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贾跃亭
  • 乐视
  • 法拉第未来

法拉第未来高管继续离职,贾跃亭说自己没钱帮乐视

“深表歉意”解决了一百多亿的承诺

11 月 10 日晚上,乐视网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收到贾跃亭和贾跃芳对于之前借款承诺的回复,两人均表示没钱继续无息借款给乐视上市公司,对于上市公司和投资带来的影响,深表歉意。

此前,乐视网曾在 9 月、10月先后两次发送向贾跃亭和贾跃芳要求继续履行借款承诺的公告提醒。

贾跃亭在回复中称,此前两次减持总共获得了 47.2 亿元。但因为 2016 年下半年,乐视非上市体系及本人出现资金危机。之后,资金危机持续加重,最终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用于非上市体系以及贾跃亭所涉及的债务偿付,导致目前无力继续无息借款给上市公司,也无力履行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承诺。

2016 年 11 月 6 日,乐视生态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发了一封全员内部信。首次公开承认乐视出现资金危机,决策出现失误。

在此之后,乐视开始止不住地下滑。由于没有持续稳健的业务作为支撑,乐视一直通过不断画饼来圈钱,获得加速发展,但最终的结果是财务报表上记录着数百亿元债务和每个季度新增的几亿元亏损。

贾跃亭及其姐姐贾跃芳从 2015 年就开始多次减持乐视网股票。作为减持的回应,贾跃亭承诺会将减持资金无息借予乐视网,借款期限不低于 60 个月,在追加承诺中,贾跃亭称如果收到乐视网还款,还将全部用于增持乐视网股份。

2015 年至今,贾跃亭曾最高借给乐视上市公司 47.1 亿,贾跃芳则最多借予乐视网 17 亿元,但从 2017 年乐视半年报披露的数据来看,今年上半年这些钱已经回到贾跃亭姐弟手上。

收回借款的贾跃亭并没有按承诺将钱用于增持乐视网股份或者解决乐视欠款。他于今年 7 月飞往美国,至今再也没回来。

就在乐视网这封公告发布之前,身在美国的贾跃亭第一次接受了国内媒体采访,谈论了减持资金的去向。

贾跃亭表示减持后的资金有一部分投入到了乐视非上市体系中,比如花费 50 多亿元买了包括世茂工三的两栋楼用作做总部大厦。他还细数了自己投资了法拉第未来 10 亿美元、LeSEE 2 亿多美元、Lucid 2 亿多美元以及易到的 6 亿多美元。

“我家里现在连 1000 万元都没有,而且我把所有的房产都抵押(贷款)了。”接受腾讯《棱镜》采访时贾跃亭这样说道。

事实上,他并没有澄清这些投资中哪部分是乐视公司做的,哪些投资是他个人投的。

采访中,贾跃亭还称“国内的债务我肯定要还完”。今年 7 月 6 日,他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名为《贾跃亭——我会尽责到底》的署名文章,称对乐视至今日的巨大挑战,会承担全部的责任,并承诺最终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但具体怎么完成这个承诺,无论是最新的回函或者此前的采访中,贾跃亭都再也没有提过。开始反复提及的新内容变成了描述法拉第未来(FF)融资的重要性。

但就在昨天凌晨,法拉第未来在新浪微博官方账号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同时开除 CFO Stefan Krause 和 CTO Ulrich Kranz。

今年三月,前宝马集团全球 CFO Stefan Krause 出任法拉第未来(FF)全球 CFO,负责拓展法拉第未来(FF)的全球业务。

根据法拉第未来的公告,Stefan Krause 被开除的原因在于其“阻碍公司正常融资顺利进行”。但根据腾讯《一线》对于法拉第未来(FF)的员工采访,Stefan Krasue 在入职后,“一直为公司奔波”,曾多次赴欧洲融资,“但是贾跃亭信用已经破产,最后颗粒无收。”

完成法拉第未来(FF)的 A 轮融资之后再考虑回国是贾跃亭给出的计划。按照他的说法,公司加上他自己担保的债务总计有 300 亿元,考虑用他在法拉第未来的个人收益优先偿还个人担保的 100 亿元债务。

融不到资金,高管接二连三的离职,法拉第未来(FF)所谓的收益似乎越来越遥远了。

今年以来法拉第未来已经有十多名核心成员离职。最近的一次是 10 月底,联合创始人之一兼全球供应链副总裁 Tom Wessner,以及法拉第未来内部设计和品牌负责人 Pontus Fonateus 宣布离职。


题图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 贾跃亭
  • 乐视
  • 法拉第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