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纽约时报
  • 同性婚姻
  • LGBT
  •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通过同性婚姻法案,众议院仅有四票反对

“这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胜利。这就是澳大利亚:公平、多元,充满爱和尊重。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今天都是一个伟大的日子。”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澳大利亚悉尼电 — 经过洋溢着泪水的最终辩论、对澳大利亚同性恋者的道歉和参议员当众向男友求婚的事件后,澳大利亚议会于周四克服了多年来保守势力的阻碍,以压倒性的票数优势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

三周前,澳大利亚全民公投显示,民众强烈支持同性婚姻。如今,众议院终于在仅有四票反对的情况下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参议院已于上周通过了这项法案。

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一直都是同性婚姻的支持者,此前他曾尝试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是没能成功。他在法案通过后表示:“这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胜利。这就是澳大利亚:公平、多元,充满爱和尊重。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今天都是一个伟大的日子。”

投票后,旁听席上的观众们开始唱起了著名爱国歌曲《我是澳大利亚人》(I Am Australian)。议员们安静地站着,看向旁听席,一些人眼中涌出了泪水。

澳大利亚原有的法律条款,在政府福利、就业和税收等领域为同性伴侣提供了平等权利。新法案对此进行了增补扩充,将婚姻的定义由“一男一女的结合”改为了“两个人的结合”,并且自动承认其他国家的同性婚姻。

同性恋权益倡导者赞扬了这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投票,声称政府早就该这么做了。2004 年以来,议会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尝试足有 22 次,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他们说,如今这项新法案应当被视作民主的胜利——在这个问题上,民主终于实现了自身的价值。

法案通过后,悉尼一家酒吧在举办庆祝活动。图片版权:Daniel Munoz/Getty Images

“这是一场巨大的胜利,”婚姻自由组织(Freedom to Marry)创始人伊万·沃夫森(Evan Wolfson)说,“又有一个国家对同性恋者的尊严表示出巨大的肯定,它将会影响澳大利亚乃至所有人的生活。”

少数议员打着保卫同性婚姻反对者宗教自由的旗号,尝试增添修正条款,但却失败了。特恩布尔表示,新法案不要求牧师或其他司仪神父监督同性伴侣的婚礼,也没有威胁反对同性婚姻的宗教团体的地位,以此反驳了这些议员提出的两点担忧。

有超过 100 名演讲者参与了众议院的最终辩论。

最终辩论第一天就出现了求婚的场面:中右翼政党自由党(Liberal Party)的同性恋议员蒂姆·威尔逊(Tim Wilson)谈到了他和瑞安·博尔格(Ryan Bolger)作为一对同性伴侣遭遇的种种困难,随后他哽咽着在旁听席上找到博尔格,问道:“瑞安·帕特里克·博尔格(Ryan Patrick Bolger),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愿意。”博尔格的回答响亮而清晰。副议长的公开祝贺也同样响亮而清晰。

之后,充满真情实感的演讲持续了数小时,左右翼政治家极为罕见地达成了贴近公众意见、相对一致的共识——据民意调查显示,民众多年来一直都支持同性婚姻。

就连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的态度似乎也有所软化,他一直都反对同性婚姻。

“一些国家通过法院支持同性婚姻,一些国家通过议会支持同性婚姻,还有一些国家通过民众的投票支持同性婚姻,比如爱尔兰和现在的澳大利亚,”阿博特说,“民众投票是最好的方式,因为它不仅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还可以避免质疑或含糊其辞的诡辩。”

许多议员和同性恋权益提倡者一直在幕后默默努力,因此这场最终辩论让人有一种携手共同对抗澳大利亚漫长的恐同历史的感觉。

辩论期间,提及在这场婚姻平等的长期斗争中受伤的“无辜”同性恋者后,墨尔本绿党议员亚当·班特(Adam Bandt)停顿了一小会儿。

反对党工党(Labor Party)领袖比尔·肖滕(Bill Shorten)恳请大家原谅同性婚姻权益“姗姗来迟”,原谅同性伴侣受到的“大大小小的不公正和侮辱”。

