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MeToo
  • 女权主义
  • 性别运动
  • 凯瑟琳·德纳芙
  • 西蒙娜·德·波伏娃

从公开质疑 #MeToo 到公开道歉,这位法国演员历经了什么?

距离她上次发表的声明,不过短短五天。

“我是个自由的女性,并且会保持下去。我诚心地对所有因为那封被刊载在《世界报》的公开信而受伤的性骚扰/性侵受害者道歉,这个道歉是给他们的,也仅限于他们。”

这是法国知名演员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14 日在法国媒体《解放报》上所发表的最新声明。

距离德纳芙上一次发表声明,不过短短五天。而这五天内,她所发表的声明,态度从质疑 #MeToo 运动,转变成对所有性侵害受害者公开道歉。

1 月 9 日德纳芙联合共一百名法国作家、艺术家与学者在《世界报》发表公开信,质疑因为好莱坞知名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骚扰丑闻而起的 #MeToo 运动,已经出现走向极端化的情形。她强调在一连串的网络公审中,使得保守主义复萌,阻碍女性表达性自由的权利,她对这种 ”媒体私刑” 等情况感到担忧。

德纳芙原先希望能在这个势头上发表另一个观点,引发民众的反思。但她没能想到的是,这封公开信所引发的论战远比她想象的大,甚至不可收拾。而作为这封信里知名度最高的连署人,德纳芙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是的,我在公开信上参与连署,但现在看起来有必要强调一件事,就是我并不认同某些连署人各自在媒体上以此信作为基础,在媒体上延伸解读,扭曲了公开信里的内容与精神 ”,德纳芙回应争议。

根据英国媒体《卫报》的报导,德纳芙之所以出来灭火,主要是因为一起争议。连署人之一的碧姬·莱尔(Brigitte Lahaie) 日前到 BFMTV 的节目上对此议题辩论时,失言说出 “强奸也会获得性高潮” 的言论。

这发言令德纳芙感到相当不满,尽管她没有指名莱尔,却在隔天公开反对:“这(发言)糟糕的程度简直大过于直接朝受害者的脸上吐口水”,并进一步补充:“我们的公开信里完全没有说到骚扰是好事,如果有,我根本不会签署”。当然,莱尔事后也针对自己的失言做出解释,说自己只是想强调身体与心灵之间的差异,并不是要伤害受害者,对于失言感到抱歉。

有批评者认为这波由公开信而引发的激烈争辩,在法国虽然不是件奇怪的事,但这次德纳芙所代表的阵营显然在一开始就处于下风。这原因来自于,德纳芙的第一封公开信看似直接了当,但其实并未经过完善的编辑,说法显得 “笨拙”。这会使得人们在社群媒体传播信件内容时,容易断章取义或是曲解背后的意义。

网络上有不少人炮轰公开信连署者是 “内在厌女症”、“强奸犯的拥护者”,以及“这些人已经过气,完全无法理解现今的女权主义”。

显然,这些争辩与德纳芙起先设想的反思效果天差地远,她注意到如果再这样下去,情况可能会越来越糟。这也就是为什么,不过短短 5 天,德纳芙又在《解放报》发表第二封公开信,公开对所有性骚扰的受害者道歉,但她也补充自己对于第一封信陈述的主要立场,并没有改变。

事实上,这次的争论也一并突显出法国女权主义,不同团体之间的分歧。许多人开始讨论怎样才能算是个女权主义者,以及英、美是如何影响法国女权主义。

《纽约时报》驻法记者 Agnès Poirier 表示:“在过去的 20 多年里,一个新的法国女权主义诞生了 - 源自美国”,她说这种结合了 “反男性偏执狂” 的女性主义流派主导了法国的 MeToo 运动,而这些女权主义者对德纳芙的公开信都感到相当反感

这五天内,有批评者质疑德纳芙根本不能算是女权主义者。她先是公开回应自己在女权主义中所处的位置,并强调自己早在 1971 年与知名女全权义者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与另外 343 名女性一同签署一项声明,她说自己在堕胎尚未合法时就已经堕胎过。

“我想对那些策略性支持我的保守派、种族主义以及传统主义者说,我可不是傻子!”德纳芙说。


题图为凯瑟琳·德纳芙 来自豆瓣

  • #MeToo
  • 女权主义
  • 性别运动
  • 凯瑟琳·德纳芙
  • 西蒙娜·德·波伏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