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Me Too” 在中国的一次大范围流行:学姐学长们出手了

始于一封公开信。

#MeToo 在中国以一种不一样的方式突然成为一个热点——或者说它正以中国的方式变得越来越敏感。

这可能是罗茜茜也没想到的。

新年第一天,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2000 级本科生毕业生罗茜茜发出了她实名举报的第一封公开信——《我要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女学生》。罗茜茜在信中说,2004 年底到 2005 年读博期间,副导师陈小武曾多次对她进行性骚扰,“在陈某手下读书的几年,是我人生的噩梦,因为被欺负的太厉害,出国前还得了抑郁症,幻听幻视,是吃抗抑郁药维持下来的。

这个公开信在微博上用账号 @cici小居士 名义发布。这个时候,它看起来还是很通常的美国 #MeToo 采取的形式——“我控诉”悲剧事件本身,我揭露,我呼吁更多的人勇于面对……

到 1 月 10 日晚上,事情已经不一样了。来自 52 所高校的联合签名参与者,他们希望有一种制度化的保障——高校校园性骚扰防治机制,可以理解成是来自学姐学长们对学弟学妹们的保护。

1. 何息,罗茜茜

何息是最早写公开信的人。

半年前,2017 年 6 月,即将从西安外国语大学毕业的何息了解到当时校医院的疑似性骚扰案例和校外的尾随事件,曾给学校校长信箱递交过一封信件:建立校园性骚扰防范机制,提议校方能健全相关机制,防范类似行为发生。

这个意见当时收到了反馈,7 月,何息参加过校内的一次座谈会。后来的见面会上,相关领导也承诺,会组织专家进行评估,好好研究。

在 1 月 1 日早上何息看到罗茜茜那条微博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进展呢?到什么地步了?

如今已经毕业了的西外校友何息,给校长王军哲写了一封公开信。

和罗茜茜一样,何息在联名信里用了真名。在信里,她提到 2014 年厦门大学博导吴春明被举报性侵博士生事件,提到北京电影学院侯亮平和阿廖沙事件,提到“保研路”、陈小武和罗茜茜。何息在信中总结说:在校园性骚扰案件中,施受双方往往存在直接的权力关系,涉事教授动用权力威胁受害者,压制案件上报处理,这也是校园性骚扰成为“公开的秘密”的原因所在。在信的末尾,何息写道,“这就是今天我表达对西安外国语大学的信任、自豪和爱的方式。”

部分联名信中的教师性骚扰案件汇总

1 月 2 日,这封信经由校内社团微信公众号发出。3 个半小时后,公众号负责人告诉何息,导师让她们把文章删掉。何息只好截图留了文章,开始思考这事儿还有没有其他解决方式。

那边罗茜茜实名举报的公开信的影响力还在继续。

1 日当天发出公开信之后,当天下午,文章已经获得超过 15000 次转发。当晚七点左右,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官方微博作出回应,校方接到举报后已在第一时间成立工作组,涉事教授陈小武的工作被暂停。

1 月 4 日中午 12 点,她向校方发布了一封只有一个名字的联名信:《给北航的联名信——请别辜负我们的勇气和期待》。在得到北航官方“成立工作组”的回复后,罗茜茜提出要将对陈小武的调查公之于众。与何息的那篇公开信类似,她希望最终借此机会可以建立“校园性骚扰防范与应对机制”。

因为身处事件中心,罗茜茜的第二封公开信同样引起大量传播,在北航校友间流传之后很快就有了上千人联署,其中年龄最大的联名者已经 82 岁。

2. 白纸

更多的人还在参与进来。

白纸在看到罗茜茜第二封公开信的时候,想到的是 2016 年在北京师范大学流行的一篇文章《沉默的铁狮》。

将近一年半以前,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2013 级本科生康宸玮发布了自己历时 4 个月完成的调查报告。这份全名叫《沉默的铁狮——2016 年北京师范大学校园性骚扰调查纪实报告》对北师大全年性骚扰事件、性骚扰事件地域分布等做了统计,除了常见的露阴和偷窥事件,他还在报告里用一整章的篇幅描述“北师大某学院副院长”对女学生的性骚扰始末——事件主人公“s 教授”甚至一度成为校内论坛最热词汇。

《沉默的铁狮》文末配图:傍晚的校园操场

与何息遇到的问题一样,时间让人尴尬——直到康宸玮和白纸毕业,校方对“s 教授”的解聘流程依然没有走完。

还是与何息一样,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硕士毕业生、校友白纸也觉得应该做点什么。

1 月 4 日,一封由白纸执笔、结合了原初两封公开信模版和北师大校园实际情况的信件被递送到了北京师范大学校办邮箱。

这封信里,提到了后来广受流传的“五个一”:

1.给全校每个教职工做一次有关防治性骚扰的培训;

2. 给每位同学上一堂反性骚扰的课程;

3. 每学期展开一次性骚扰的网络调查,让学生可以对性骚扰、抑郁、焦虑等情况进行在线匿名反馈;

