子来自 2014 年的一项研究:当时的研究人员发现,在一名 115 岁高龄的妇女体内,几乎所有的白细胞都来自骨髓里变异的干细胞。

一开始,她体内只是产生了两个变异的干细胞。但随着时间流逝,它们的后代在骨髓中占据了统治地位。她的寿命达到了人类的极限,但依然死于肿瘤。

当研究人员检查那些带有这类变异白细胞的人的病历时,最大的意外出现了。相比那些没有 CHIP 的同胞,他们在接下来十年里去世的风险增加了 54%,死因都是心脏病突发和中风。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肿瘤学主席本杰明·埃伯特博士(Dr. Benjamin Ebert)是第一个发现这个联系的人。他向马萨诸塞综合医院、布罗德研究所的心血管专家和基因学家赛卡尔·凯西雷森博士(Dr. Sekar Kathiresan)寻求帮助,因为后者拥有四个大得多的研究的基因数据。

他们确认,CHIP 能够使典型病人突发心脏病的风险倍增,而那些早前遭遇过心脏病突发的病人再次犯病的风险则增加了四倍。

但这些变异的白细胞是如何导致了心脏病呢?一个线索引起了科学家的注意。

能阻塞血管的血小板里满是这些白细胞,也累积了炎症和能导致血管破裂的物质。也许变异的白细胞导致了动脉粥样硬化,或者加速了症状的发展。

在独立的研究中,埃博特博士和沃尔什博士给大鼠移植了包含 CHIP 型变异干细胞的骨髓,同时也含没有变异的干细胞。变异的血细胞开始在大鼠体内蔓延,它们很快就发展成了充满炎症的血小板。

“几十年来,人们认为炎症是导致动脉粥样硬化的原因,”埃博特博士说,“但还不清楚是什么导致了炎症。”

现在有了个可能的解释。埃博特博士还表示,这也增加了 CHIP 和其他炎症疾病相关的可能性,比如关节炎。

现在,医生们不建议测试是否患有 CHIP,这是因为目前没有特别的办法来降低由它增加的癌症或者心脏病风险。

但埃博特博士说,如果人们真的想知道自己是否有 CHIP,他们可以进行一次价格为几千美金的血液测试(但如果没有特定理由的话,保险公司可能不会支付这个费用)。

斯蒂恩斯玛博士说,如果自己患有 CHIP,他会尽可能控制所有的心脏病风险,比如胆固醇和血压,同时他会保持健康饮食坚持运动。他也说,可能会有新药来帮助控制血管里的炎症。

至于癌症风险,罗斯·莱温博士(Dr. Ross Levine)工作的斯隆·克特雷尔纪念医院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刚刚开设了一个 CHIP 诊所。它的目的是探究有 CHIP 的某些病人患上血癌的风险是否更高,以及若是更高的话,又有什么应对措施。

目前,大部分 CHIP 症状是在进行其他测试的病人身上意外发现的,比如上文里的布莱恩·基尔。诊断结果让他感到震惊,但也让他开始注意到生活中那些重要的事儿。

“生活中有我喜欢的人和事,”他说道,“你要努力继续过这样的生活。”


翻译:熊猫译社 Harry

题图版权: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心脏病
  • 中风
  • CHIP
  • 血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