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游戏
  • 橙光
  • 抄袭

橙光游戏处理侵权事件引争议,这事你怎么看?

唐七在抄袭事件中的操作似乎为一些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文字角色扮演游戏站点橙光近日遭到了众多付费用户的抵制,这一切都起源于一起和侵权相关的事件。

本周,有橙光用户试图通过正常程序退花(“花”是橙光消费者用真实货币购买的站内币,用于打赏作者、继续游戏等),但是被客服问及“是否和微博用户楚寒衣青青有关”。客服表示,如果和该微博用户没有关系,那么便无法申请退花。

接着有人发现,该站编辑 @咏远月色 在另一条微博里发言,“我们这边已经开始统计要求退花的玩家和作者准备周一公证之后继续起诉了”,似乎揭开了橙光需要用户承认“因为楚寒衣青青而退花”的原因。

微博用户 @楚寒衣青青 是晋江文学网的一位签约作者。去年 2 月 6 日,她被告知橙光游戏作者啦啦啦喵喵喵(以下称“喵喵”)在制作游戏《拯救反派计划》时,抄袭了她的耽美小说《沉舟》里知名的“烫烟头”情节,有热心读者提供了对比抄袭段落的调色盘。

楚寒衣青在晋江编辑的帮助下于次日在微博发布了告知函,希望得到回应。10 天之后,橙光发布了自己的鉴定结果,称字数太少不构成抄袭,并将“烫烟头”段落拆分成单独的句子,分别在其他文章里找到相近的细节,证明其为大众梗,并非原创。

4 月,楚寒衣青突然接到法院传票,发现自己被游戏作者喵喵控告“侵犯名誉权”,后者要求其赔偿各项损失费 10 万元人民币。12 月,法院判楚寒衣青败诉,需支付 1.5 万元赔偿并在微博予以公开道歉。因此在今年 1 月 12 日,楚寒衣青发布了这条微博:经由 @北京海淀法院判定,我未在司法机构出具有效的构成抄袭证明前提下,仅凭网友制作的调色盘就发表“我被抄袭”的言论是证据不足,措辞不当,我向原告 @ZhenZhen喵喵 致以歉意。

看起来,这是一起被抄袭者向抄袭者道歉的微博。这不可避免激起了微博用户强烈的反应,不少用户表示这结果相当“魔幻”,“服了”。

楚寒青衣之后发布了《事情的起因经过与结果》一文,详细回复了整个事件,肯定了法院的判决符合司法公正,是自己在程序流程上犯了错,也没有出具有效证明。因为个人经济原因和心理原因,她选择不再上诉,并承认“此次事件中,我无力维护我本人及作品的利益”。

然而此事并没有结束。13 日,橙光 CEO 柳晓宇发文《耽美中的黄文作者真的是站在道德制高点,天下无敌吗?》,为橙光和喵喵辩护。他在文中肯定了橙光在推动原创领域做出的贡献,将此次事件描述为“完全无法解决的情况”,称楚寒青衣是一个“写黄文的碰瓷作者”,“我对碰瓷这种事很不能忍”。

柳晓宇认为,百字左右的片段梗不算抄袭;而介于之前有黄文作者用这种方法推广新书,他们怀疑楚寒青衣也在效仿;至于游戏作者喵喵,“喵喵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乖乖女,责编经过访谈认为喵喵绝不可能看过这篇重口味耽美黄文,她不会接触到源头”。他认为在此次事件中,楚寒青衣“突然站在了舆论道德的制高点”,因此”强大的网络暴力席卷了喵喵的方方面面,并让喵喵三次元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柳还再三强调了橙光对创作者的保护,“……如果让这个情况坐实,那么所有进行文化创作的人都将会惶惶不可终日,随时有可能被站在道德制高点的色情内容作者狙击碰瓷”、“有时候仰望星空,我还是会想起曾经想成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的年轻时代”,并以“我希望本案未来最终的结论,要写到知识产权法学教科书中,让我们今天遇到的这点麻烦,为后人创造一个更好的原创环境​” 做结。

不过,网友制作的一条长微博显示,“比较传统的乖乖女”喵喵在游戏中照样有性描写,而橙光对于“知识产权法学教科书”的理解也许不如他们声称的那样深入。

去年,橙光推出了“橙脑”项目(目前改版暂停),将大量影视资源的“经典情节”浓缩成人设和剧情简介搭配的卡片,汇成故事桥段百科,鼓励创作者取用。通过审核的部分卡片“悲情分别发病死亡”、“乐观漫画家大战肿瘤怪”和“孤僻木讷数学老师”,被指责为山寨《不能说的秘密》、《滚蛋吧肿瘤君》和《嫌疑人 X 的献身》。

在有用户指出卡片描述太详细形同大纲、可能导致不同游戏间的抄袭和借鉴无法界定时,有自称橙光体验部经理的人,利用用户注册绑定的手机号码,通过短信和电话方式告诫对方“注意言辞及行为……橙光官方将依法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加上本次的事件,橙光用户和网站之间的关系进一步降温,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情况。

也有人表示对橙光的做法并不稀奇。早在 2015 年,橙光签约作者“果儿喝醉了”就在游戏《十年清风》里抄袭了已故作者清歌一片的《云鬓凤钗》。因为逝者无法给出回复或授权改编,果儿便继续将游戏商业化,在签约后的三个季度内累计获得 17000 元的分红。而柳晓宇认为二者只是创意相似,抄袭不构成,分红“我觉得她完全问心无愧”。直到《云鬓凤钗》的版权代理方晋江发话,橙光才就此致歉。

两年之后,类似的事情似乎重演了,只是这回游戏制作者胜诉,“碰瓷者”被迫道歉。

原创作者在这两年中并不好过。耽美作者大风刮过的《桃花债》遭唐七《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袭,后者在四川地震当天打出“三生没抄袭”的标签发布了自己找机构出具的鉴定书为自己维权;匪我思存被流潋紫抄袭,甚至连错别字都被一并抄走,在发微博谴责时,被后者的支持者质疑“为什么现在出来说”。

自郭敬明抄袭事件以来,创作者维权时遇到的问题,时至今日似乎也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法,除了原创者会被质疑炒作、蹭热度、想出名、眼红别人取得商业成功外,抄袭者的手段更加隐晦高明,抄袭变得越来越难以界定,而著作权的有关法律,可能还跟不上“洗稿”手段的演变速度。这一切都在让维权成本升高,令原创者很难有精力应对。而一旦选取另一条路,比如动用社交网络,尽管可以让路人关注这个话题,但很可能在名誉侵权案中败诉。

一个对创作者友好的社会,可能需要一家真正有资质鉴定抄袭的第三方机构,为原创者走程序正义的道路提供便利。但如果大众无法认清创作者的价值,而只是抱着“好看就行”的心态支持抄袭作品,长此以往,大概会让创作的源泉枯竭。

题图来自 Pexels

  • 橙光
  • 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