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这位硅谷未来学家称,未来经济会被社交建构重塑

玛丽娜·戈尔比斯是我所认识的唯一能够用CEO都能看懂的语言,对替代性货币、协商民主、生物公民和社交建构等现象进行解释并建立联系的未来学家。而目前,所有的企业和机构都正努力应对方兴未艾的社交图景。——道格拉斯·洛西科夫(传媒理论家,《当下的冲击》作者)

作者简介:

玛丽娜·戈尔比斯:著名未来学家、社会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学硕士,备受欢迎的演讲者。硅谷非营利科研和咨询机构“未来学院”(IFTF)执行总监。主要研究未来的组织、技术和与之相关的社会问题,探讨社会网络关系的变化如何改变主流行业的面貌。曾为数百家企业、教育机构、政府和慈善机构提供咨询服务。长期为《快公司》《哈佛商业评论》等主流媒体供稿。

书籍摘录:

被社交建构重塑的世界(节选)

今天在全世界,我们正目睹一种新的所谓网络或关系驱动型经济的出现,个体通过自身的力量填补了与企业、政府、教育机构等现代组织间的空白地带,从而创造了任何现存组织都无法提供的新型产品、服务或知识。计算和通信技术的发展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起了与村镇形态类似的网络,从而使经济交易与社交互动的界限越来越 模糊。

这些新技术本质上是具有社交性和个人性的。它让我们根据兴趣、身份和个人难题创建起不同的社区。让我们进入由他人构成的更大的全球社区。这些技术剔除了经济交易中的匿名因素,使我们可以根据 eBay 评价或 Twitter 足迹来衡量陌生人的声誉。我们可以找出他们的 Facebook 好友,或者观看他们上传到 YouTube 的视频。我们可以轻松地从别人的建议中得知,谁是巴西最好的鞋匠,谁是印度最出色的程序员,或者附近最好的农场是哪家。我们不再需要依赖银行家或风投来为好的创业想法提供资金,借助众筹平台 GrowVC 和 Kickstarter 这样的网站,我们可以直接从陌生人那里融到资金,只要我们把项目说明发布在网络上,就有可能获得捐款、投资或贷款。

我们正在告别一个由机构产品主导的非个人性的世界,走向一个围绕社会关系和社交回报运行的新经济,我称这个过程为“社交建构”(Socialstructing)。也有人把这种新的产品模式称为社会/ 公众模式(Social/Commons-Based)或 P2P 模式(Peer-to-Peer)。这种新型的社会经济不仅为全球和本土贸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紧密联系,也改变着我们从金融、教育到健康的各个方面。它创造了大量新机遇,鼓励人们释放激情,创造新的商业和慈善组织,重新定义工作的本质,解决了各种各样被现有正式经济体系所忽略或引发的 问题。

实际上,社交建构不但创造了新型的全球经济,还导致形成了一种新型社会。在这种社会里,被放大了的个体借助科技和社交网络提供的集体智慧,轻而易举地实现了很多此前专属于大型机构的功能,而且往往还更有效率,成本更低,甚至为零。社交建构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我的同事雅克·维里(Jacques Vallée)和鲍勃·约翰森(Bob Johansen)在形容这个新世界时,称其充满着不可能,比如大的软件公司将被业余软件黑客取代,闻风而动的社会运动可以在几个星期内推翻政府。这些变化令人兴奋且无法预测,它们为个体提供了武装自我、建立新关系、获取从医疗保健到科教等资源的大量机会,进而威胁到现有机构的存在。

描述科技如何剥夺了面对面沟通和高质量社交益处的文章早已汗牛充栋。我认为,这些担心很必要,但在改变了面对面互动质量的同时,社交建构的强大力量也将我们以前所未有的水平连接了起来,并提供了大量全新的机会让我们去创造、学习和分享。

过渡到社交建构的新世界(节选)

我和同事罗德·福尔肯的工作主要是观察。在一个连接盈余时代,年轻人如何形成和驾驭社交网络,我们发现网络利用很多资源和劳动分工来维持运转,很多人在其中扮演多重角色。尤其是这几类角色居多:负责管理协作平台、发出群组信息、组织线下活动的网络本身维护者和负责数据分析、贡献专业技能、文章和评论的具体内容提供者。“全球生活计划”依靠大量网页设计师、程序员、视频摄影师、志愿者翻译维持运营。没有生物学专家、统计学家、网页设计师、活动组织者等, BioCurious 就不会存在。我们在观察中发现了很多网络角色,包括:

◎专家:提供内容知识的人;

◎网络技术支持:维持技术基础设施以保证网络正常工作;

◎中介:把原本分散的人群和想法连接在一起;

◎组织者:召集网络成员和策划活动。组织者可能是某个领域的专家,也可以是什么都懂一些的人;

◎创新者:为活动、连接、项目和协作提供新的创意;

