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走私、虐待和下药,这就是跨国非法类人猿贸易

从刚果的热带雨林追踪到曼谷的旧城区,为追查类人猿走私者,《纽约时报》的记述如下。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刚果民主共和国姆班达卡电 — 正如现在的很多事情一样,诱捕行动从社交媒体开始。

丹尼尔·斯泰尔斯(Daniel Stiles)自称是来自肯尼亚的关注类人猿非法交易的侦探。几周来,他一直在 Instagram、Facebook 和 WhatsApp 上费力搜寻大猩猩、黑猩猩和猩猩的照片。全球的非法贸易已经捕获或杀害了数以万计的类人猿,还将一些濒临灭绝的猿类推向彻底灭绝。他希望能逐步阻止这场贸易。

他提到类人猿贩卖者时说:“他们做生意的方式,让黑手党看起来都像业余的。”

经过数百次搜索之后,斯泰尔斯发现了一个 Instagram 帐户,出售数十种罕见动物,包括穿着童装的黑猩猩和猩猩。他向这个账户——“looking for young otans”(意为寻找幼年猩猩,“otans”是猩猩的行业标准俚语)给出的联系地址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几天后收到了答复。

“2 只猩猩宝宝,每只 7500 美元。优惠价。”

这个贩子只肯透露自己名叫“汤姆”(Tom),主要在东南亚地区活动。斯泰尔斯知道汤姆想要的是什么:把猩猩宝宝出售给私人收藏家或不道德的动物园。在那里,猩猩经常会遭到殴打或者下药,从而被迫服从指令,供人娱乐,例如机械地敲鼓或互殴。尽管国际上禁止贩卖濒危类人猿,但这种类人猿表演在东南亚是一门不断增长的生意。

斯泰尔斯继续通过短信和汤姆交流,进一步了解了具体细节。几周后,他决定飞往曼谷。

斯泰尔斯后来承认:“那时我是以身犯险。”但是他急于拿下汤姆,因为汤姆表示自己只需几天的时间就能找到猩猩和黑猩猩,这说明他是一个关键人物。

罗拉雅倭黑猩猩保护区的员工们和被救出的幼年倭黑猩猩,它们在这里接受照料。图片版权:Bryan Denton/《纽约时报》

“保护的最后阶段”

非法野生动物交易是一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全球性犯罪生意,贩卖类人猿是其中鲜为人知的冰山一角。但是与猖狂的象牙、犀牛角、虎骨酒以及穿山甲鳞片生意不同,类人猿走私交易的是活着的动物,是地球上最聪明、敏感以及濒临灭绝的物种。

几十年前,72 岁的斯泰尔斯还是一名人类学研究生,那时他开始对类人猿感兴趣。此后,他越来越深入了解类人猿的世界,作为主要作者撰写了《被偷走的类人猿》(Stolen Apes)一文。这篇报告由联合国在 2013 年发表,被认为是最早全面记录类人猿地下交易的尝试。他和其他研究人员估计,类人猿走私数量已经超过 2.2 万只,不是被贩卖就是被杀害了。

有时是通过卧底突袭行动,有时是在边境检查站,查获营养不良、受到惊吓的类人猿们的地点遍及世界各地,涉及法国、尼泊尔、泰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和科威特等国家。两年前,在开罗的国际机场,埃及政府在一件手提行李中发现了一只蜷缩成球状的小黑猩猩。就在今年夏天,喀麦隆政府在路障旁截获了一名走私贩,其试图运走 100 磅穿山甲鳞片和一只不到一个月大的藏在塑料袋中的黑猩猩。

但是,野生动物专家说,在每一次成功的突袭行动背后,都漏掉了 5 到 10 只其它动物。而对于每一只被走私的类人猿,过程中可能已经有多只被杀害。大多数猿类都是社会性动物,过着群居生活。偷猎者经常会消灭掉整个家族,只为获得一只猩猩宝宝,因为走私小猩猩容易得多。

道格·克雷斯(Doug Cress)不久前曾担任联合国“类人猿生存合作组织”(Great Apes Survival Partnership)负责人,该组织旨在保护类人猿。他表示:“运输一只成年黑猩猩就像运送一箱炸药一样。成年猩猩具有极强的攻击性,非常危险。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要猩猩宝宝。”

野生动物研究人员说,秘密的类人猿运输线路从中非和东南亚茂密的森林开始,经过发展中国家管制松散的港口,结束于数千英里外的富裕家庭和无良动物园。文件显示,这条线路受到腐败官员(有几个因伪造出口许可证被捕)的帮助,由跨国犯罪团伙经营,最近引起了国际执法网络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的关注。

