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纽约时报
  • 三文鱼

挪威野生三文鱼越来越少,政府开始对大型鱼类养殖场施压

“印度人把牛奉为神明,而挪威人崇拜的则是三文鱼。”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挪威谢里耶港电 – 年仅十几岁时,奥拉·布罗纳斯(Ola Braanaas)就在卧室里养了几条鱼。如今他 55 岁了,养的鱼可不止区区几条。布罗纳斯的养殖场建在风景如画的挪威近海海面上,常年狂风大作,其中饲养了大约 120 万条鱼。养殖场分为 6 座巨大的环形结构,每个圆环圈养了约 20 万条鱼。

几十年来,包括挪威在内的鱼类养殖业迅速扩张,过去难得一见的三文鱼已经在全世界成为了主食。仅在 2016 年,挪威的养鱼场就生产了大约 118 万公吨三文鱼。

去年,挪威鱼类养殖场生产了大约 118 万公吨三文鱼。图片版权:Sergey Ponomarev/《纽约时报》

但是现在,挪威政府出台了旨在保护野生三文鱼的新规,给挪威鱼类养殖户制造了新的障碍。业内人士和他们的反对者纷纷对新规表达了愤慨,双方均威胁将诉诸法律解决矛盾。

野生挪威三文鱼是一种古老的物种。它们会在幼年沿着河流前往下游,穿过挪威著名的峡湾,来到深海水域觅食,最后再洄游到原栖息地产卵。

然而近年来海虱成灾,野生三文鱼的数量减少了超过一半。这种寄生虫靠吸食鱼类的黏液和表皮组织为生,严重时会侵害到鱼肉和脂肪,使鱼类易受感染甚至死亡。

和三文鱼一样,海虱在海洋中生活了亿万年之久。但如今,它们成了鱼类养殖场面临的一大难题,因为海虱繁殖速度极快,不仅会导致养殖鱼类死亡,并且会对途经养殖场、游往开阔海域的幼年野生三文鱼造成威胁。

英厄·桑德文(右)是达勒河狩猎垂钓俱乐部的负责人,俱乐部位于挪威卑尔根市外的达勒河边。他说,现在钓到的三文鱼只有一半左右是纯野生的。图片版权:Sergey Ponomarev/《纽约时报》

海虱的问题非常严重,以至于去年全球的三文鱼供应量大幅下降,而在总产量中,人工养殖的品种占了绝大部分。由于挪威是最大的三文鱼生产国,所以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

为了遏制这一趋势,10 月 15 日,挪威出台了一项新政,禁止那些严重威胁到野生三文鱼的养殖场增加产量,并且还可能在未来几年里勒令它们进一步减产。如果海虱的问题能够得到控制,产量才能重新提高。

身为菲尔达海产集团(Firda Seafood)老板的布罗纳斯说,当地原本就有管控海虱的相关法规,如果他的公司因为该地区其它养殖场的问题而被迫减产,他就将向法院提起诉讼。布罗纳斯还说,这是一套“史塔西(Stasi)式的制度”,把挪威政府比作了前东德的秘密警察机构。

挪威最大的养殖三文鱼供应商美威水产(Marine Harvest)也对新的法规感到不满。公司表示,这一举措尚不成熟,需要在操作层面下更大的工夫,以判定海虱问题何时才需要采取措施。

然而环境保护者似乎也对新规不以为然。三文鱼保护组织 SalmonCamera 认为新的法规还不够严格,也打算提起诉讼。挪威绿色斗士(Green Warriors of Norway)的负责人库尔特·奥德卡尔夫(Kurt Oddekalv)认为,推出新制度说明“渔业部门慌了神”。

挪威卑尔根的一家鱼类交易市场。过去难得一见的三文鱼已经在全世界成为了主食。图片版权:Sergey Ponomarev/《纽约时报》

一项研究估计,海虱每年会导致 5 条挪威河流中的成年野鱼死亡。此外,挪威野生三文鱼总数也从 1980 年代超过 100 万条下降到了如今的 47.8 万条。野生三文鱼的数量不断减少,以至于挪威 450 条有野生三文鱼栖息的河流中,大约 100 条均已禁止垂钓。

除海虱外,养殖场还有不少其它问题。SalmonCamera 的负责人鲁内·延森(Rune Jensen)称,鳕鱼等野生鱼类会被三文鱼养殖场里的饲料吸引,从而大批聚集在养殖场周围。这类野鱼游向大海的途中,会比平常捕食更多的幼年野生三文鱼,有时甚至还会闯进养殖场的笼子里。

不过活动人士表示,最大的威胁其实在于逃离养殖场的三文鱼对种群基因的影响。这些人工养殖的三文鱼会和野生三文鱼交配,产下的后代都缺乏生存能力。

据研究表明,过去 10 年中,养鱼户平均每年上报逃逸的三文鱼数量超过 20 万条,但在 2005 年至 2011 年间,实际逃逸的数量可能是这一数字的 4 倍。

挪威的垂钓者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很少有人比达勒河狩猎垂钓俱乐部(Dale Hunters’ and Anglers’ Club)负责人英厄·桑德文(Inge Sandven)更了解达勒河上的渔场了。这天,他站在一汪深水潭边,远处山林遍野,蔚为壮观。桑德文一共准备了 3 份鱼饵,可是 15 分钟过去了,没有一条鱼上钩。

