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停刊
  • 休刊
  • 摇滚
  • 通俗歌曲

1987 年创刊的摇滚杂志《通俗歌曲》,宣布休刊了

休刊是 11 月的事情,但直到 2 个月后,编辑部的三位员工才发布了一份“非官方”的公告,宣布了这件事。

2018 年 1 月 10 日,《通俗歌曲》杂志官方微信及微博发布了一篇名为《珍重,再见!》的公告。公告称,接到主管单位口头通知,《通俗歌曲》杂志暂时休刊。公告还说,尽管休刊的说法不同于停刊,但就算复刊,《通俗歌曲》也仅将作为艺术研究所的内部刊物,不会对外发行,也不会再做关于摇滚乐的内容。

《通俗歌曲》创刊于 1987 年,主要刊载世界流行音乐资讯。1999 年杂志有过一次改版,改版后,《通俗歌曲》主要关注摇滚乐资讯,在音乐爱好者间很有知名度。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网络资讯还不便利的时候为他们提供流行音乐信息的重要媒介。

尽管现在纸媒生存状况不好,但《通俗歌曲》的公告中提到杂志这些年里并没有亏损。

公告中提到,休刊的消息是由《通俗歌曲》的主管单位口头通知编辑部的,依据是河北省“一问责、八清理”的工作要求,这项工作从 2016 年初就开始开展,八清理中有一项涉及政企(事企)不分的问题。

《通俗歌曲》杂志的前任主编吴格非说,《通俗歌曲》是事业单位河北省艺术研究所注册的企业,这个刊号是属于河北省艺术研究所的。因此杂志社需注销企业性质,暂时休刊。通知是 11 月给的,但直到现在才由编辑部知会读者。

实际上这个时候,编辑部的三位员工都已经被解除了劳动合同。吴格非成了《通俗歌曲》的最后一任主编。他 1985 年生,大学的时候他就看《通俗歌曲》,从湖南大学毕业之后就到《通俗歌曲》工作,已有 10 年。

除了他,编辑部还有小蒲和老张。小蒲比吴格非小几岁,是杂志的文编(曲目编辑)。老张是 70 后,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三人中,他在《通俗歌曲》待的时间最长。

《通俗歌曲》得到休刊通知后,已经做好的 10 月刊、11 月刊不得发行。吴格非说,这 2 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一直在问主管单位河北省艺术研究所什么时候跟读者交代,研究所的回复是“等等,等等,等他们出一个正式的公文”,不让编辑部对外说这个事。

另外,主管单位主动解除了编辑部三位员工的劳动合同。但他们的经济补偿都还没有拿到,“说要等(杂志财务)清算结束再说赔偿的事情。”

这两个事情一直拖着。他们说“补偿的事情我们还不能决定。但第一个我们觉得要早一点发”,于是 1 月 10 日,编辑部就发了公告,并在公告中写:“这并不是一份官方的正式的公告,我们只是觉得有必要在这里向关心杂志的人们说一下杂志目前的状况。”

杂志没有亏损,也不是因为触及了敏感内容。但“依然不得不在 2017 年末,连一次正式的、好好的告别都没有,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点击这里查看公告原文)

“我明天要早起,今天不能多聊。我新工作是文案策划,已经工作了 1 个月了。老张还没有找到工作。小蒲打算休息一阵子,在家里带孩子。”吴格非对《好奇心日报》说。

  • 停刊
  • 休刊
  • 摇滚
  • 通俗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