刚果博恩代城外的一片被砍伐的森林,被改造成了养鱼用的池塘。随着该地区人口增长,动物栖息的自然环境正在受到侵害。图片版权:Bryan Denton/《纽约时报》

类人猿贩卖是笔大生意,大猩猩宝宝要价可高达 25 万美元。但是这些动物的购买者究竟是谁往往与贩运者的身份一样模糊。研究人员说,很多时候他们只能通过来回查看富有的宠物收藏家们的 Facebook 帖子和 YouTube 视频,从类人猿的最终购买者开始追踪。

斯泰尔斯拿起一张涂了口红的黑猩猩的照片说:“这太恶心了。你让这只可怜的动物,远离它的母亲,远离它种群的任何一员,处于完全困惑和恐惧之中,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欢娱。”

野生动物官员说,也有少数西方商人被捕。但他们补充说,最近的大部分抓捕行动都在非洲或东南亚,通常抓获的是低等级的贩卖者或者低薪的下属,而不是控制地下出口和出国交易的老板们。

多年来,野生动物官员都怀疑一个名为“乔”(Joe)的神秘美国人在泰国经营着一个大型贩运集团。泰国是世界上类人猿非法交易的枢纽之一。据斯泰尔斯发现的贩卖者“汤姆”所言,“乔”最近已经退休了。

而且走私并不是类人猿面临的唯一威胁。世界对生物燃料和棕榈油(唇膏、方便面和奥利奥等产品中使用的一种平价食物产品)的热切需求正在夷平热带雨林,并将它们改造成农场。

根据研究类人猿的非营利团体艾库斯基金会(Arcus Foundation)的研究,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在过去的15 年中将其棕榈油产量增加至三倍,摧毁了成千上万只猩猩的栖息场所。非洲的情况也一样,新建的橡胶种植园、新修的道路和新盖的农场大大侵入了大猩猩的居住地。克罗斯河大猩猩(Cross River gorilla)现在是极危物种,科学家估测还只剩下二三百只。

著名的灵长类动物学家伊恩·雷德蒙德(Ian Redmond)说:“在人们的记忆中,类人猿有上百万只。现在,只有几十万了,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下降。”

他补充道:“我们现在关注的,已经是保护的最后阶段了。”

刚果河沿岸的丛林肉市场。每年都有许多濒临灭绝的类人猿消失在丛林肉(一种蛋白质来源)贸易中。图片版权:Bryan Denton/《纽约时报》

类人猿的世界

大多数类人猿,包括大猩猩、长臂猿、猩猩、黑猩猩和倭黑猩猩等,都居住在雨林深处。刚果的巴桑古苏地区依傍传奇刚果河的一条支流,是倭黑猩猩仅剩的几个避难所之一,也是许多被贩运的类人猿的来源地。

要到这里来并不容易。我们从刚果首府金沙萨飞往河边城镇姆班达卡,那里每天早上都会出现一条长 50 英尺的独木舟挤到岸边,上面装满了热带雨林的特产:洋葱、茄子、红皮花生、穿山甲尸体、乌龟尸体、猴子尸体,偶尔还有活着的类人猿。

我们从姆班达卡租用了一艘独木舟向上游驶去,这条狭长的船像一支铅笔穿过富含单宁酸的水域。我们终于来到了倭黑猩猩的栖息地,惊奇地看到野生的倭黑猩猩正从树顶静静地凝视着我们。

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African Wildlife Foundation)的类人猿专家杰夫·迪潘(Jef Dupain)说:“它们拥有意识、同理心和理解能力。总有一天我们会想知道,究竟怎么会产生把它们关在笼子里的念头呢。”

在非洲中部地区的城镇,和世界其它地方一样,有很多人将黑猩猩当做宠物来饲养。刚果民主共和国总统约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就在自家位于首都金沙萨的河畔豪宅中圈养了一只大黑猩猩。而姆班达卡的 Hotel Benghazi 多年来一直是用一只雄性大黑猩猩作为酒店的吉祥物。这只体格健壮的黑猩猩名叫安托万(Antoine),被酒店主人囚禁在一只铁笼子里。笼子里遍地垃圾,而它靠着笼子的栏杆,用指甲刮擦一个空饮料瓶的样子像极了狱中的囚犯。今年 1 月,安托万从笼中逃脱,在姆班达卡制造了一场混乱,之后被警察击毙,身中 10 枪,死在姆班达卡的街头。