挪威西部谢里耶港外,格里马岛附近一座鱼类养殖场的空中鸟瞰图。图片版权:Sergey Ponomarev/《纽约时报》

又过了一会儿,鱼竿沉了下去,他慢慢收线,钓起了一条通体光亮、黄褐色的小三文鱼,大约有几磅重。小鱼在渔网里拼命挣扎着,桑德文一眼就能看出它的底细。他说,这是一条雄鱼,可能在这条河里生活了 3 年,有一年冬天还是在深海里度过的。

可他却无法确定这是不是一条纯种的野生三文鱼。

被问及这条三文鱼会不会有养殖三文鱼的基因时,桑德文回答道:“根本无从分辨。这条鱼看上去不错,可是我也不知道。就今年的情况来看,大概各有 50% 的几率。”接着,他放走了刚钓上来的鱼。

桑德文了解这一数据是因为,他负责监管一家野生三文鱼孵化场。他们会从这条河中捕捞三文鱼,对它们进行 DNA 测试,然后选取纯种野生三文鱼繁殖下一代。近来,大约有一半三文鱼测得的基因都不纯。

挪威狩猎垂钓协会(Norwegian Association of Hunters and Anglers)成员、渔业生物学家阿尔夫·阿尔内·吕瑟(Alv Arne Lyse)表示,种群基因的构成非常重要。养殖场里没有三文鱼的天敌,它们唯一关心的就是尽可能吃到更多的食物,所以最具攻击性的三文鱼获得的资源也更多。

从养殖场逃逸的三文鱼与野生三文鱼杂交后,会把这种基因传给下一代。但到了开放海域,这些三文鱼宝宝就好比待宰羔羊,毫无竞争优势。

挪威比尔克内斯岛上的一座三文鱼孵化场,三文鱼之后会从这里送往加工厂。图片版权:Sergey Ponomarev/《纽约时报》

这是因为海洋中危机四伏,为了生存,保持警惕相比于展示侵略性要重要得多。

吕瑟表示:“养殖三文鱼的后代更具侵略性,但它们游去大海后的死亡率很高。”他还补充说,这些三文鱼洄游至原栖息河流的直觉也很差,毕竟它们都是在人工孵化场里长大的。

过去,环境污染是水产养殖的一大问题。但现在,“唯一的威胁在于人工养殖三文鱼逃逸后对种群基因的影响,以及海虱对三文鱼造成的伤害。”

养鱼户们则认为,他们给养了地球上大量人口,扮演了关键角色。同时,渔业每年为挪威贡献了价值 80 亿美元的产量,占挪威出口额的 8% 左右。

挪威政府已经制定了相关法规,要求养殖场检测海虱的数量,并在结果超标的情况下采取行动。

菲尔达海产集团的工人正在加工三文鱼。公司所有人奥拉·布罗纳斯说,如果他因为本地区其它养殖场的问题而被迫减产,他就会向法院提起诉讼。图片版权:Sergey Ponomarev/《纽约时报》

美威水产公司利用以海虱为食的“清洁工鱼”来解决海虱泛滥的问题。公司还投资研发了新的技术,用来消除养殖三文鱼逃逸产生的隐患,以及降低海虱的数量。

他们想到了不少新的点子,比如建造一座坚固的椭圆形养殖场,俗称为“卵”。渔场周围会采用全封闭设计,可以防止三文鱼逃跑,也能更好地阻止海虱侵袭与扩散。

目前,网上可以找到公开的挪威养殖鱼类的健康信息。然而论辩双方分歧过于严重,不少环境保护组织甚至都对养殖户提供的数据持怀疑态度,而且两方认可的事实依据也不一致。

奥德卡尔夫和他的挪威绿色斗士组织成员都认为,挪威鱼类养殖业缺乏可持续性,而且大量剩下的饲料和鱼的排泄物会污染海床。多年来,人们一直批评养殖户给鱼类投喂抗生素,奥德卡尔夫认为,虽然挪威政府明令禁止,但还是有一部分用来遏制海虱的添加剂悄悄流入了食物链中。

“如果人们知道了真相,就不会再吃三文鱼了。”他还说,人工养殖的鱼类是“世界上毒性最强的食物”。

布罗纳斯正在挪威海域收取捕捞海蟹的渔网。他认为,一些人之所以批评捕鱼业是因为他们太感情用事了,自以为三文鱼神圣不可侵犯。图片版权:Sergey Ponomarev/《纽约时报》

挪威渔业大臣佩尔·桑贝格(Per Sandberg)在一份声明中说,关于海虱的新制度是“公平的”,具有“可靠的法律依据”。

他表示,“虽然每一门科学都有未知的领域,”但科学家一致认为,海虱对野生三文鱼有负面影响,而且“我们不应该因为知识上存在空白就坐视不管。”

布罗纳斯的家只有乘船才能抵达。在家中,他勉强承认说挪威三文鱼养殖业“犯了许多错误”,但是坚称比起智利等国,挪威的问题已经少之又少了。用他的话说,世界其它地区的监管力度更松,“人性的贪婪占据了上风”。

作为一名白手起家的商人,布罗纳斯的父母当年以房产作抵押,为他的第一座鱼类养殖场提供资助。他亲手建立起了公司,还为欧洲偏远地区提供了工作岗位,对此布罗纳斯感到十分自豪。他认为,一些人之所以批评捕鱼业是因为他们太感情用事了,以为三文鱼神圣不可侵犯。

他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若有所思道:“印度人把牛奉为神明,而挪威人崇拜的则是三文鱼。”

一家野生三文鱼孵化场的管理人桑德文正在达勒河上。图片版权:Sergey Ponomarev/《纽约时报》


翻译 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来自 Pexel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三文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