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纽约时报
  • 伊朗
  • 水资源

从气候变暖、水危机到动乱爆发,伊朗危险的发展模式堪称典型

无论纯粹是因自然导致,还是人为的管理不善,抑或两者兼而有之,水危机都可能成为未来一些问题出现的预警信号。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联合国电 — 从尼日利亚、叙利亚到索马里,现在又轮到伊朗。

在每个国家,水危机以不同的方式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内乱、大规模移民、叛乱甚至是全面的战争。

1 月 5 日,伊朗德黑兰的示威者。一位分析师表示:“水资源短缺的问题不会导致政府被推翻,但它会引发人们的不满和挫折感。在一些城镇,这种情况尤其明显。”图片版权:Ebrahim Noroozi/Associated Press

在气候变化的时代,这些国家的经验是许多其它国家需要借鉴的教训。世界资源研究所(The 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在本月发出有关全球水资源紧张的警告,表示“在 2040 年,全球有 33 个国家将面临严重的水资源短缺问题。”

首先,水资源短缺容易引发街头抗议活动。在印度,最容易引发骚乱的原因就是无法获得水资源。这一问题甚至让恐怖主义集团有机可趁:在索马里,当地最脆弱的旱灾社区成为了激进伊斯兰组织青年党(Shabab)利用的目标。此外,水资源短缺会促使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在干旱的萨赫勒地区(Sahel),无法在当地生存的年轻人纷纷逃离家园。不仅如此,水资源短缺的问题还可能引发叛乱,譬如“博科圣地”组织(Boko Haram)在尼日利亚、乍得和尼日尔地区引发的动乱。

而伊朗就是最新的例子,长期形成的水危机问题催生了当地民众的不满情绪。在这个国家的一些小城镇和城市,水危机问题尤其突出,使当地成为世界上最干燥的地区之一。农田变得贫瘠,湖泊布满尘埃。数百万人移居到省城和城市,失业问题导致年轻人越来越不满。然后,一场持续大约 14 年的严重旱灾接踵而至。

简而言之,无论纯粹是因自然导致,还是人为的管理不善,抑或两者兼而有之,水危机都可能成为未来一些问题出现的预警信号。美国一个由退役军官组成的小组将“水资源紧张”的问题定义为淡水短缺的问题,他们于去年 12 月发布警告称,水资源紧张问题将成为“影响世界危险地区和冲突地区一个日益严重的因素。”

海军分析中心(CNA)是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的一个研究机构。在该中心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这些退役军官总结道:“随着全球人口的不断增长和气候变化的影响,我们发现水资源紧张问题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严峻的问题。”

据估计,气候变化会使伊朗变得更加炎热和干燥。前伊朗农业部长伊萨·卡兰塔里(Issa Kalantari)曾说过一段很有名的话,如果伊朗不对水资源的利用加以控制,5 千万伊朗人将别无选择,只能离开这个国家

去年 3 月,索马里的一个援助站堆了几个装满水的罐子。图片版权:Maciej Moskwa/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水资源问题导致伊朗最近骚乱的原因吗?

不完全是。光是缺水问题不能解释从 1 月初就开始爆发、并迅速传遍全国的抗议活动。但正如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分析师大卫·米歇尔(David Michel)所说,不管是城市里干涸的水龙头,还是农村枯竭的井,或是面积逐渐萎缩的乌鲁米耶湖(Urmia)中升起的沙尘暴,缺水问题是政府无法提供基础服务最常见、最明显的标志之一。

“水资源短缺的问题不会导致政府被推翻,”他说,“但它会引发人们的不满和挫折感——在一些城镇尤其明显。”

他说,管理水资源是政府“最重要的政策挑战”。

水资源问题怎么会变得这么糟糕?

像印度、叙利亚等许多国家一样,伊朗在 1979 革命之后开始争取在食品方面达到自给自足。这本身并不是一个错误的目标,但正如伊朗水专家卡韦赫·马达尼(Kaveh Madani)指出,它意味着政府鼓励农民在全国种植像小麦一样需要大量水分的作物。政府又进一步向农民提供廉价的电力和优惠的小麦价格,这实际上是一种由两部分组成的慷慨补贴,鼓励农民去种植越来越多的小麦并开采越来越多的地下水。

根据为世界银行编写关于伊朗水危机报告的克劳迪娅·萨多夫(Claudia Sadoff)所言,这种做法带来的结果是:“从地下蓄水层、河流和湖泊中抽取的总水量中,有 25% 的水超出了可以由自然补充的水量。”

如今,伊朗是世界上地下水枯竭率最快的国家之一,据米歇尔计算,该国 31 个省份中有 12 个省的“地下蓄水层将在未来 50 年内完全枯竭。”在伊朗的部分地区,地下水流失导致土地下沉。

水资源也是一个被政治利用的工具。伊朗的领导人——尤其是伊斯兰革命卫队——为了争取在农村地区的支持者,在全国各地的河流筑坝,以将水资源疏导到关键地区。这导致伊朗的许多湖泊开始萎缩,这其中就包括乌鲁米耶湖。它曾经是该地区最大的咸水湖,但是从 1970 年代初以来,面积已经缩小了近 90%。

2010 年,叙利亚德拉地区附近的农民。和伊朗一样,当地政府鼓励农村种植像小麦这样会加剧干旱问题的农作物。图片版权:Louai Beshar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气候变化是否也有影响?

伊朗政府表示,预计到 2030 年,该国地表水径流量(即降雨和积雪融化后形成的水流)将下降 25%。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研究小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公布的数据,按照当前的气候变暖速率,整个地区的夏季气温预计会升高 2 到 3 摄氏度。降雨量预计将减少 10%。

麻省理工学院的两位科学家在一份 2015 年的研究报告中预测,按照当前的气候变暖速率,“该地区许多主要城市的气温可能会超过适合人类生存的临界点。”

对本国受水资源紧张问题影响的领导人来说,最发人深省的教训来自伊朗附近的叙利亚。从 2006 年到 2009 年,干旱问题导致了大量从农村到城市的移民,随之而来的是年轻人面临的失业问题。民众的挫折感日益积累,到了 2011 年,街头抗议活动爆发,最终遭到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府的镇压。在阿萨德的独裁统治下,叙利亚人民的不满情绪一直在酝酿。随之,一场内战爆发,重塑了中东局势。

CNA 的副主任茱莉亚·麦奎德(Julia McQuaid)认为,水资源问题不会直接导致冲突。她说:“但它可以成为催化剂,变成一个压垮政府的问题。”


翻译: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版权:Kaveh Kazemi/Getty Imag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伊朗
  • 水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