他还赞颂了工党同僚、参议员、同性恋政治家黄英贤(Penny Wong)。他说,她“孤单地走过了艰难的道路”,推动了澳大利亚的变革。

在参与无约束力全民公投的选民中,有 61% 通过邮件表达了对同性婚姻的支持。几周后,法案通过了。同性婚姻的拥护者曾质疑特恩布尔政府举行公投的决定,认为这是他为安抚党内极右势力而采取的拖延战略。

“我们的身份成为了公众监督、公开辩论的主题,”公投结果公布后,参议员黄英贤说,“这次活动让我们看到了我们国家最美好的一面以及最糟糕的一面。”

本周,黄英贤在她位于国会大厦的办公室里表示,特恩布尔举行公投的决定导致了一场散布恐惧与仇恨的活动,这让她很难谅解。

周四法案通过后,执政党自由党议员沃伦·恩奇(Warren Entsch)和反对党工党的琳达·伯尼(Linda Burney)一同庆祝。只有四人投票反对新法案。图片版权:Lukas Coch/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让别人来评判你是不是能得到平等对待其实是件很让人难堪的事,”她说,“让那些总带着歧视态度的人伤害你的家人和孩子,就更让人难堪了。”

许多澳大利亚同性恋者都表示,公投让他们感觉受伤又沮丧。

特里斯坦·麦克莫(Tristan Meecham)说:“那些反对婚姻平等的人一直把控着有关婚姻平等的讨论。”他是演艺公司 All the Queens Men 的艺术总监,也是 Coming Back Out Ball 的创始人。该组织鼓励年长的澳大利亚同性恋者不要回到柜子里去。

他表示,婚姻以外的问题被排除在了讨论之外。比如,年长的男性和女性如何处理年轻时遭受的偏见和打击同性恋行为对他们造成的创伤,又比如青少年在处理性别和性向问题时的自杀行为。

“人们需要意识到,婚姻是社群中一个特定的部分。所有这一切问题背后,我们真正要达成的社会使命是实现平等,”麦克莫说,“为此,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不过他说,他不能否认此次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传达出的平等已经得到法律保障的感觉。

“这让人松了一口气,”他说,“它给人一种安慰,让人神清气爽。”

投票结束后,国会大厦一派轻松欢腾。

22 岁的墨尔本人哈米什·泰勒(Hamish Taylor)走出旁听席,给了他最好的朋友一个熊抱。“我真的大吃一惊,”他说,“我的心快跳出来了。自从我知道我是个同性恋起,有关自己身份认同的辩论就在我的生活中挥之不去。”

至于辩论结果,他说:“它减轻了同性恋的身份给我带来的羞耻和尴尬。它证明了这里和澳大利亚每一个人的爱。”

周四,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国会大厦外支持同性婚姻的人群。澳大利亚此前举行的无约束力公投以压倒性优势对同性婚姻表示了支持。三周后,议会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图片版权:Lukas Coch/Australian Associated Press, via Reuters

研究发现,在许多同性婚姻已经合法的国家,制度对同性婚姻的接纳会带来更加明显、实实在在的积极影响。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医学会小儿科期刊》(JAMA Pediatrics)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减少社会歧视,可以减少 14% 同性恋和双性恋青少年的自杀行为。

沃夫森补充道,在美国和西班牙(2005 年西班牙实现了同性婚姻合法化),人们对于同性婚姻的支持度不仅没有下滑,而且出现了上升。这表明,相关法律具有积极效果。

“家庭得到了帮助,没有人受伤,”他说,“种种证明俯拾即是。”

不过就目前而言,澳大利亚更关注眼下的问题:一月初,该国就有望出现第一批合法的同性婚礼。

向伴侣求婚后的第二天,参议员威尔逊在房间里露出一幅疲惫而又放松的样子。他说,经历了许多挫折后,他为自己明年初终于能在家乡墨尔本结婚而感到高兴。

“大家一直在说去国外结婚吧,我们一直很坚定地认为不能那么做,”威尔逊说,“我们得在自己的家乡结婚。”

他计划举办一场小型、私人且骄傲的庆祝派对。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Michael Masters/Getty Imag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同性婚姻
  • LGBT
  • 澳大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