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时尚
  • 摄影
  • Exactitudes

20 多年里,两个摄影师记录了不同社会群体的相似装扮

时尚是一种语言,讲述了人类社会的变迁。

如果你记得 Vetements 2017 秋冬那场名为“ Stereotype ”(刻板印象)的秀,自称痴迷于社会学的 Demna Gvasalia 引用了 Exactitudes 的话说,“对社会制服和人们如何穿衣服感到着迷”。

最近 Exactitudes 给 Helmut Lang 拍摄了一组图片,12 宫格,灰白背景,Kanye West、Solange Knowles 等品牌的忠实粉丝穿着 Helmut Lang 经典款式拍摄了一组“证件照”。除此之外,Helmut Lang 的 Instagram 上放了两张 Exactitudes 1999 年拍摄的两组作品:北京的 “Scream” 和鹿特丹的 “Chillers”。

“Scream”:1999 年北京的朋克青年

Chiller:每个学校都会有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 cool kid

从 1994 年开始,Ari Versluis 与 Ellie Uyttenbroek 开始了名为 EXACTITUDES (exact 与 attitude 的结合)的摄影项目,在各个地方寻找不同社会群体的代表人物们,拍摄下他们穿衣的相似性。

让两人感兴趣的点,不是时尚潮流,而是社会身份。每到一个新地方,Ari 和 Ellie 尽量保持开放和空白的心态,先观察,然后分析相似性,最后邀请他们拍摄。在拍摄之前,他们会反复确认对方的社会身份,以保持准确性。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你总会对某一类人有些模糊的刻板印象,“你要非常小心,否则就会落入陈词滥调”,Ari 说。

项目在 2014 年暂停,共拍摄了 154 组。尽管 Ari 和 Ellie 每拍摄一组的过程都是一个打破刻板印象的过程,但他们最后都会给这些人加上一个标签,起一个代表这群人的名字,并在网站上加上一段语音描述。

“时尚是一种语言,可以非常精美,也可以非常张扬,但总与一种身份联系再一起”,Ari 对 Vice 说,“我们试图找到身份,而不是潮流。当然你看到的第一个东西就是时尚,我们试图将他们的服装刻画得很精准,因为在这些群体中风格都在细节中”。

Exactitudes 拍摄的第一组人物是 1994 年鹿特丹的 Gabber 青年。刚从伦敦回来的 Ari 发现 Gabber 文化在这里的兴起。Gabber 是从一种硬核 techno 音乐中应用而生的亚文化:平头、运动装、Air Max BW 是他们的特点。

在一个荷兰电信公司的委托下拍摄了几个人之后,两人觉得拍一组一模一样的 Gabber 们也许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1999 年,因为中荷文化交流项目,Exactitudes 得以来到北京,拍摄了 “Students”、“Scream”、“Rockers”、“Mister Wang”、“Chairmen” 等人物照,记录了当时中国的朋克、摇滚、学生等社会群体的肖像。

这些照片关于个体之间的统一性,也关于群体之间的差异性,很多照片如今看来弥足珍贵,因为一些群体都已消失不见,比如北京的朋克、鹿特丹的 gabber。“你可以去哥本哈根、罗马、柏林或马德里,在那你会发现现在的年轻人看起来都一样”,Ari 说。

题图、文中图来自:Exactitudes

  • 摄影
  • Exactitud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