黑猩猩安托万,原被圈养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姆班达卡的一家酒店中,于 1 月脱逃,后被警察击毙。图片版权:Bryan Denton/《纽约时报》

当人们从城市来到茂密的森林,类人猿的用途也发生了变化。在东南亚贫穷的偏远地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极度缺乏蛋白质,而类人猿就成了他们的食物。

目前在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African Wildlife Foundation)从事宣传教育工作的乔纳斯·曼奇(Jonas Mange)过去常常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捕杀倭黑猩猩。他会潜入幽暗的丛林深处,用缠绕的铁丝圈来设置陷阱。如果落入机关的是成年倭黑猩猩,他会立即用猎枪将其杀死,然后将它的肉割下来卖掉,一般一具倭黑猩猩尸体能卖几美元。

不过他说如果逮到的是小倭黑猩猩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因为有特定的类人猿幼崽市场,所以他会将它们活着出售给当地的贸易商,每只价格在 10 美元以上,然后贸易商会将它们走私到金沙萨,以高出进价很多倍的价格卖给外国买家。

曼奇说:“倭黑猩猩非常聪明。”它们如果被机关缠住双脚,不会像猪或者其它动物那样惊慌失措地乱叫,因为这样会向猎人暴露自己的位置。相反,它们会在不被猎人察觉的情况下,不声不响地设法解开缠绕的铁丝圈。

博恩代是位于刚果河分支上游的一座小镇。最近镇上有 3 名猎人因为捕杀倭黑猩猩而被判处数年有期徒刑。他们将不得不在一座始建于殖民时期、极其压抑的监狱中服刑。这 3 名猎人说,他们只是想通过出售倭黑猩猩的肉来供养家人。不过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偷猎类人猿是重罪。另外,还有很多非营利性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在协助政府,将猎杀类人猿的犯罪分子绳之于法。

镇上的检察官威利·佐科·凯西季斯(Willy Ndjoko Kesidi)说:“这里有从森林里找肉吃的文化。我喜欢吃鱼。”

凯西季斯流露出对刚被捕的几名猎人的同情,他说他们服刑的那座监狱是个非常恐怖的地方,很多犯人在关押期间死去。

凯西季斯说:“在那待的时间长了,皮肤的颜色都会发生变化。”

在罗拉雅倭黑猩猩保护区,一只母倭黑猩猩正在给幼崽喂食水果。联合国调查人员称,从 2005 年起至今,已经有数万只类人猿被拐卖或猎杀。图片版权:Bryan Denton/《纽约时报》

设局

多年来,斯泰尔斯一直在秘密调查整个非洲的野生动物走私情况,不过近来因为调查的需要,他的行动范围已经扩展到非洲大陆以外。斯泰尔斯个子很高,脸上长着雀斑,乐于交际,喜欢穿宽松短裤搭配皱巴巴的户外 T 恤衫。他在网上为自己伪造了多个身份,将自己塑造成活跃的珍稀野生动物买家。

很多非法的野生动物走私交易都是从网上开始的,特别是 Instagram 和 WhatsApp 这些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主要的交易通道。斯泰尔斯已经多次造访阿联酋。他认为那里已经成为网络非法野生动物走私交易的新枢纽。中东有很多交易商在网上张贴出大量待出售的类人猿的照片,有时还将它们标榜为适合陪伴小朋友的宠物伙伴。

那些照片背后往往隐藏着令人揪心不已的故事。为了方便控制,走私贩子往往会给黑猩猩服食肌肉松弛剂或给它们灌下大量酒精。他们还会训练一些黑猩猩吸烟喝酒。红毛猩猩比黑猩猩要温顺,不过它们也不会一直保持温顺。调查人员说,动物园驯兽师有时候会用报纸包着的铅管抽打它们,强迫它们表演杂技。几年前,印尼警方曾解救出一只雌性红毛猩猩。在获救之前,那只红毛猩猩已经被剃光毛发,放在妓院里卖淫。

住在肯尼亚的丹尼尔·斯泰尔斯自称类人猿侦探。图片版权:Georgina Goodwin/《纽约时报》

联合国拯救大型猿类计划(United Nations Great Apes program)前负责人克雷斯说:“即便我们能把这些类人猿解救出来,它们也很难再重回大自然。它们的身心都受到了荼毒,需要接受认真的治疗。那些被灌了很多酒的类人猿,双手都是颤抖的。它们有和我们一样的断瘾症状。”