◎前沿开拓者:探索边界,将网络的日常活动和价值推向新的极限。

玛丽娜·戈尔比斯,来自:由出版社提供

每个人都可以利用自己的技能和热情,为某种社交建构活动做贡献。在未来学院的科学黑客日上,一些对科学感兴趣的普通人负责为团队提供饮料和食品。在48小时后进行项目展示时,他们成为该团队的一员。在传统工作场合或学校,他们要做什么和怎么做都是由别人来指派。但在这里,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专长,主动选择贡献的内容。这是社交建构组织与传统组织的唯一区别。

一些公司就采取了让员工自主选择工作任务的策略,如 Facebook 。人们并不是为某个岗位而被聘用,而是依据他们的专长和与企业文化的匹配度。每个 Facebook 新员工都要经过一个为期两周的“训练营地”,墙上写着“快速行动打破成规”和“我创故我在”,然后员工决定加入哪些项目。

在未来学院,我们自豪地向人们展示我们不同寻常的组织结构图。 2007 年,在认识到外部环境的高度连接性和流动性后,我们决定采用一种网络式的组织架构来提高灵活性、扩大影响力。于是就有了图9-1这张组织结构图,反映了我们当时在愿景表述中提出的一套价值观:

出于对开放协作、独立以及每个人拥有成就一番事业的能力的重视,我们使用网络领导力模型为自组织结构提供平台。这些自组织结构的价值在于,它们行动迅速、反应敏捷、富有前沿创造力。这种领导力观点的主导概念是开放、自主选择、持续原型化、强大平台以及低协调成本。领导力技能集中在社区建设、建立共识、协调、发布使命和保持谦逊的态度方面。

执行总监也就是我的角色,被设计成“下议院议长”。我们在愿景中称:“我们认识到当我们能够为未来召集资源时才具有最大影响力,因此我们需要一位‘议长’,一位执行总监。一方面,他作为长者,要在社区成员无法达成共识时承担最终决策的责任;另一方面,作为向导、导师或智者,负责团结和激励整个共同体。执行总监要平衡共同体内的个体成员利益,同时捍卫共同体的整体利益。”

我们希望用图9-1中那串旋转着移动的点,来传达一种流动层级的概念,它是很多依赖大型人际网络而存在的社交建构的关键特征。不是说这些社交建构没有层级,而只是说层级不是基于被任命的角色或头衔。这些层级和结构不是自上而下命令的结果,而是流动的、灵活的和不断变化的。它们基于声誉,常常由个人对项目的可见贡献来决定,由社区中的其他人进行评判。可以是同样的贡献者,也可以是贡献的受益者,或者两者都是。例如,在一个开源软件社群里,贡献者可以因为贡献了一段优雅简洁的代码而获得声誉;在游戏社群里,如魔兽世界,玩家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集结能力和赢得战斗的能力而获得社群的相应认可。

如果社交建构看上去让人感到困惑或不知所措,你可以把它看成是已经存在于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们大多数人都在使用各种社交网络,包括在工作场所需要用到的。我们有学校网络、邻居网络、基于爱好和兴趣的网络以及志愿者网络。在每个网络中,我们可能扮演不同的角色。在我儿子的学校网络上,我可能会为课后活动提供后勤支持;在我的朋友网络中,我可能会被看作是一个经济学专家;而在家里,我更像是个社交组织者。在这些社区中,我们扮演的角色和使用的技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社区都是具有非常明显的情境特征的。在一个网络中你可以是创新者角色,但在另一个网络中则是组织者。随着条件的变化,你的角色也可能发生转变。

来自:archives

越来越多的活动都将经历社交建构,人们之间的联系将会越来越紧密。这些不会出现在角色由高层任命的僵化呆板的机构性组织中,而是在那些随着社区特殊需要而随机形成的组织中。好消息是,之前仅用于非正式互动,即社交网络、志愿者工作、朋友之间的技能,将成为未来我们从事任何工作和生产活动的必需技能。我们将越来越多地利用人类与生俱来,而不是从管理学书籍或课程中学来的能力。社交建构最好的地方就在于,它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人性化,让我们成为真正的人,而不是组织中的男人和女人。在社交建构的世界中如鱼得水的人,很难融入传统的组织结构,这一点儿都不奇怪。他们通常很难被传统机构雇用或管理,因为他们不在乎传统的权力象征,如组织头衔、金钱回报和管理权力。他们被内在目标和回报所驱动,这些很难用物质来衡量。他们使用与生俱来的能力来从事适合自己和向往的事情,而不是靠其他方式。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因此可以把未来看成是一种回归:你在机构中学到的技能将不再那么重要,之前认为只能用来从事兴趣和志愿活动的能力,却能够帮你在一个社交建构的世界里获得成功。最重要的是,网络需要各种技能、能力和实力。每个人都能在这个社交建构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


题图为电影《社交网络》剧照,来自:豆瓣

  • 社交经济
  • 社交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