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纽约时报
  • 性骚扰

性骚扰丑闻频发,职场男性有些困扰

他们担心自己是否也在女性面前举止不当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随着关于职场骚扰的话题席卷全国,对于美国的男士们来说,这是个令人困惑的时候:很多男士担心自己是否也有过逾越之举,或者忽视了骚扰的迹象。

比如旧金山 KBM-Hogue 设计公司的主管欧文· 坎宁汉(Owen Cunningham)。最近,当他策划公司一年一度的假日派对时,有点紧张。

37 岁的坎宁汉说:“我打算取消派对。”他随即补充道,自己只是想等到搞清楚男女之间应该如何相处之后再办。他认为自己在性别议题上的态度是进步的,但也开始更多地考虑自己过去目睹的行为:“调情是可以的吗?我是不是也利用过自己小小的权力去占过便宜呢?你会忍不住思考这些。”

在白领为主的职场里,当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马克·霍尔珀林(Mark Haperin)和路易 C.K.(Louis C.K.)等人广受关注的案件曝光后,基层男性员工开始意识到性骚扰和性侵的猖獗。这些案件激发了名为 #MeToo (我也是受害者)的活动,成千上万名女性在社交媒体上说出了自己遭遇骚扰的经历。现在,很多本以为自己在职场上平等对待女性的男士也开始回顾自己的行为,并担心他们是否也在工作中越了线:以公开或者不明显的方式让自己也卷入了 #MeToo 活动中。

普华永道(PwC,前 PricewaterhouseCoopers)员工、42 岁的尼克·马修斯(Nick Matthews)说:“我认为自己没有做错过什么。但我之前的行为会不会被解读出了别的意思呢?”

作为回应,一些男士在公司或者行业内建立了女士免进的短信群,对涉及骚扰的情况进行头脑风暴。一些人表示,自己打算在和女性打交道的时候更加小心,因为他们感觉表示友好和性骚扰之间的界限太容易模糊了。而其他人,则为这些行为甚至会在相信平权的男士中发生而感到困惑。

现年 30 岁,就职于丹佛药用大麻平台 Baker Technologies 公司的乔尔·米尔顿(Joel Milton)说,最近自己看到不断增加的 #MeToo 案例后,决定在公司外也要更小心一点。

“当听说自己团队成员组织了一次泳池派对时,现在的我会说,‘也许经理们都不应该出席。’”米尔顿说道,这样的信息很可能都包括在很多公司的雇员手册里。

他补充说,骚扰不是他之前考虑很多的事儿,但现在他更在意自己的行为了。“比如,我是否有过出格行为呢?”

为了让男女员工都了解状况,很多公司常年强制进行反骚扰培训。但去年一份报告显示,就业机会均等委员会(United States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发现,很多培训没什么效果,工作场所中发生的骚扰大多都没有被报告。

委员会反骚扰特别工作组成员、律师乔纳森· 西格尔(Jonathan Segal)说,他现在正在挑选男士们提出的、有关如何在工作中合理举止的奇怪问题。去年,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举行的一次筹款活动上,有些男士问他:能否拥抱一名女性,这种行为的界限又在哪里?

西格尔表示,他向对方解释说,那关乎当时的情境——假装在同事间友谊和性骚扰之间有一块灰色地带是荒谬的想法。比如他告诉对方,拥抱一个老朋友和在女性同事打字时从后方抱住她,是非常不一样的情况。

在旧金山一家设计公司就职的欧文·坎宁汉说,自己已经开始担心,“调情是可以的吗?”

“如果有人不明白这点,那么他也许根本就不应该和人拥抱。”他说道。

负责反骚扰培训的西格尔目前正在拓展培训项目里被称为“安全指导”的部分——会教男士们如何指导比自己年轻的女性,又不会骚扰到她们。在最近的一次培训上,一名男性管理者说,如果有一张额外的运动比赛门票,感觉自己只能邀请男同事去。西格尔随后讲授了如何邀请女同事又不会骚扰到对方的方法。

他说:“避免骚扰的解决办法不应该是避开女性。”

然而有些人说,自己已经开始遵照彭斯法则(the Pence rule)行动了。这个法则曾以基督教福音主义牧师比利· 格雷厄姆(Billy Graham)命名,但现在根据副总统彭斯重新命名了。彭斯曾说过,自己不会和自己妻子以外的女性单独用餐,或者在不带妻子的情况下参加任何提供酒精饮品的活动。

保守主义作家肖恩·戴维斯(Sean Davis)写道,很多媒体业的男士应该一直严格执行彭斯法则。他说自己一直遵守这个法则,而在自由派的美国东西海岸,人们也终于意识到避免和女士进行私人会面的重要性了。前白宫参谋塞巴斯蒂安· 戈尔卡(Sebastian Gorka)也赞同这个说法

常年以来和搭档安迪·克雷默(Andie Kramer)一起在芝加哥就平权议题撰文,推行职场平等项目的艾尔·哈里斯(Al Harris)说:“我们现在所见的是男士们正在背离我们一直鼓励他们承担的角色,不再积极指导和支持职场女性。部分男士认为,自己会被误控进行性骚扰。”

并非所有人都在逃避。一些男士说,最好的方法是直接询问女同事是否感觉被骚扰了。加州拉斐特针对企业高管进行多元化一类培训的 Table Group 公司创始人帕特· 伦乔尼(Pat Lencioni )说自己就是这么做的,在公司问女员工是否担心被骚扰。

“我走进办公室直接问, 大家好,我有个问题想问。这些性骚扰的事儿,所有有关的一切,你们担心过会在我们公司发生吗?” 52 岁的伦乔尼回忆道,“他们都回答说:不,因为我们了解你,我们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认为这个方法应该被更广泛地应用。

其他人则声称自己没和任何人聊过工作场所中的骚扰,因为他们已经知道需要了解的一切。加州沃尔纳特克里克(Walnut Creek)的地产经纪菲利普· 龙特尔(Philip Rontell)说:“这是个自由派的城市。我们都已经知道这些了。”他补充说,自己支持 #MeToo 活动。

有人说,当男人们真正想聊聊职场骚扰问题的时,他们不知道该和谁聊。在加州圣莫妮卡工作、现年 33 岁的电商公司销售经理瑞安·埃利斯(Ryan Ellis)称:“我不知道在哪里能够聊那些话题。”

Gametime 公司在旧金山的招聘专员奥斯汀·吉尔贝(Austin Gilbert)说,他所在的行业也不得不应对男性在工作期间使用网上聊天室的问题,他说这种行为可能“埋藏”着有问题的言论。这些年来,他所在的公司已经关闭了几个“像高中生扎堆”一样的工作聊天室,但他担心还有更多。

31 岁的吉尔贝说:“我们有规定说,公司可以随意检查所有的电子交流内容,但在一家小公司里,显然没人做这个工作。”

随着女性们能够大声指出不当行为,一些公司预测说,今年为节假日举行的、供应酒精的活动可能会很危险。纽约活动策划公司 23 Layers 的副总裁莎拉·弗里曼(Sarah Freeman)说,尽管很多公司已经习惯了在周四或者周五晚上举行类似活动,但有一些已经把活动挪到了周一或者周二的下午。她所在的公司曾服务过 Google 和 West Elm。

游戏区取代了开放酒吧。一名客户最近要求将被稀释到几乎没酒精的 John Daly 作为派对的主要饮品。弗里曼觉得这很奇怪,但同时认为这样做是明智的。

她说,下班后的活动是骚扰的“前线”,公司们现在都想要更加“防患于未然”。


翻译:熊猫译社 Harry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Peter Prat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