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台湾
  • 蒋勋

蒋勋在淡水做了一个讲座,讲美以及背后的疑问

蒋勋已经写作并出版过一本同名书,但这次演讲中他也讲到了一些新的例子。

11 月 10 日,应网易蜗牛读书和网易 LOFTER 邀请,蒋勋在云门剧场做了一次演讲,题目是《美,看不见的竞争力》。

蒋勋已经写作并出版过一本同名书,但这次演讲中他也讲到了一些新的例子。

台湾有一条就叫淡水河的河流,它流经台北市,在其东北部入海。蒋勋小的时候住在淡水河边,但他很少想过淡水河和他的关系。直到去巴黎留学之后,他才开始意识到这种关系——河流和文明的关系。

淡水河区域

他提到的一个例子是,19 世纪的台湾画家几乎都画过淡水河入海口两岸的风景,这是因为那时候火车可以到这些地方。这有点像印象派的情况,“莫奈他们当时在巴黎画几个塞纳河的河口,是因为火车到了。如果火车不到,他们也没有能力到那个地方去写生。”

莫奈的画

蒋勋说:“有时候我们会觉得美这个字有点虚无缥缈。可是事实上它跟政治有关,它跟经济有关,它跟很多很多都有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那如果不去讲它,不太容易知道。法国的印象派跟它的工业革命的关系。为什么巴黎奥塞美术馆是一个火车站改建的?因为火车对那个年代的画家非常重要。你在奥赛美术馆看到莫奈最有名的话就是正面画一个火车冲过来的样子。我们现在很少的画家会去画火车,可是在那个年代,火车对于他来说好兴奋。”

“他们当时要坐火车出外写生,火车没有现在这么准点,所以画家常常在月台上等火车,等很久,那顺便就画画了。后来莫奈甚至跟那个站长说你可不可以让火车再开一下,再冒一下那个烟,因为我想画一张火车头冒烟的那个感觉。”那张画现在就在奥赛美术馆。

蒋勋说,这几年里,他不止看美术馆,也看植物园。于是,在之后的讲座内容里,他讲了很多植物。以台湾的数十种花为主要的脉络,他用一种特别仔细的叙述方式叙述了这些花的特点以及它是怎么在竞争中形成的这些看起来很美的特点。

现场照片

拿颜色来讲,高彩度的红、紫色花,高明度的黄色花,是花的种类里最常见的。因为这些颜色对于昆虫视网膜是最容易看到的颜色,白色的花也很常见,并且这种花都带香味。这是因为他们在视觉上不足以吸引昆虫来传播花粉,于是他们便发展出了香味,并常常是在竞争更小的夜里发出气味来……

蒋勋的家门前,有一株花。那是河口,风很大。这株花是特别老的品种,属于堇科。早上出门散步,它刚刚开花,蒋勋拍一张照片。这花在花瓣的部分是高明度的黄色,花蕊的根部又是高彩度的浓紫色。诗经里说“颜如舜华”,说的就是这种堇科花。它生存的环境让它的花非常短暂,它必须用最大的力量来吸引昆虫。散步大概两小时,一般等蒋勋回来这花就落了。

和这个有关,蒋勋还讲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在他以前的书里提到过。

他见到一个妈妈带着五岁的孩子玩。小孩蹲在地上玩,妈妈在旁边跟人聊天。玩了一会,小孩准备站起来找妈妈。结果他被落下来的花瓣团团围住,他想要走出来,但脚边落满花瓣,走不出来。小孩特别焦虑,特别彷徨。她的妈妈还在聊天,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焦虑。

蒋勋说了一大段感慨,除了心理很个人的一些感受,大概他也很想跟别人说:“好多东西看起来理所应当,但是其实是有疑问在的。”

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 台湾
  • 蒋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