国际野生动物保护条例禁止以商业为目的买卖濒危类人猿的行为。尽管动物园和其它教育性机构有权购买类人猿,不过它们需要持有许可证,以证明所购买的类人猿系人工繁殖而非野生动物。(所有的巨型类人猿都属于濒危物种,大部分长臂猿也濒临灭绝。)

不过相对而言,伪造许可证其实很简单,而且野生动物调查人员已经追踪到有类人猿被非法贩卖到伊拉克、中国、迪拜和曼谷的情况。在曼谷的野生世界动物园(Safari World),受过训练的红毛猩猩戴着拳击手套互相扭打,而旁观的游客则哈哈大笑。

十几年前,曼谷野生世界动物园被揭露,园内的红毛猩猩是从印尼丛林走私而来的。后来便有数十只动物被从园内抓走,而后运送回国,时任印尼总统夫人还亲自前往迎接。

不过拳击表演并没有因此停止,而是在换了一组新的表演动物后,继续粉墨登场,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声讨遭到无视。野生世界动物园的高管表示,园内没有动物遭受虐待,红毛猩猩吃的是“可供人类食用的水果”,住的是空调房。

他们还说,对于园内的某些红毛猩猩被查出是从印尼非法走私而来这件事,过错并不在他们,因为园内的动物主要是依靠第三方提供。他们还强调园内大部分类人猿都是在泰国繁殖出来的。

野生世界动物园执行副总裁丘亮(Litti Kewkacha)说:“你在我们的乐园只会看到红毛猩猩脸上的笑容。”

涉嫌偷猎倭黑猩猩的男子被戴上了手铐,并排站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博恩代的一座监狱里。图片版权:Bryan Denton/《纽约时报》

野生动物保护分子无时无刻不在留意类人猿被虐待的情况,而有些名人的做法让他们气愤不已。去年,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公布了多张自己与一只穿着婴儿服装的红毛猩猩幼崽相拥的照片。这招致联合国类人猿生存合作组织(Grasp)对她的公开指责,该组织称“类人猿既不是人类的玩物,也不是人类的宠物”,帕丽斯·希尔顿的行为“令人震惊”。

斯泰尔斯为了设局诱骗走私商现身,入住了曼谷的一家地标性酒店。从酒店房间的窗户,可以俯瞰交通主干道上的车水马龙。随后他开始通过聊天软件 WhatsApp 向野生动物走私商汤姆发信息。

斯泰尔斯知道,和一位赫赫有名的走私商打交道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他与打击野生动物与人口走私的非营利性组织 Freeland 联手开展调查。Freeland 在曼谷市中心设有一个大型办事处,实行保密工作制度,秘密侦察员活动的密室不允许一般工作人员进入。它还和泰国警方密切合作,其中就包括一位性格开朗、化名“X 警官”的卧底警员。

在随后的几天,在埋伏在酒店房间里的 X 警官和其他几位侦察员的指导下,斯泰尔斯又通过 WhatsApp 与汤姆交换了几条信息,想方设法安排一次会面。他们甚至还通过手机语音交流了几次。不过汤姆的真实身份始终是个谜。他带有马来西亚或印尼的口音,英文说得很流利,侃侃而谈,对答如流。

提到红毛猩猩幼崽时,汤姆说:“你很快就会开心的。准备好度过几个不眠之夜了吗?”

在 12 月底约好见面的那天,X 警官和其他泰方侦察员密切监视约好的见面地点,那是位于曼谷市中心的一个超级市场的停车场。一辆出租车慢慢停下来。

X 警官和侦察员猛冲过去,逮捕了司机,在车子的后排座位上发现了两只紧紧相拥的红毛猩猩幼崽。它们看起来非常惊恐,不过身体状况良好,之后这两只幼崽被送到了泰国野生动物保护所。但是汤姆仍然不知所踪。

斯泰尔斯看到红毛猩猩被解救了下来非常高兴,不过他又很沮丧。他说:“我们必须要抓到走私商才行。”

完成这起行动之后,斯泰尔斯又回到 Instagram,开始搜索更多被走私的类人猿,以及更多的“汤姆”。

在罗拉雅倭黑猩猩保护区内的一只成年倭黑猩猩。被解救的类人猿被送到了这里。图片版权:Bryan Denton/《纽约时报》


翻译 熊猫译社 陶佳琪 夏鱼

题图来自 NYT、unsplash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类人猿
  • 动物保护
  • 长文章