4. 设置一个接受性骚扰举报投诉的渠道,包括信箱、邮箱、电话等;

5. 明确每一个受理性骚扰行为投诉的部门,以及一个负责人。

3. 张累累,白纸,何息

张累累觉得应该让更多的朋友给自己的母校写信,建立一个全国高校的反骚扰联盟。

1 月 5 日,张累累联系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的微信公号“橙志”,将白纸写的公开信进行了推送。张累累本人也是一个女性公益组织的热心人士,在微博上,她是 @女权行动派更好吃 的运营者。2017 年 5 月,她曾经在广州发起过“我是广告牌,行走反骚扰”的公益活动,背着众筹来的反性骚扰地铁广告牌生活了 30 天,并在个人微博上分享经历。

拿到文章后,橙志的负责人接到导师电话,说,白纸的联名信需要删除。

北师大的文章删了,南华大学的联名信却在同一天上线。1 月 6 日, 北京邮电大学、中山大学、西安培华学院、南京师范大学等 13 所大学跟进联名,1 月 7 日时汕头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等 6 所……截至 1 月 10 日,已有 52 所高校参与到联署之中。

与此同时,何息发表和被转载在十几个公众号上的联名信等内容已经被删除了无数次,文章大都活不过 3 个小时。何息在个人微信公号里前后跟进 9 篇文章,最终留下的只有阅读量较少的 1 篇。1 月 6 日,何息发现,如果在文章下评论中打出“性骚扰”三个字,微信后台就无法收到此条留言,当然也不能回复。

何息个人微信公众号的历史记录

直到现在,自 1 月 9 日西外校方签收邮件以来,何息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4. youth

何息和白纸的信件都直接由校方出面建议删帖。白纸在 1 月 4 日当天还接到了久未谋面的导师电话。

电话那头,导师劝他,推动社会政策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联名信的联署者们似乎也很懂这个道理,这些学长不建议未毕业高校成员参与发起公开信,即使想要联名,那些信件的最后也会贴心的附上一句:在校学生有顾虑的请注明,我们会保密个人信息。他们的担心来自国内高校的回应和压力。

但回应未必都是不好的消息,虽然也有点梦幻。9 日晚,中山大学的校友称,参与联署人数已经达到 118 人,当他们将建议信和联署名单发送到校长邮箱时,收到了一份自动回复。他们开心地把截图发了出来。

比起他们,youth 要幸运一点。8 日凌晨,正放寒假的她发出了属于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的公开信。第二天还没起床,就接到了校内老师的电话。有老师发链接给她,事实上,学校之前就已经建立了相关的性骚扰防范条例。因为这是一所由北京师范大学和香港浸会大学合办的国际学校,所以这个用于入职培训的防范条例也是英文版本。

youth 在庆典上错过了校长吴清辉 

这已经是 youth 第三次给校长写公开信。第一次,2016 年,由于学校复习周太短的问题,她曾发起和校长吴清辉的公开对话,收集到 100 多个签名;第二次,youth 在新校园启动会上被选为发言代表,她把这件事写进了发言中。她觉得,这次防性骚扰公开信也应该和前两次一样,得到校方的尊重和鼓励。

9 日下午,youth 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学校已经看到信件,想在 10 日约她面谈。

这可能是从 1 月 2 日何息那个公开信发出来以后,他们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youth 把校方回应发在了朋友圈里,她得了 44 个赞。

youth 还是为 10 日的“面谈”做了很多准备。她计划,在和校方谈话时,一定要把现有条例的不足仔细讨论清楚,比如为什么作为学生的自己以前不知道这些条例?一旦违反又将有什么处罚?以后要怎么进行职工入职培训?

截至 11 日凌晨,youth 还没有回复我们她在 10 日和校方对话的进展。

5. 马东,youth

现在,何息给试图新加入者给的建议是:请大家力所能及的保证安全。

北京大学的马东还是很有信心。

北大的联名信已经拿到了 200 多人的联署,在校生人数超过了毕业生。他与我们采访的其它参与者有点不同:他是男生,他是在校生,10 号上午还在忙活专业课考试。

他们已经给校方发了邮件,但还没有得到任何正式的回应。身在北大,接触的东西颇多,马东说,即使这次参与联名最终没能真正建立高校防范性骚扰机制,也许这也算自己参与社会生活的第一步。他现在唯一的担忧是,马上要放假了,学校不会把这件事拖过去吧?

youth 9 日晚上还在筹划如何与学校对话的时候,感慨:“其实除了建立这个防性骚扰的机制,要在学校开设课程,做教职工培训,我觉得额外诉求还是要有一个和学校民主对话的渠道和平台吧,我写了三次公开信,都没有见到校长,我实在不想再有什么事情再通过写信来跟他交流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何息、白纸、youth 、马东均为化名。)

题图来自:《沉默的羔羊》、《水果硬糖》

  • 长文章
  • 性骚扰
  • 北航
  • 罗茜茜
  • 万人联署
  • 高校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